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24章 :没有必要解释

随便她怎么认为,我也没有必要跟她解释什么。想了想说:“你可以帮我找点事做啊,除了坐台,这边就没有其它的工作吗?”

“这里哪有适合你的工作!”丽姐强压着内心的不耐烦,以为我是故意赖在这里不走,忍不住刁难道,“只有保洁部缺人,你肯去吗!”

“好啊!我肯定做的来,我现在就可以去保洁部上班了吗!”我高兴地拉着她,感激地道,“谢谢你!丽姐!”

她则象见到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一样,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对她来说,在金圣地地位最低下的肯定就是保洁员了,没有什么好卖的,才只有靠卖苦力赚钱。

可人各有志,我宁愿做打扫卫生的苦力,也不愿意靠出卖色相赚钱。

她的故意刁难,反而让我乐得其所,她一定没有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或许在她眼里,我就是不知轻重,不识抬举的人,所以就该让我去吃点苦头,她立刻就把我安排到了保洁部。

这份工作也无需太多的经验,大体上了解了一下工作内容,我便披甲上阵了。

换上保洁员的衣服,从保洁部的主管那里领了一套工具,干粗活,但是我心里踏实!

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看上去都衣冠楚楚的,往包厢里一坐,其实都邋遢的很。

几乎每个包厢里在客人撤离后,都是一片狼藉。桌面上的酒瓶东倒西歪的,吃剩的食物扔得到处都是。

他们在自己家里的时候,绝对是规规矩矩的,花钱出来消费了,就严重的拿别人的东西不当东西了!

按理说,钱花到了,就应该买到相应的服务,只是他们也太不讲究了点!

一些只陪酒没有被客人带走的小姐,满脸狼狈地在休息室里发牢骚,埋怨哪个客人太小气,哪个客人太色。

听得我心里一阵恶寒!其实她们也很恶心那些男人,但又不得不讨好他们,都是为了把他们口袋里的钱转移到自己的腰包!

偶尔还会听到,有人炫耀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有多好。

别人嘴上附和着,象是在羡慕,心里肯定鄙视的很,胸大无脑的女人,也不想想,要是他真的爱你,真的对你好,会让你出现在夜总会这种地方吗?

要不是邵宗耀偶尔对我尚有一丝怜悯,要不是邱然及时出手阻止,要不是秦思政竭力保护我,我不是也一样步入了她们的行列!

我完全没有瞧不起她们的意思,反倒很佩服她们的勇气,把自己喝得半死不活的,都是为了赚钱养家!

若她们也有着良好的家境,就算称不上是有钱人,只要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相信她们也绝不会选择这种行业!

心里掠过一丝悲凉,现实总有阴暗的一面,而我却一直忽略它的存在……

保洁员的工作真的很辛苦,回家的时候腰酸背疼的,但累并快乐着。

我这是在出卖自己的劳动,比起坐在大厅里象个傻瓜一样发呆,做这份工作感觉非常充实。而且忙起来时间过得也很快,不用再苦熬般的等下班了。

我最宝贝的就是我这双手,虽然有段时间没有摸钢琴了,但我还是时常活动一下手指,做一下手指操,以保持手的灵活性。

保洁部发给我的胶皮手套,尺码太大了些,戴着松松垮垮的影响工作效率,我要找时间先去买两副更合适一点的才行。

今晚的客人特别多,一波接着一波。每撤离一波,所有的保洁员都要用最快的速度,将包厢重新恢复到之前的一尘不染。

最可恨的是,居然有人随地乱吐口香糖,口香糖黏性很强,再踩上一脚就会牢牢地附在地板上,清理起来非常让人头疼。

再次鄙视那些衣冠楚楚的混蛋们,不文明的消费行为,也是不道德的!

幸好我们的工具齐全,我用专业的清洁剂喷在上面,氧化一会儿后,再用小铲子一点点铲干净。

我正蹲在地板上,卖力地铲除一块让人恶心的东西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经过,随即停下来踏入了包厢。

我装作没有看到他,熟练地将那块东西扔到垃圾桶里,再用抹布蘸上适量的清洁剂,将地板擦拭干净。

我觉得自己学东西还是瞒快的,做保洁员才第二天,就已经比较得心应手了。

“不错!看似挺专业的!”邵宗耀一只手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托着下巴,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在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阻止我继续做这份工作,不要再逼我回去坐台。

可他要是这么容易就随了我的心愿,就不是邵宗耀了,这两天没找我的麻烦,他心里一定痒得要命。

他笑得极其阴险继续道:“不如这样好了,既然你做的这么出色,那我就成全你,把所有保洁的工作全部交给你来做吧!”

“谢谢邵总的重用,本人感激不尽!”想为难我,我才不在乎呢,反正我一无所有,有什么好怕的。

淡然一笑道,“全部交给我也可以,但我不会变魔术,更没有三头六臂,要是耽误了你的生意,我概不负责!”

“发现一个烟头罚款20元,地板和墙面,包括墙面上的饰品有污垢各罚50元,所有客人使用的物品不整洁各罚100元,要是有人投诉的话会视情节翻倍。

还有绿色植物等等,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他挑眉看着我,成心是要耍赖皮,咧嘴道。

“那到时候我们的协议可能要重新修改了,你欠我的就不止是两百万了,说不定也会翻倍哦!嗯!这买卖划算!”

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切!想用这种小把戏来吓我吗,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傻到他说什么都会相信的叶琳了。

我才不相信,他为了要整我,会让整个金圣地的卫生都陷入瘫痪。

我故意傲慢地把头一扬,用眼角的余光藐视地看了他一眼,又厌弃地撇过头,提着我打扫用的所有家当,无视他的存在,愤然离开包厢。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显然我对他的无视,让他很不爽,立刻就把我揪了回来,一脚踢上了房门。

昏暗的灯光下,魅惑的眼神射出恼怒的光芒,“叶琳!你究竟想怎么样?”

“邵宗耀!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安分守己的做着本职工作也有错吗?”我不禁冷笑道。

“横竖你看我都是不顺眼的,你是老板,是我的债主,你有可以仗势欺人的资本!

随便你怎样发落,我不会有任何怨言的!但是,现在请你跟我保持好距离,我身上脏的很,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衣服,我可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