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88章 :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没错,秦思政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我,没想到那天我与他竟然在做这相同事情,都在等吴允芳女士。

可能当时我的心思都在吴允芳身上,竟然对他没有什么印象。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听他把话讲完,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说起这些。难道他早就发现了,我来这里是目的不纯的吗,我当然会做贼心虚。

“后来她点了一份鳗鱼饭,不看菜单就直接点了鳗鱼饭,那一定是她平时喜欢的。

可服务生才把饭端上,她就激动地冲出了咖啡店,我想大概是她等的人来了。

但很快她又回来了,带着一脸的失望与难过。不知是没有见到她想见的人,还是见到了她不想见的人。

总之,那份鳗鱼饭,她看都没看就结账离开了。”

他竟然是如此细心的人,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他都能猜到并记住她的喜好。

难怪后来我们一起用餐的时候,他会向我推荐鳗鱼饭,难怪上次吴允芳邀请去他家吃饭的时候,他特地叮嘱要做一道鳗鱼。

原来那并不是巧合,他早就猜到我喜欢鳗鱼。在我还没有开始了解他之前,他竟然就已经开始了解我了,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与她是只匆匆的过客,因为她是拿着车票走的,所以认为她肯定是离开这座城市了。

没想到后来还能再遇到她,而且还是在我经营的餐馆里。

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看到了她手里的乐谱。问过餐厅经理后,我终于可以确认,原来她是来这里代班的钢琴师。”

还以为是自己在处心积虑的接近他,原来他早就注意到了自己。

午夜钢琴上的红酒,肯定也是他特地准备的吧!邵宗耀来找茬,他也一直在暗中保护我!

他隐藏的好深,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在他面前,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幼稚!

还总以跟他有一半的血缘为由,来诠释我们之间的共同点,现在看来,我连他的十分之一都不及。

“她总是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去靠近她……”

“你是在说我吗!”我故意打断了他,不能听他继续说下去,万一他对我产生了不该有的感觉,那我真的是罪不可赦。

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有些混乱了!我要阻止这样的悲剧,对他对我都是悲剧!

只好开玩笑地说,“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也很特别!很像我的亲人,像我的弟弟,所以我也一直把你当作弟弟!”

你就是我的弟弟,但我不能告诉你!更不可能告诉你,当初进梦巴黎就是为了要接近你,就是为了要对付你的母亲吴允芳。

要是你知道这些,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很不堪的人!

他是心思细腻的人,我这样说他应该就非常明白我的立场了。于是他的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仅一闪而过,也被我扑捉到了。

低声说:“你是长我几岁,我是该称呼你为姐姐!”

“小政!今天的宴会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不在场怎么能行呢!”梁经理的出现让我在心里暂时有了一个缓冲的机会。

“快点进来了,一会儿寿星要切蛋糕了!”

还没从邵宗耀的泥潭中走出来呢,又掉进了秦思政的漩涡里。

这比面对邵宗耀的事情更可怕,不管是不是成年人之间的游戏,最起码我跟邵宗耀是没有血缘的。

我是知道跟秦思政有一半的血缘,也是一直把他当作亲人来对待的。

可秦思政他不知道啊,过于亲近的话,他当然会误会!连吴允芳都在误会,更何况是当事人!

一时真的有些乱了方寸,事情总是不会按照我想象的方向发展,总是会让我措手不及。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已经超越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但很快我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无论怎样,今晚这场戏我还是要陪他演完的。

至于以后该怎么办,我还不知道,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只能等宴会结束后,再另作打算吧!

回到贵宾厅没多久,会场的灯光就突然暗了下来,服务生推着点燃蜡烛的生日蛋糕车缓缓走了进来,人群也跟着涌了过来。

司仪在台上煽情的致词,在众人的期待声中,秦思政走过去吹灭了二十一根蜡烛。

欢呼雀跃声中,灯光重新亮了起来,可能因为刚才片刻的黑暗,感觉灯光比先前亮了许多。

下一个项目就是切蛋糕了,梁经理蛊惑味十足地喊道:“这么大的蛋糕,一个人切岂不是太费力了,不如找朋友帮忙喽!”

人群中顿时一阵起哄和尖叫,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抢着要去帮忙,司仪在跟着煽风点火道:“是哪位幸运的女士,要和我们今天这位最帅的男主角一起切蛋糕呢?在这个时候男士们要绅士一点,一定要让给女士才行哦”。

只知道在婚礼上,新郎会跟新娘一起切蛋糕,可这是在过生日,这样也太暧昧了。

我小心的往后缩了缩,却被梁经理一把抓住,他大声喊道:“这里!肯定是这里!”接着,他硬是把我推了过去。

全场的目光霎时集中到了我身上,我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慌乱,尽量表现的淡定一点。

秦思政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会被推到他面前,有些怔怔然的样子。

若之前他没有对我说过那番话,或者他也不会面露尴尬之色,只当作是一个很平常的游戏对待就好了。

从他不自然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对我的态度,真的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司仪见我们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只是两个人干巴巴地站着,又发挥了一下他调动气氛的特长:“帅哥和靓女的搭配,真是太完美了!在场的各位要大饱眼福了!切蛋糕呢也是一门学问,要两个人齐心协力才行哦!”

秦思政永远都比我镇定,短暂的尴尬后,他轻轻拉起我的手,动作娴熟的完成了切下第一块蛋糕的任务。

整个过程其实只有十几秒钟,期待尽快结束中度过的我,却感觉是那样漫长!

现场立刻响起一片掌声,我匆匆挤出了人群,只想尽快逃离这里。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收场我真的没有想好,事情真的已经失控了,我真的很害怕!

生日宴会还在继续,贵宾们或是开怀畅饮,或是谈笑风生,而我只能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

秦思政并没有挽留我,他肯定知道我在想什么,就像我也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