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25章 :瞒天过海

“我今年二十一岁,真的,你看我身份证!”少女哀求道。

“你这种小把戏,我见的多了,别以为拿个假身份证来,就可以瞒天过海。不回去叫家长,就等着把孩子生下来吧。”

女医生甩开她后,在她苦苦的哀求声中,扬长而去。

我没弄明白她们的谈话内容,只感觉那个女医生太不近人情了,随口抱怨道,“这医生也太冷血了吧,人家那样苦苦哀求她,她都不理人家。”

“我看你是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吧,那个医生是为那个女孩好,还被你说成是冷血,简直是冤枉人家吗!”云姐解释道。

“那个女孩一定是未成年,搞大了肚子来流产的,你说医生叫她家长来不是为她好吗!”

“未成年来医院那个……还要叫家长?”我确实有点孤陋寡闻。

不过那个女孩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说二十一,连我都不会相信,何况是久经沙场的医生了。

“不然出了问题谁负责啊,正规的医院都是这样规定的。这样做,也顺便提醒一下那些家长们,管好自己的孩子。”云姐语重心长地说。

快要当妈妈的女人,连说话的口气也象个妈妈了。

我教过的学生,好像还没有人闯出这样的祸,不过她们大多是初中生,年龄还小。

想我的学生,我的同事,想家,想宋昕亮。刚刚看到彩超图片还很兴奋,这会儿,又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心里空空的。

晚上下班,刚从梦巴黎出来,就遇到了小黑,就是上次绑我去见邵宗耀的那个人。

他装模作样地走到我身边说:“叶小姐,总裁要见你。请自己上车,不要让我为难!”

“又是去地下室吗?你们总裁的品味还真是独特。”我没好气地说,“回去告诉他,除非安排见面的场所是五星级酒店,否则我不会去见他的。”

“这次还真的是五星级酒店!”小黑话接的很快,“请吧,我也不想动粗!”

邵宗耀果真是不肯轻易放过我,与其躲,不如跟他挑明算了。

躲了昨天,又来了今天,就算躲过今天,那明天呢,我实在是懒于应付他的纠缠。

反正我在华天也基本稳定了,没有邵世安的帮助,我想自己也可以完成计划。

还好这次不再是地下室,但也不是什么五星级酒店,是邵宗耀在金圣地的办公室。

他远远地坐在一张宽大整洁的办公桌后,象我第一次见他一样,双臂交叉抱于胸前。神情依旧高傲,只是眼神不如从前那样犀利,似乎有点茫然。

随着我的靠近,他仇视了我一眼,将一张支票推了过来,然后又恢复了他原来的姿势道。

他的五官很清晰,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但我对他有成见,所以怎么看都不顺眼。

“我之所以暂时不想离开,是因为……”我只想赶紧跟他把事情解释清楚,可他却不由分说打断了我。

“我告诉你,以后我不会再管你的破事,愿走愿留,都随你的便!”要是没有后面的话,我还真是欣喜若狂了,可他随即将眉头拧紧,毫不留情地说。

“年纪也不小了,连最基本的避孕常识都没有吗,孩子必须打掉!”

他那丰富的想象力,总是刺激着我的神经。先是怀疑我跟他老爷子,又怀疑我怀了孩子。

以他的智商,居然也可以当总裁,简直是不可思议。我感觉自己的嘴唇抖动了几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想神不知鬼不觉把孩子生下来,用孩子当赌注来谋夺邵家的财产是吗”他讥讽道,“难怪你不肯离开这里,叶琳!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难道他派人跟踪我吗,我不过是陪云姐去了趟妇幼保健院,他就断定我怀孕了,跟踪我的人一定也是白痴级别的。

心里萌生了一个小邪恶,他捉弄过我那么多次,我还没有回他一次呢,何不将错就错,让他也体验一下被捉弄的滋味!

我故作煽情地说:“孩子是无辜的,虽然他还没有出生,但他也是个生命!也对,象你这种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些呢。”

上前两步,拿起支票看了一眼,我冷笑道,“这可是你们邵家的骨血,说不定将来还是邵家的接班人,这点钱,未免也太寒酸了吧!”

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需要勇气。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的内心世界,是我所不了解的。更何况,还被邵宗耀定义为,为了要谋夺财产才怀孕的女人。

简直是跟电视剧一样狗血的剧情,饶是我演的越逼真,他就越相信,就是不知道,等他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气到吐血。

他冷淡而严厉地扫了我一眼,重新拿出一张支票,迅速填上了他的名字,低声道:“想要多少自己填吧!老爷子这把年纪了,还弄出个孽种,真是越老越糊涂!

你怎么不装清高了,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不过是个贪心的庸脂俗粉罢了!”

本来只是想捉弄他一下,然后告诉他实情,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他对我的评价,对我的偏见,无论我做出怎样的解释,他都同样可以把我贬得一文不值。我何必自讨没趣,就让他继续误会好了。

“还要多谢你的提醒,原来孩子还是可以拿来当作赌注的!”我有些失控地笑道。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更不会为了眼前这点利益,杀死自己的骨血。你说的很对,我图谋的是整个邵家。”

“叶琳!你以为你的手段很高明吗!”他终于爆发了,双目怒视着我道,“你不要太过分,不想让自己死得太难堪,就乖乖按我说的做。”

“我不象你精力那么旺盛,也没有兴致再跟你浪费口舌。再见!”效果达到了,他已经怒不可遏了,我可以适可而止了。

说完后,我来了一个优雅的转身,潇洒地向外走去。

为什么我的双手有些颤抖,为什么我要在意他对我的看法!

我脸上有写着我是坏女人吗,为什么从他第一次见到我,就认定我是个坏女人呢。

他从未真正了解过我,全凭他那弱智一样的猜测,就把我的人格完全否定了。

瞬间被一股力量拽了回去,说实话,我的胳膊被他抓的很疼。

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他一定是飞一样地冲过来的。拼蛮力,我当然打不过他,但我也丝毫不甘示弱,狠狠地瞪着他愤怒的双眸。

“你究竟想怎么样,这样闹下去有意思吗?”他冲我吼道,“你是块石头吗,为什么这么顽固不化。非要见到棺材你才会落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