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62章 :新的伤口

甚至倔强的象个孩子,眼睛紧盯着我,那种不让他帮我擦药他就誓不罢休的眼神,在我心底划过一道暖流。

他没有再追问在露台上问我的问题,而是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我受伤的手指上,要不是我一再保证真的不疼,他非要带我去钱医生那里诊治不可。

能这样一心一意照顾我伤口的男人,还会再往我身上添新的伤口吗?

说实话我很困惑,看不到未来。之前我跟宋昕亮的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是为何死去的,想起来偶尔还会有心灰意冷的感觉。

我害怕被抛弃,被冷落,我害怕背叛,害怕欺骗,害怕莫名的失去,害怕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本应该面对的,害怕自己会再次受伤而久久不能释怀。

从知道自己被吴允芳抛弃的那一刻起,再到宋昕亮的背叛,我好像越来越缺乏安全感。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我已经懂得了如何控制,并隐藏自己的感情。

次日,邵宗耀重新回公司办公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可能全部在家里处理,有些还是在公司里比较方便一些。

我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天都象是在混日子,感觉太清闲的工作有点枯燥。

中午下楼去用餐时候,三个女人居然早已恭候多时了,非要拉我一起。

默默无闻了一段时间,突然又这么倍受欢迎,一下子还无法适应。看她们各怀心事的样子,就知道她们找我准没好事。

平时钟欣悦对grace和莉亚总是不屑一顾,如今她们竟然也能走在一起,让我更加怀疑,她们找我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午餐一般都是拿快餐来应付,谈不上谁请,基本上是aa。

还没坐稳呢,grace便拿出一张报纸拍到我面前,表情夸张带有疑问地道:“ohgod!这个幸运的女人不会是你吧!”饶是嫉妒使然,她也希望不是我,自己先否定道,

“乍一看好像有几分相似,但细看跟你就不太象了,可惜只拍到一不背面,无法看到她的花容月貌!”

不是头版头条,却也是配了照片的八卦新闻,照片很明显是从下往上拍的,而且距离一定很远,效果一般,不太清晰。

女人只拍到一个背面,而她对面的人是邵宗耀!没错,就是我们站在露台上的时候被人偷拍的。

以前一直羡慕别人能有坐怀不乱的本事,现在貌似我也基本具备了这种本领。

粗略地扫了一下报纸上的内容,施施然道:“我倒巴不得是我,怕是一般的女人,很难挤入豪门阔太的行列吧!”

什么钻石王老五感情有变,金窝藏娇,跟神秘女人卿卿我我。

此女子身世暂未查清,仍旧是个迷,但估计一定是某名门闺秀。更大胆的猜测,钻石王老五并非单身,早已隐婚……

也太抬举我了,单一个背影就能看出是名门闺秀,而且在文章里,这个背影就被描写的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美,实在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出了这种事情,邵宗耀肯定是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不知道他会作何解释呢?

更有意思的是,在那篇文章里,邵宗耀的受伤也牵扯进来了,无非是那些英雄救美之类的话题。

毕婚、素婚、裸婚、闪婚、隐婚、当然还有试婚,是现在流行的各种婚姻形式。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看来真的非常需要隐婚,绯闻缠身伤不起啊!

真是一个自由发挥想象的空间,如果那个背影不是我,我对这种报道还真不感兴趣。

恋爱也好,婚姻也好,这都是属于个人**,那些整天盯着别人的感情问题,捕风捉影的人,一定都有偷窥的倾向。

“钻石王老五含情脉脉地注视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呢?”莉亚思考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大概是在叹息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命,

“谁说有钱人没感情,你看他那认真的眼神,跟罗密欧深情地望着朱丽叶一样,看似很浪漫哦!”

“对哦!而且环境也很搭,刚好是在别墅的露台上!so romantic!如果我是那个女人,肯定会幸福的找不到方向,从露台上跳下去也值了!”grace跟着附和。

这个偷拍的人真厉害,昨天明明就是我手烫了,他放到嘴边吹了吹,可从拍摄的角度看,就暧昧了很多,仿佛在行亲手礼示爱一样。

太恐怖了,幸好比这还亲密的那些都没有被人拍到,否则我就死定了。

“就你们两个的智商,还想挤入豪门阔太的行列,想都别想!”一言不发的钟欣悦突然言语犀利地道,

“所谓豪门,除了多的花不完的钱及上流社会的地位等等好处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把出身不是豪门的女人不当回事!

没有三头六臂之能耐,何来翻江倒海之本事!不能精心算计,步步为营,没有超强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应付的了豪门里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

钟欣悦好像并不看好豪门的婚姻,只是她为何反应这么强烈呢?难道她也曾深受其害?

刚才grace怀疑照片上的女人是我的时候,她一直没有发言,却时不时观察一下我脸上表情的变化,肯定是想看出什么破绽。

幸好我反应快,一直都以旁观着的姿态看待这件事情。

就知道她们三个不可能会走到一起,钟欣悦一定是想利用grace和莉亚来试探我的反应,然后再深入调查或者去跟委托她的人反应。

这种事情,也不需要谁去刻意委托她,若她真想表现自己,只要有立功的机会就不会错过。

上次我跟她说我晚上要去进修的时候,她还不以为然的说何苦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可她自己呢,还不是费尽心机想要得到上司的赏识,

其实grace和莉亚要比钟欣悦单纯的多,经常大咧咧的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即使有时会有点小抱怨,其实她们还是活的蛮轻松的。

“钟姐!不要打击我们的情绪好不好,我们还指望着趁年轻,能掉个金龟婿,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呢!”grace不满地瞥了钟欣悦一眼,

“你倒好,这一盆冷水泼下来,直接让我再也看不到希望了!”

“谁说没有希望,钟姐只是提醒大家要学得聪明一点,才有嫁入豪门的可能!”我故作轻松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