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53章 :你到底想怎样报仇

欺人太甚!直接就把我看扁了,仿佛我对他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我说要报仇,他居然当作笑话来看!

在心里发狠,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惹急了,我真的会对你不客气,你等着后悔去吧!

见我赌气不答话,他笑得更欢:“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想怎样报仇呢?

你不是想为自己讨回公道吗,我现在就成全你,随便你怎么处置我都可以,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不能反悔!”我马上挣脱他,转身寻找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他健壮的很,身上硬的要命,拳脚相向的话,搞不好疼的是我自己。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挺直了身板,双臂交叉抱于胸前,泰然自若地闭上眼睛等候处置,嘴里还念念有词道。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新仇旧恨一起上吧!只要你发泄出来后心里能舒服些,我牺牲一点也无所谓了!”

这人不但嘴贫,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说到底,好像他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在房间里瞎转了一圈,根本没有找到可以利用的东西。

说实话,我天生就不会打架,除非是把我惹急了,这样平白无辜的出手,我真的是手足无措。

看他象个无赖一样站在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趁他不备,想用力将他推出去,谁想他竟站得稳如泰山,不动也不移。

随即,他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让我心里有些发毛。只好强作镇定地道:“我今天很累,想休息了,改天再找你报仇!”

他放下手臂,利落地拦上我的腰身,只轻轻一拉,我的外套便掉在了地上,身上只剩了那件晚礼服。我太熟悉这种危险的氛围,不管不顾的开始挣扎。

邵宗耀手上一个用力,牢牢将我禁锢在怀里,语气暧昧又霸道:“以后在外人面前,不可以打扮的这么漂亮,你的美只属于我一个人!”

“你不是也经常会有应酬,衣冠楚楚的出现在各种场合,专干些招蜂引蝶的勾当!”

以前他说我老少通吃,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才对,各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围绕在他身边,我看他整晚都忙得不亦乐乎!

“又吃醋了不是!”他得意地一笑,轻声责怪道,“还不是因为你,凶巴巴的警告我,让我离你远点。我容易吗我,逢场作戏也很累的!”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我现在真的很累,非常需要休息,先生请回吧!”我无奈地道。跟他贴得这么近,我心跳得厉害,手心都快要出汗了。

“什么时候你才能不赶我走,主动让我留下来呢?”他失望又忍耐地道,“你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

“晚安!”我嘻嘻笑道。在他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我当机立断地拿开了他拦在我身上的手。

“晚安!”他飞快地在我唇上留下一个吻,转身就跑到了门外,象个孩子一样,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回头开心地跟我挥了挥手。

我咬牙瞪了他一眼,倏地关上房门,心中思绪万千!

看到自己的“阴谋诡计”得逞,邵宗耀竟然笑得像一个顽皮的孩子。

仿佛他做的更过分一点,我也会轻而易举的原谅他,看到他象个孩子一样的表情,我的心就柔软了。

周末,邵宗耀跟平时一样,一大早就出门了,似乎他总有忙不完的工作,因为他是个事业心很重的男人。

不能弹琴,又不想上网,貌似我就显得有些无聊了。突然想起我报名的那家培训机构,报名费早就通过网银支付了,但我还一次都没有去过呢。

邵宗耀只是不允许我晚上去,那我正好可以利用周末的时间去上课。

一切都很顺利,去办公室领了整套的资料,把晚间上课调整为周末。许久没有象个学生一样,进教室听老师讲课了,踏入教室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

授课的老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老,看上去还蛮年轻,瘦瘦高高的,戴着一副漂亮的无边眼睛。

从小到大,上学都没有听过天书,多多少少都能听懂一些,可这堂课真的是让我茫然了。

老师讲得很熟练,我也在聚精会神地听,但却不知所云,他讲的那些公式、模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丝毫不知。

虽然我是为了应付同事才报名的,并没有打算真的要参加考试,或拿到什么学位,这也让我的自信心和情绪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这种成人的辅导班,全靠自觉,根本没有人在乎你的成绩,可我不想成为垫底的。

下午我没有再去听课,与其坐在那里浪费时间听天书,不如回家找找自己听不懂的原因。

数学和英语都是我的弱项,尤其是数学,mba的联考课程里,偏偏这两项所占分值最大,难度也最高。

就跟拿鸡蛋碰石头一样,现在才发现我去读所谓的mba,根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心疼我的报名费啊,这才刚开始,就已经交上几千块了,后续的费用还没算呢,关键是我还学不了,看来不得不放弃了!

扔下书,我回到了租住的房子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似乎心里一直有种预感,我跟邵宗耀的赌约应该坚持不到三个月,随时我都有可能会搬回来。

这里算是我的一个临时落脚点吧,真到了那么一天,我会彻底离开这座城市的。

晚饭前我必需要赶回去,邵宗耀没有说晚上不回来用餐,那就一定会回来。

抛开一切不说的话,住在他家里其实非常舒服,无论多晚回去,客厅里总是留有一盏灯,而且还能吃到妈妈味道的饭菜。

只是,那里再温暖也终将不属于我,我不过是邵宗耀游戏里的一个可怜的角色。

既然是游戏,他就不可能会用心的投入,他有游戏的资本,我没有,我不敢轻易把心交出去,怕一旦交出去,便很难再收回来了。

每次踏入这片别墅区,心里都难免会有些失落,我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的呢?

远不如在这里工作的佣人,他们最起码是光明正大的在这里工作,而我,什么都不是。

迎面走来一个瘦高的男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亲切有加,令人倍感暖意融融,好像似曾相识。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将他浑身渲染出一圈金色光晕,鼻梁上那副反光的镜片,遮住了眼睛中流露的色彩。

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文质彬彬地道:“你好!你也住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