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25章 :故意激怒

“你非要故意激怒我不可吗?”他用力把我按到沙发上,不知是不是光线太暗了,我隐约看到他眼睛里竟闪过一丝无辜的神情。

“怎么会有你这么善变的女人!”

“小气,是女人的天性!爱发脾气是女人的专利!蛮不讲理是女人的特权!”

我翘着两只戴着胶皮手套的手,怕碰到他。他自己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还好意思说我善变,“只能说明你根本就不了解女人!”

就连文诗蓉在他面前都唯唯诺诺的,可能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平日里都是和风细雨、软语温香的样子,所以他当然看不惯我。

只是,我的脾气真的很坏吗?除了他,好像也没有人这样评价过我!

“好!那我现在就先了解了解你!”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掐了掐我的脸,凑过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脸颊上,语气甚是暧昧。

“在了解你之前,我已经先了解了你的身体,而且快要了解上瘾了!”

心虚、紧张,我躲闪着他的目光,只提醒他道:“马上就会有客人被带到这里来,请你注意自己的形象!”

“虽然你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脾气又臭,做饭也很一般,而且很不讨人喜欢,更不懂如何取悦男人,不过……”

他故意拉着长音,在我唇上轻咬着道,“我要定你了!你的人,你的心我都要!”

不等我回应,他就直接贴了上来,熟悉而霸道的气息侵占了全部的呼吸。是征服欲!他对我怎么会有真感情呢,一定是征服欲在作怪!

片刻的意乱情迷,敲门的声音,我一阵清醒,急忙推开已然气息紊乱的他。沾染上污渍的手套,还是碰到了他身上,可这不能怪我。

“叶琳!你在里面吗?”外面是文诗蓉的声音,我霎时惊慌失措地不知道该往哪里躲才好。

邵宗耀意犹未尽地看了我一眼,满不在乎,一点都不回避,不管不顾的就去把门打开了。

文诗蓉的眼神立刻暗淡下来,脸色煞白。但她总有办法保持她的优雅,收放自如,拿捏得当,得体地微微一笑道:“宗耀也在啊!”

只是,她脸上挂着的是职业的笑容。她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因为我们俩人的唇上都还有着暧昧的痕迹。

她也不愿相信,也在逃避,所以才用一个职业模特的笑容伪装自己。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这边,你们先聊吧,我还有事要忙!”邵宗耀看似是在跟她打招呼,眼神却瞥向了我。

他净会做这种事,他倒好借故先走了,剩下我自己尴尬地面对文诗蓉。

“好吧!晚点我再找你!”文诗蓉的声音还是那么甜美,笑容却渐渐地凝固。目送走了邵宗耀,回过头仔细打量了一番我这身行头,吃惊地道,“你这是?”

“我现在是这里的保洁员!”我边低头整理我的工具,边坦然地跟她解释。

就在刚刚……我真的没脸见她,心虚地发抖。

在内心欺骗自己,之前她以为我是帮佣的时候不可能跟邵宗耀发生什么,现在的身份就更不可能了,她应该不会产生怀疑的。

“不管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我都不希望你继续这样下去!你完全没有必要来做这种工作,你有没有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过呢?”她轻声惋惜道。

是同情心泛滥,还是别有用意呢,她为什么非要管我的闲事!

我又不象她出身那么高贵,再说,做保洁员又不是什么丢人的工作,别人能做,为什么我就不能呢!

“蓉姐!今晚客人很多,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改天有时间再找你聊好了!”我敷衍她道。

“跟我来!”她夺过我手中的工具,扔在一边,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拜托!我还戴着有污渍的手套呢,她都不嫌脏吗?她越是圣洁,我就越是自卑。

看她外表文文弱弱的,其实手劲还蛮大的,抓得我手都有点疼。

个子本来就高还穿什么高跟鞋,在她面前感觉自己的身高跟个小孩子一样,压力好大。

奇怪,为什么站在跟她般高的男人面前,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经过大厅的时候,喜欢看热闹的人都向我投来了诡异而兴奋的目光,似乎都等着看一出正房斗小三的经典剧目。

“我有个客户,正巧想帮自己的小孩聘请一位钢琴家教。”拉我到大厅外面后,她塞给我一张名片并强调。

“收入绝对要比你现在高出很多,而且专业也非常对口,我认为挺适合你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真的不需要!”我勉强冲她笑了笑,“没什么事我先去忙了,耽误了工作,我会挨骂的!”

“宗耀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呢?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她疑惑地看着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他是我的老板,我是他的员工,就这么简单!”我淡然地回答。

“真的只是这样吗?”她当然不会相信。

“可我总感觉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针对谁或者找谁的麻烦,他为什么要这样欺负你呢?”

很可惜,她所了解的是邵宗耀正人君子的那一面,阴暗的一面她完全没有看到。

或许她跟从前的我一样,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以前我不是也只看到宋昕亮好的一面吗!

“他怎么可能会欺负我呢?”我装作非常不能理解的样子。

“他给我这份工作,我感激他还来不及呢,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我看是你们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吧!”

当初邵宗耀让我看到宋昕亮背叛我的视频的时候,我几乎要崩溃了,天都快塌下来了。

文诗蓉知道真相的话,是否也会承受跟我同样的打击呢?我不敢想象,因为会被罪恶感湮灭!

将问题推回到她身上,是情非得已,也算是提醒她一下。

相恋多年她已经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正如丽姐所说,女人的青春能有几年?

她应该把精力用来去经营自己的感情,而不是过多的关心象我一样无关紧要的人。

或许我的话碰触了她内心的**,她抿嘴一笑道:“我跟他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早就熟知彼此,何来什么误会啊!”

说的他们跟老夫老妻了一样,记得那次李莎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她还是遮遮掩掩的呢!

我不知道她跟邵宗耀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女人的直觉告诉我,文诗蓉的内心并不幸福。

她始终是个聪明的女人,恰到好处的秀了一下他们的恩爱,又将话题重新转移到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