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30章 :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亦如第一次见面那样,早上我在大厅里遇到了她,吴允芳女士。

这次我没有再象从前那么鲁莽,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她的步伐稳重而又快捷,气势依旧昂扬。

我紧跟其后,表面镇定,其实思绪早已飞扬。跟她乘同一部电梯,她会不会认出我是她的员工,会不会问我什么问题。我该如何回答,又该如何面对她。

进电梯的时候,出于礼貌我把她当做董事长,微微向她微笑打招呼,毕竟我暂时还要在她的公司里混。

而她的眼神早已伸向了远方,像是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一样。

几秒的上升中,空气是凝固的,我甚至不敢呼吸。我怕自己是会失态,会露出什么马脚,说白了就是心虚。因为我第一次跟她靠的这么近,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我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温度。

终于到了我要去的楼层,电梯打开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走出电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象往常一样,她微微皱着眉头,深沉而冷漠。电梯的门很快就合上了,那道门,将我与她彻底隔开。

那一瞬,我眼睛里有湿湿的东西。似乎那道门,是我的心门,一旦合上了,今生就再也无法打开。

无论是做为她的员工,还是一个来自异乡的陌生人,她的视线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我。

我承认我很平凡,没有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但也没想到,会平凡到入不了她那高贵的法眼,平凡到可以让她忽视我的存在。

难道她就没有发现,我们有着相同的眼睛吗!

我们的眉型是那么的相似,眼睛是那么的相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只是因为眼神不一样吗!

当初她是那么狠心绝情地抛弃了你,长长的二十四年里,她又从未找过你,为什么你还要对她抱有一丝希望。

叶琳!你别傻了,当初她会抛弃你,不过是为了想要摆脱你,现在你又何必去纠缠她,即使她知道了你的身份,她也不一定会认你。

我象是觉悟了,一下子清醒了一样,突然明白了自己现在处境。

吴允芳过去那段经历,应该是她的家人所不了解的吧,她那么急着将我处理掉,一定是隐瞒什么,才会那样做。

她已经重新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如果我突然冒出来讲明身份,她会不会,为了保住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而再次把我牺牲掉呢。

到时候,她一定比邵宗耀更想,让我立刻从这个城市消失,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武装自己,让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强大。

我要尽快完成自己的计划,得到她的认可,然后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我变得浑浑噩噩的城市。

从刚开始来到这里,我就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但我却坚持到了现在。还有九个多月,不管成功与否,一切都会结束,我一直都在倒计时。

曲终人散,云姐结束她的任务后,离开了。云姐走后,那个叫grace的,就是那个喜欢唐经理的玫红女郎,突然对我关照起来。

可我对她没什么好感,讲话总是带上几个英文字母,半土不洋的,听着很别扭。而且,茶水间里议论秦思政的人里就有她。

她会关照我,还不是为了唐经理。她要收买所有的人,来帮她撮合她跟唐经理的事情,就连我这个刚来没多久的都不放过。

这么用心良苦的去接近一个男人,值得吗!

“叶琳!一会儿你去william办公室的时候,帮我把这个present带给他,拜托了,thanks!”

她交给我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手指在空中划了半圈,然后放到唇边,故作娇羞状。

william就是唐经理,全公司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英文名字。

两步之遥,为什么她自己不进去交给他呢,除非工作需要,我其实很少进唐经理的办公室的。很想拒绝她,可她是公司里的老人了,又不能得罪她。

“你若亲手交给他,说不定他会更开心!”我应付她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那会不会太direct!”她拿开手指,咬了一下下唇道,“而且我也不希望打扰他的工作,虽然他埋头工作的样子,非常alluring!”

“那好吧,等我整理完手头的工作,就顺便帮你送过去!”我只想尽快结束与她的谈话。

不知是我英文太差,还是她发音不够标准,听她拽英文,真的很累。

要是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在国外习惯了,回来后一时改不过来,还有可原谅。地地道道的土生土长的人,时不时冒出几个英文单词,听了就感觉很不舒服。

答应她的事情,就要帮她去做,我只能很不情愿地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文件,然后进了唐经理的办公室。

他正低头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我轻轻将文件放到他的办公桌上,将礼物放到了文件上。

“最近有什么节日吗?”他头不抬眼不睁地问我。

“好像没有吧,我对节日没什么概念,等会儿我回去查查再告诉你!”被他这样一问,我还真有点手足无措。

“不用了,这不在你的工作范围内。”他嘴角微微一翘,抬头看了我一眼,“人家让你帮忙,你就帮,你倒是很好说话。”

他这样说,分明就是不喜欢grace送礼物给他,还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不用我说,他也能猜到那是谁送的。

也对,除了玫红女郎grace,谁还会这么浪漫送东西给他。

我尴尬地看了他一眼,硬是连个笑容都挤不出来。都已经拿过来了,总不能再让我拿走吧,这个grace净给我添麻烦。

“算了!都已经拿过来了,就放着吧!但是,以后我不想再看到,除了工作以外的东西。”他严肃地说。

还好他勉为其难也收下了,不然我出去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我小心翼翼地说:“好的,我明白了!”

“不过,礼物若是你送的,随时都可以拿来!”他打趣地说。

上司跟下属偶尔开个玩笑是很正常的,我怎么可能会送礼物给他。

他平时都是很严谨的,我是不敢跟他开玩笑的,只能微微一笑,算是对他这句玩笑话的回应。

后来我收到一条短信,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发的。让我明天去弘丰他的办公室,去见他。

不打电话,又改发短信了吗。这段时间,他日子一定不好过吧,他找我,一定是为了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