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14章 :以此为荣

就因为我是邵宗耀介绍过来的,大家就以为我会以此为荣吗?

还是因为昨晚我放了客人鸽子呢?可那也不能怨我,她们不是也亲眼看到了,是小黑过来叫我,我才离开的。

我本来就不是擅于阿谀奉承之人,在这看人脸色,危机重重的风月场上注定是吃不开的。

见我面露难堪,无以应对,丽姐没有再继续找我麻烦,适可而止,打发大家各自去忙了。

“丽姐!上面找我,我要先上去一趟!”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要先跟她打声招呼,毕竟她是我的主管。

她懒得搭理我,只冲我摆了摆手,象是非常不愿意见到我。

我慢吞吞地往邵宗耀那边走着,心里郁闷的很,才来两天就成了大家的眼中钉,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混啊!

仔细回味了一下,这两天丽姐跟我说过的话,好像明白了点她的意思。

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为了跟同事和睦相处,我不是也出过血的吗。

作为才来的新人,不给丽姐点好处,她肯定以为你眼里没有她。这年头,做什么都要先送礼,这行当然也不例外!

本来想今天跟邵宗耀请假,明天就不过来,看来计划不如变化快,明天还要过来一趟才行。

从大马带回来那些香水一直闲置在那里,我只是觉得好玩才买的,其实我很少用的。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拿来贿赂丽姐不知道行不行。

转念又想,她是风月场上的老人了,什么市面没见过,这些东西肯定是入不了她的眼。

实在不行,就找机会请教一下梅姐再说吧!邵宗耀这关还不知道要怎样过呢,不知道会不会同意让我请假。

轻轻敲了几下门,里面的人告诉我门没关,推门进去后,邵宗耀正坐在沙发上喝啤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人就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也不是全能的,也会遇到困难,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

“我又不会吃了你,站那么远干什么!”他拿起一罐啤酒递给我,“你不是也喜欢喝吗!”

想跟他请假的,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我接过啤酒,只是拿在手里,并没有打开。

生理期喝酒好像不太好吧,虽然我没试过,但我也知道这个时期应该注意一点。

他看我的表情好像也不太自然,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难道他有话要对我说吗?

他挑眉看了我一眼,嘴角扯出一丝生硬地笑容道:“还愣着干什么,怕我在酒里下毒了吗?”

“不是!”我想说我现在不能喝酒,特别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这种。但我说不出口,他期待的眼神,让我不忍心拒绝他。

打开啤酒咕噜灌下一口,冰冷的**在体内迅速下降至小腹,除了有点凉,好像没有不适的感觉。

既然没事,我就可以放心的陪他喝了,陪他喝酒总比做那种服务要好的多。

我们只是各自喝酒,一罐啤酒都喝完了,他却什么也没有说。

我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反常的表现,心里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问题,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用沉默来表达思想的人。

“叶琳!”他轻声喊了我的名字。

“嗯?”他果然有话要对我说。他反常的表现是因为我吗?怎么可能,正如丽姐所说,他会送我去坐台,就根本不会把我当回事。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他的语气平和认真,他很少这样心平气和地跟我谈话。

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浑身一阵阵泛凉,我脸色顿时煞白。

一定是这瓶啤酒惹的祸,因为平时我都很注意,极少有痛经的表现,这次是在劫难逃了。那种疼痛让你不自觉的就蜷缩起来。

“喂!你别吓我啊,刚才还好好的,转眼功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他紧张地扑到我身边,“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只是肚子不太舒服而已。”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是受凉引起的,过一会儿应该就会没事了。忽然想起我需要热的东西,“请帮我倒杯热水好吗?”

“好!我先帮你倒杯热水!”他手忙脚乱地拿了杯子,倒了水给我,碰到我的手后一把抓住,“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我们去还是去医院吧!”

“真的不用,一会儿就好了!”我强迫自己喝了几口热水,把剩下的半杯放到小腹上暖着,果然有效,疼痛缓解了些。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伸长了手臂把我拦在他的怀里,让我靠在他身上。心里一惊,但我没有拒绝他,因为他的身上很暖,这样靠着很舒服。

“还痛吗?”他低声问。

“好很多了!”这温情的一幕,象是在梦里。

“为什么会突然肚子痛呢?明天让钱医生帮你做个全身检查好了!”他不放心地道。

“只是生理期受凉所致,暖一会儿就没事了,不需要做什么检查的!”我跟他解释。

“原来是这样!”他好像还是不太明白,但没有再追问,看来他对女人的某些事情,也不是很了解。

接着他斥责道,“明知道受凉会肚子痛,刚才给你啤酒的时候你还喝,该说你什么好呢!”

原本斥责的话听起来却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甚至包含着浓浓的宠溺。

都说女人给男人布下的是温柔的陷阱,可男人温柔起来,是比陷阱更可怕的东西,是对女人致命的**。

“你不是说有件事情一直想问我吗?”刚才因为肚子突然疼得厉害,打断了他的问题,现在我很想知道他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还好意思说,刚才思路被你打断了,居然就给忘记了。什么时候想起来再问你吧,反正你又跑不了!”他的手臂收紧了些。

这好像不是在现实生活中,好像是在演戏。有时候上演的是温情的故事,让人感觉暖暖的;有时候上演的则是绝情与冷漠,让人心里都跟着一阵阵冰凉。

如果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为什么刚才看到我不舒服,会那么紧张?为什么现在要紧拥着我,象是在给我安慰。

在不知不觉中我迷失了方向,我看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我害怕自己会越陷越深,出于自我保护,我只能努力让自己忘记他的好,只记得他冷酷无情的一面。

理所当然,邵宗耀准了我的假,让我在家里休息几天。但他只是答应让我休息几天,并没有说我以后不用去坐台了。

这也让我清醒的意识到,我对他,不可以再抱有任何幻想。

以前接近吴允芳的时候,因为她曾残忍地抛弃了我,我一直想着如何报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