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戍
字体:16+-

第195章 叛军背后的狼

第195章 叛军背后的狼

“徐都督,呵呵,刚才你可吓了老奴一惊啊...”,黄皓在小太监们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黄皓是笑着的,然而徐戍看得出他内心的想法,相信,黄皓一定猜得出徐戍刚才不是无心的,就从他射出洞穿靶心的那一箭就能看出。

一连七八天,灵尧两次派人去请徐戍,他都坚辞不去,每日当着众多羽林军的面教练诸位皇子,时常出入的阎宇、糜照自然对他不屑一顾,而诸皇子则整日围着徐戍团团转,尤其是聪明的刘谌,每每见到徐戍都十分的恭敬,只要是两人独处,就会亲切的称其师傅。

下午时分,安平王刘理匆匆出现在皇宫,将徐戍擅自出入东苑之事一一禀报,惹得刘禅勃然大怒,当下命黄皓去北苑传召徐戍。

当徐戍看见一对羽林军气势汹汹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有那面带微笑的yīn险小人黄皓,他知道大事不妙了,一路来到皇帝正殿,刘禅的表情让他明白,今天的事情没那么好糊弄过去。

“有人说你擅自出入东苑,还sāo扰了灵尧公主!可有此事?!”,刘禅显得极为愤怒。

徐戍跪在地上,满心忐忑,这是考验自己的时候,是谁报告给了刘禅?黄皓、阎宇、陈祗、安平王、灵尧,这几个名字迅速划过脑海,是承认还是否认?倘若灵尧也指认自己,那么这罪名必然板上钉钉,可是,灵尧真的希望看到这个结果吗?!亦或者...

没有时间让自己思考对策,徐戍一口否认,十分坚定,刘禅这就命人传来灵尧,看到这样的场面,灵尧顿时明白了事情的起因。

徐戍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但他始终坑着头不言不语,他知道,现在什么都不能说,说错一句话就可能是灭顶之灾,灵尧绕着徐戍转了一圈,嘟着嘴,疑惑的问:“徐将军,刚才你不是还在教皇弟们射箭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灵尧你说,徐戍可曾去过你的东苑?或者,他可曾去你宅子,如实说来!”,刘禅冷冷的问。

“父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是谁说的?!一个将军岂能到了我的宅子?!他徐戍可是芯儿姐姐的夫君呀?他若是到我那,还成什么体统?父皇...是谁如此侮诽女儿?女儿日后还如何嫁人呀!”,说完,灵尧哇的一声坐到了地上,顿时流下眼泪,伤心的呜咽起来。

这可将刘禅急坏了,一边是心爱的宝贝女儿,另一边是永安都督,自己刚刚赐予宝弓的猛将,他是十分相信自己的女儿的,转而在心中暗骂安平王刘理。

一阵劝解,灵尧还是痛哭不止,徐戍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女人真能演戏,刘禅劝了半天还是不起作用,急忙道:“茂公啊,今日之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既是有人诽谤,朕自会查清楚,你先退下吧”,说完急忙去搂住灵尧哄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