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12章 :无处可躲

不得不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我已经无路可退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那时候在父母的庇佑下,可以躲在自己的躯壳里,幻想着世界的美好,现在我已经无处可躲了。

“梅姐!谢谢你!我想我很快就会适应这种生活的!”我狠了狠心道。

“那就好!”她慷概地笑道,“我有一些熟客,可以帮你介绍一下。万事开头难,一旦迈出了第一步,以后的路慢慢就会好走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我感激地冲她笑了笑。

人生的道路有很多,可有些路,一旦迈出第一步,就无法回头了,哪怕是万劫不复,也只能硬逼着自己走下去。

很快她就被她的熟客招呼走了,转身之际,她留给我一个鼓励的笑容。

只因为我跟她妹妹长得有几分相像,她就热情地帮助我,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一颗纯洁的心。

她的身后,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弟弟妹妹可以上大学,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梦想,父母可以不用那么操劳,住在温暖舒适的房子里,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她。

正如她所说,牺牲一个人,换来大家的幸福,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已经不再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跑来找吴允芳复仇了,就算我没有来,我爸妈也一样会被人骗,会被人逼债。

没有邵宗耀借给我的这笔钱,我们一家人说不定要沦落街头了。

大概十点钟左右的样子,大多数小姐都被客人点走了,今天的生意还不错。

我依旧胆战心惊地窝在角落里,每次有客人进来,我都会刻意把头埋得很低。看着身边有人被点走后,心里就会暂时松了一口气。

没错,我是心存侥幸的,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被点出台。梅姐的提醒我并没有忘,可说跟做是两码事,那万劫不复的一步,我真的无法迈出。

时间要是能过的快点才好,接近午夜的时候,我就可以跟昨天一样离开了。

可惜我没有那么走运,外面又来了几位客人,其中一个年长的,一进门就发现了我。

我偷偷瞥了他一眼,他正色迷迷地向我靠近,他的年龄应该跟我父亲不相上下。

“一看就是生面孔,靓女才来没多久吧!”他就像苍蝇发现了腐肉一样,一直盯着我看。

“嗯!”我低声应道。我不敢抬头看他的长相,只能看到他隆起的腹部,所谓的啤酒肚。

“坐在那里跟块木头一样做什么,老板都叫你了,还不赶紧领老板去包厢里坐坐!”

我身边的一位小姐不知道是出于职业道德,还是我被点出台,她嫉妒,说着便用手使劲推了我一把。

象是要奔赴刑场一样,我缓缓站起来,依旧低着头。那人毫不客气的过来拉我的手,我躲闪开了。

他并不在意,反而嘻嘻笑道:“跟我走吧,等会儿习惯了就好了!”

“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走!”另一位小姐也不耐烦了。

那人见我紧张,并没有为难我,也算是个谦谦君子了。或许他年纪大了些,比较稳重一点。

我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心里在想,我会习惯这种生活吗?真的要习惯这种生活吗?

“叶小姐!老大叫你过去一下!”小黑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就冒出来了,他又对客人说。

“不好意思,那边还有要急的事情找她,今晚就不能陪您了,我会让丽姐安排一位姿色更好的小姐给你!”

那人明明看上去很是不满,但嘴上却很客气地道:“我无所谓,随便哪一位小姐都可以,不要耽误了你们的事情!”

说实话,从被点出台,到小黑过来找我,我大脑里是一片空白的。

我只记得后来我一直抓着小黑的衣角,象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敢放手。直到他真正带我离开了大厅,进了电梯,我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丽姐是怎么搞的,我昨天就叮嘱过她,叫她不要让你出台。”小黑叹了口气道,“这个老狐狸,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只认钱不认人!”

“谢……谢你!”我的声音竟然都是颤抖的,身体也因为紧张一直在抖个不停。若不是他,我现在已经在包厢里为客人服务了,光是想想就感到后怕。

“你不用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看了一眼我颤抖的双手,以为我是在怕他。

“不!不!我没有害怕,我知道你是好人!”我赶紧松开手解释道。他骨子里是个好人,这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楼上有个房间,是邵总给我午休用的,其实我很少用。以后你来了去丽姐那个露个面,直接去我房间就行!”

他拿出一把钥匙给我,“房间不大,你将就一下好了!”

我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的意思是以后我就来了就可以躲进他的房间里,不用去坐台了吗?

他刚才说什么老大要找我,只是借口罢了,以后我再也不用象商品一样,坐在那里被人挑来拣去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我与他并没有很深的交情,是因为可怜我,同情我吗?

此刻他在我眼里,就象从天而降的神明一样,他的到来似乎就是为了要拯救我的。

跟着他下了电梯,没走几步小黑突然就停下了,我抬头看到邵宗耀就站在不远处一个房间门口。

小黑极不自然地笑了笑道:“老大!人我已经带来了,我先走了!”

“站住!”邵宗耀吼道,“你现在长本事了,敢假传圣旨了!我什么时候让你带她过来了?钥匙给我,房间现在我收回了!”

小黑来不及溜走,无奈地看了看我,我知道他已经尽力在帮我了,可他不过是邵宗耀的司机,他的权利也是有限的。

我把钥匙还给了他,他在手里捏了半天,但邵宗耀那冷酷的眼神,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只好把钥匙交了出去。

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让我看到一线希望之后,又重新将我打回了地狱。我逃不掉的,除了尽快让自己适应目前的生活,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从前的叶琳已经死了,现在的叶琳只是一个风尘女子。想到这些,我唇畔浮起一丝惨淡的笑意,转身回去叫了电梯。

不知道大厅里的小姐是否都已经被点出台了,今晚,我可能真的要迈出那一步了。

电梯打开的时候,邵宗耀跟着冲了进来,小黑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手里的钥匙,愣在了那里。

他是邵宗耀的司机,对邵宗耀这种反复无常的举止都无法理解,更何况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