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47章 :最适合你的工作

她始终都是个有威严的女人,动作干脆利落,眼神中流露着坚韧。潜意识里我对她是敬而远之的,所以找了个离她较远的位置坐下。

她的办公室并不奢华,朴素而大气。她接听电话的语气还算是温柔,看她的表情,电话那边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她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总之,领导在心情不错的时候找你谈话,感觉压力还小一些。她只是我的领导,我不会承认她跟我的血缘,永远都不会!

“叶小姐!你来公司也有几个月了,已经完全适应了公司的生活了对吗?”她放下电话后,语气缓和地问我。

“公司的环境挺好的,能来这里工作真的很荣幸!”我蹙了蹙眉,紧张地站了起来。

我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是邵世安安插在这里的奸细,难道是我的身份暴露了吗,我开始多疑起来。

“坐!坐!不用那么拘束,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谈谈工作的问题!”

她低头一笑,表情看上去对我还算满意,然后象个邻家大婶一样扬眉问我,“叶小姐,今年二十四岁是吗?有没有谈男朋友呢?”

我愕然片刻,坐姿僵硬,吱吱唔唔道:“有……哦不,没有!”说有,是我的习惯,这个习惯已经两年了。

说没有,是我现在不愿意承认那个男人,等我回去后,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再处理我跟他之间的关系。

不是要谈工作吗,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她对员工的私事也感兴趣吗,貌似这跟工作没什么关系。

她一直都慈眉善目地微笑着看着我,我分不清到底是真还是假,完全不了解她的内心。

“唐经理对你的表现很满意,而且很欣赏你!”她先肯定了我,又用商量的口气对我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多尝试几个工作岗位呢,这样才能选出最适合你的,比如说去市场部工作怎么样!”

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像现在不是公司在选择我,而是我在选择公司。我真的那么有能力吗,连我自己都怀疑,我凭什么突然受到重视。

之前我跟她打招呼,她都看不到我,现在却主动找我,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她要重用我,反而让我感到不安起来。第一次与她面对面的交谈,我的戒备心理还是很重的。

“现在的工作,我才刚刚理顺没多久,如果调去市场部,我怕担当不了重任会给公司添麻烦!”出于礼貌,我恭敬而谦虚地说。

“要对自己有信心,工作其实只要肯用心,很努力,很快就能得心应手了!”她语重心长地劝我。

她好像很希望我能去市场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秦思政刚好就在市场部,我若过去,岂不是跟他成了同事。

以前在梦巴黎,他是我的老板,现在要跟他做同事了,会不会尴尬呢。

“好吧,我也想多学点东西,我服从公司的安排!谢谢董事长!”她让我去市场部,就是要重用我,为了早日完成我的计划,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的话好像正中下怀,她脸上露出了满意地笑容:“那我现在就让人资部安排一下,明天你直接去市场部报道!

在这里工作,不单是赚工资,还要学管理知识、经营知识,这才是你将来最宝贵的财富!祝你工作愉快!”

后面那句话,我在四季春城就听到过一次,她一向都是这样鼓励员工的,并不是单独对某个人说的。

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四个字,虚情假意,表面上是为了我好,不过是收买人心为她卖命罢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调我去市场部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我心里明白的是,象她那么精明的女人,做事一定有她的道理,一定是对她有利她才会这样做。

不管怎么说,我终于有了接近她的机会,我的计划,发展的也还算顺利。

她在市场部给我的职位是策划主管,这与以前在企划部的工作有些类似,但要从最基本的市场调查员做起,一个月以后才可以真正提升主管。

来公司一共才几个月就能升职,真是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啊!

在学校里当钢琴教师,评个职称需要资历,想要升职希望渺茫。在公司里真的就这么好混吗,不是我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就是感觉很不踏实。

先是一天的电话回访,这一天讲的话,能顶过去几个月了。原来讲话多了也是很耗费体力的,下班的时候,口干舌燥,浑身乏力!

秦思政是在拓展科,从早上打过招呼,也是忙的一天不见人影。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里比企划部的压力要大,工作量也更多。

回家后,随便冲了个澡,就懒懒地躺在**了,连晚饭都懒得吃。

这个精力旺盛的邵宗耀,居然又发短信给我:“你那些暧昧的痕迹,应该全部消退了吧!所以发信息提醒你,让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我想骂人,可又不知道该骂什么,于是恶毒地回信息道:那你是我的什么人?按辈份,你算是我的晚辈吧!

脸皮好像越来越厚了,说这样的话也脸不红心不跳的。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继续在这种环境下生活,我迟早是要学坏的,所以在学坏之前,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短信发出去还不到两秒,他就直接打电话过来了。他的电话,我向来是来者不拒,反正如果不接,他还会想别的办法骚扰你。

有时候我好像很了解他,有时候又完全不了解他。

“你这是故技重施,故意要激怒我,引起我的注意是不是!”他恼怒地说。

“那你给我发的信息算什么?我们也不过是相互勾引!”我冷笑道。记得他说我与宋昕亮是相互背叛,借用他的话,我改成了相互勾引。

刚刚还怕自己会学坏,因为他的一句话,在言语上我就先自甘堕落了。为了挖苦他,我真是什么都敢讲,等哪天我变得什么都敢做的时候,就真正的堕落了。

“你在哪里?”他突然问我。

“怎么想见我,想跟我约会吗?”我轻佻地问道。他问我在哪里,无非就是想要见我,不然他也不必这样问。

“约会,也是个不错的建议!”他突发灵感一样说,“既然你对我朝思暮想,并期待跟我约会,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他口中所谓的约会,不过是又想当面羞辱我罢了,我清楚的很。

是他又发现了什么,还是他又想到了什么,我统统都猜不到。只感觉心里很窝火,他一直在找我茬,却说我在勾引他,简直是没有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