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沈少的亿万娇妻
字体:16+-

第169章 顾小溪要结婚了

第169章 顾小溪要结婚了

窗外电闪雷鸣,偶尔一道闪电划过,撕开重重的夜幕,照亮了天地之间的景色。

一闪而过的光线落在陆子墨原本温和的轮廓上。

将他的脸分割成了几块。

五官显得有唏些许的狰狞和可怖。

他一双眼睛无波无澜的看着顾小溪,脸上虽然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却无端端的让顾小溪有一种冷冷幽凉的感觉。

女人的直觉向来准确。

她不相信她手中的药只是补药那么简单。

顾小溪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安和害怕。

她的另一只手不经意的抚摸住自己的小腹,那一丝隐隐的不安也到达了极致。

难道说。

陆子墨已经发现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吗?

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发现。

顾小溪觉得自己不能冒这个险。

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跟沈昱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连。

她绝对会拼尽全身的力量来保护好它的,不会让悲剧重演。

顾小溪努力的扯出一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笑容,轻声说道:“这个药太烫了,我等她凉一点的时候再喝。”

陆子墨点了点头。

“好,我在这里陪你,等你喝完药。”

“不用了。”

顾小溪连连摇头。

“时间不早了,你今天也忙了一天,赶紧去休息吧。”

陆子墨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你倒是会关心我了。”

顾小溪有些囧。

说她关心陆子墨那还真是不让人信服。

索性她就直说了。

“你既然答应我,救了沈昱珩,那就不仅是沈昱珩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所以我关心你也全是因为你救了他。”

“软软,你还真是时时刻刻都得挖我的心是吗?”

顾小溪微微一笑。

“你明知道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撒谎。”

“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了。”

陆子墨的这份爱太偏执,对于顾小溪来说太沉重。

她压根一点都不庆幸有人这么爱他。

“你先去休息吧。”

顾小溪再一次开口提醒,末了又加了一句。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补药我会喝的,我也不会糟蹋自己身体的。”

见陆子墨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顾小溪也有些急了。

她越发的肯定这碗药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应该是滑胎药。

陆子墨既然要把她留在他的身边,肯定不能接受她肚子里面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所以顾小溪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她要怎么在陆子墨的眼皮子底下保护好这个孩子?

顾小溪半开玩笑的说道。

“干嘛非要看我喝完药再走啊,该不是里面加了什么毒药吧。”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一副完全无害的模样,当真就像是在跟陆子墨开玩笑。

陆子墨微微顿了一下。

他还记得,最初跟顾小溪认识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

整天笑盈盈的。

偶尔也会跟他开一开玩笑。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了。

相处也不会像从前一样轻松。

她变得怕他,畏惧他。

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就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所以此时此刻,听到她开玩笑的口吻。

陆子墨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笑了笑。

“你说的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用毒药毒你,就算是毒药,那也是为你以毒攻毒的解药。好了,等药冷了你再喝吧,我先去休息。”

陆子墨也怕顾小溪对他产生怀疑,所以终于是妥协了。

他出门之后,神情冷冽了些许。

“看着她,药一定要看着她喝下去,听见没有。”

“是,少爷。”

陆子墨刚刚一走,顾小溪立刻慌张的将药碗拿起来冲到了窗边。

就在这个时候。

门突然响了。

顾小溪浑身一僵,立刻转身。

下人进门之后狐疑的看了一眼顾小溪,顾小溪脸上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慌张。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的心跳到底有多快。

刚才她碗里的药倒了一半,还没有倒干净,这人就进来了。

很显然是陆子墨让她来盯着自己的。

“林小姐,怎么这个时候把窗户打开了?外面在下雨,要是着凉了少爷又该心疼了。”

顾小溪笑了笑。

“这屋子里面有些闷得慌,所以我打开窗户透透气。再说了,这药也太烫了,吹吹风凉的快一些。”

说话间。

顾小溪故意将碗里面的药露出些许让那个人看得见。

那人对顾小溪的话本是半信半疑,不过看见她碗里面有药,便又放下心来了。

顾小溪继续说道:“刚喝了一半,实在太烫了,吹吹风倒是舒服多了。”

“那我来帮林小姐把窗户关上吧。”

顾小溪一听。

心下有些紧张,怎么可能让她过来关窗户。

刚才她倒药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现在窗台上还留着药汁,万一过来她发现了,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她本来就是陆子墨的眼线,顾小溪自然要防备着她了。

如今陆子墨还会考虑到她的心情,不会明着来,但是一旦她真的做得太过分,像陆子墨这样的人,她不敢断定他会不会用强硬的手段对付她。

到时候,她哪怕再有本事。

估计也保不住肚子里面的孩子了。

虽然这件事迟早会暴露,但是能拖一天就是一天。

以后等到孩子的情况稳定了,她也不会再活的这么战战兢兢的。

“不用,我自己关吧。”

顾小溪说完,立刻放下药碗转身关上了窗户。

然后转身将药碗端了起来,一口闷掉了。

下人看见顾小溪将碗里的药都喝了,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