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38章 :随便的女人

在他眼里,我是个坏女人,我若关心他,会不会又说我勾引他,或者说我是虚情假意呢。

就这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是的,我不敢回头,我心虚,因为他吻过我。

坐上出租车,我莫名其妙的想要流泪。可能对于他来说,可以随便吻任何一个女人,那都很正常。

没错,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很随便的女人来吻的,所以我也根本不用在意

每次遇到他,或是通电话,我都是发几句狠,徒个痛快。

真的恨他吗,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虽然是他把我陷入了这样尴尬的境地。

人有时候很奇怪不是吗,连自己的内心都搞不懂到底在想什么,又怎敢指望去了解别人。

短信,又是该死的短信,邵宗耀一定是疯了,每天一条短信提醒我擦药。

是他教育我一定要按照医生的叮嘱来保养,医生明明说要等伤口痊愈后,才可以擦这种药,他却现在让我擦,真怀疑他是故意要陷害我。

因为手上的伤,我没有再去梦巴黎,反正原来的钢琴师也回来了,我也不需要再去了。

不知道秦思政有没有找到妹妹,告诉他妹妹受伤的消息后,这几天我们就再没联络过。

手背上那三条硬硬的结痂,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有几次我都有想撕掉它的冲动,但是为了不留下疤痕,我只能忍着。

我跟所有人解释为,是让猫抓的,然后他们都提醒我,要去打狂犬疫苗。

现在想想,那个胖女人的确跟只疯狗没什么两样,要是再遇到她,一定要向她讨回公道。

赵修伟做为新人,文案被采用,在他认为是值得庆幸的事,他比我早进华天没多长时间。

为了感谢大家对他的照顾,他决定要请大家吃顿饭。晚上虽不用再去梦巴黎,碍着我的手,也不想参加,但他的热情让我实在不好回绝。

吃完晚饭又去了ktv,一套程序走下来,已经接近午夜。

他们大多都已喝的醉醺醺了,而我是滴酒未沾,我的手就是我最好的理由,为了不留下疤痕,我不可以沾酒。

大家都已纷纷离去的时候,我的手机上显示了秦思政的号码。这么晚了,他一定是有要急的事情,我急忙接了起来。

打电话给我的人,并不是秦思政,而是酒吧的服务生。

秦思政已经醉到不省人事,服务生让他叫家人去接他的时候,他翻出了我的号码,所以服务生,就把我当成了他的家人。

我直接打车去了酒吧,可能在潜意识里,我已经把他当做是家人了,他有什么事情,我理所当然要帮他。

看到他瘫软在桌子上狼狈的样子,真想教训他一顿,自己家的酒店不去,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喝个烂醉。

转而,又有点同情他,或许对他来说,在人家的地盘上,更容易做回真实的自己。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aomenjingmeng-fuchouchanai/10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