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55章 :直接宣判了结果

这时我才发现,他其实满脸的疲惫,而且他的眼神有些陌生,仿佛他看的是一个陌生人,又仿佛是在窥探我的内心,总之,气氛凝固地让人窒息。

我躲避着他的眼神,害怕被他敏锐地洞察到我心里所想,很是惊慌和局促。

或许他认为自己的五官长得标致,无懈可击,经得住近距离长时间地审视,今天竟然格外的有耐心和我继续这样对峙。

“邵宗耀!你到底想干嘛?”我耐不住开口问他,他似乎就打算一直这样对峙下去,铁着个脸继续保持沉默。

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简直是发神经!我心慌极了,只好搬出个拙劣的借口,“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良久,他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漫不经心地道:“换啊,我又没不让你换!”他就是故意要气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还一副满脸无辜的样子。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他压在我身上的暧昧姿势使得我微微红了脸。

渐渐地他眼里燃起一股**的火焰,暧昧地在添了一下我的嘴唇,声音沙哑地道:“你身上还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在我面前你还用遮遮掩掩的吗!”

不得不承认他的下巴很性感,很想摸一摸,或者咬上一口。但我太熟悉这种危险的氛围了,趁现在神志还清醒,在心里提醒自己不可以再跟他乱来。

不由得咽了口唾液,口气立刻软下来道:“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换衣服呢,你先放开我。”

他含着疲惫的笑意,却不理我,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居然语气复杂地道:“叶琳!有时候我真想挖开你的心,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看看你的内心,是不是也象你的外表一样无情!”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也只有他会这样评价我,他对我的评价我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可他为什么想要了解我的内心?人的内心,总是或有一澈清泉,或有一处深渊,抑或一片未知,又有谁能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呢?

我的心也是血肉做的,它会博动,会期待,会希望。可是,如果我觉得我的热血和付出,会有被人践踏的可能,出于自我保护,我还不如先把它冻起来!

“明知道我是个无情的人,为什么还要跟我打那样的赌?你不会觉得很无聊吗!还有,即便你不会输,但你也一定也不会赢!”

我语气坚决,直接宣判了结果。

“现在就下结论,未免也太武断了吧!”他笑得越发邪魅,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脸庞,神情温柔,眼眸迷蒙。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你的心也一样,就算是块石头,早晚有一天我也要把你融化!”

竟然昭示这样的决心,似乎很了解我!他就那么想让我爱上他吗,究竟是为什么?

心里顿时百感交集!我的心没有那么强大,我一直努力让自己用平常心去对待他,他却偏偏非要掀起我内心的波澜!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真的,越是看似美好的东西,就越是要当心它背后隐藏的黑暗!”

他曾经是这样说过的。我宁可相信他的感情也是假的,那我就更有理由和借口,让自己不去喜欢他。

容不得我多想,他的唇霸道的覆了上来,但他并没有强迫我,只是又细细地温柔地亲吻着我。

在他精心的“呵护”下,我直感觉头晕目眩,无暇挣扎。他好像越来越投入,由浅至深,炙热的纠缠。

俩人的呼吸都已经开始变得灼热混乱,他还算不错的吻技,总是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要不是有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我们,大概我们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门并没有关好,想是外面的人已经看到了里面的一切,声音听起来怯怯的,甚至有些颤抖地语无伦次:“叶……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尽量让呼吸平稳一些,不至于给人的感觉太过于惊慌失措。

敲门的是小香,她或许还不曾经历过这种场面,下楼的时候走的一定很急,脚步明显有些七零八落。

这种事情不小心被旁人看到,非常尴尬,又是气,又是怨地瞪着邵宗耀,要不是他闯入我的房间,我也不会象现在这样难堪。

就象是一团熊熊烈火被扑灭后余下地那一抹灰烬,再也没有火焰的灼灼热量,再也没有燃烧的**。

还是他的神经比较强大,满不在乎地在我脸上轻拍了一下以示安慰,喘着气意犹未尽地蛊惑道:“不如先吃完你,再下楼用餐,怎么样!”

“你还嫌不够丢人吗,快点走开!”我用力推了他一把,别过脸去不再理他。

他知道我是真的生气了,翻身下来,一把将我拉起,一脸坏笑地低头凑到我面前,仿佛我的样子很好笑,他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音。

我表情严肃地看了他一眼,才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少有的,他没有再故意戏弄我,拉着我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和地道:“走!我们先下楼用餐!”又自言自语地说,“最近好像胃口还不错!”

这人的脾气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才还差点上演了一场令人胆战心惊的咆哮,这才一会儿功夫,就阴转晴了。

象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看起来浑身轻松,下楼的时候还不成音调地哼着小曲。

狮子座发脾气通常只是为了发泄,他从来没有想要去真正伤害谁,当他情绪一来没有发泄的空间时,他就会随便找个人骂一通。

因此往往他身边的或亲人就会倒大霉,不过他发完脾气之后马上就可以恢复,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是标准的狮子座男人,有着不可侵犯的高傲和尊严,看起来是个雄性十足、充满了魅力的成熟男人,其实心底里却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晚餐只吃到一半,他接到一个电话后神色立刻凝重起来,眉头微皱一言不发地听对方讲话。

我偷偷瞟了他一眼,他的神情专注冷峻,面部的轮廓感也更强。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思,而我却心跳加快,自己先心虚起来。

紧接着,他目光中掠过一丝阴狠,冷冷地道:“实在控制不了局面,叮嘱兄弟们别照要害打,还可以有挽回的余地!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到!”

听闻此言,我脑子里立刻出现了电视上黑帮打斗的场面,激烈而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