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戍
字体:16+-

第152章 逃脱不了的命运

第152章 逃脱不了的命运

徐戍假意笼络,一击端毁梓潼郡大部山贼,而且除了几个头目以外,根本没有伤亡,而且还有一个莫名其妙阵亡的校尉陈凝,消息一出,震惊梓潼全境。

郤正拿着文书走进内堂,向蒋琬等人报喜,董允笑道:“徐戍果然雷厉风行啊,此计甚妙,甚妙!”。

蒋琬好几天没有露出笑颜,这回终于抚掌笑道:“此子的确是良将,想来也是,从前老是让文吏来处理这些事务,繁琐拖沓的很,今后就该交给关统、徐戍这样的小将军们”。

郤正从旁言道:“这倒是小事,关键在于我大汉老中青三代都有良将,对我辈再行北伐,那是大有裨益啊!”。

众人纷然而悦,散会之后,费祎独自来找蒋琬,两人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凡事都会一起商量着办,这一会,费祎的神情有些凝重。

“文伟什么事情这么yīn郁,直说出来不是很好?”,蒋琬笑道。

费祎踌躇了一会儿,道:“丞相临终的话,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只是担心...”。

蒋琬哈哈笑道:“丞相之言,也未必全都可信,我等只要调度得当就好,不怕惹出祸端,文伟,你也不要多想这些,还是好好考虑稳定民心和天子亲政的事情吧”。

费祎默然,又道:“梓潼、巴郡、江阳的灭匪行动很有成效,但如今很多豪强反应激烈,罢市、物价哄抬,这样的事情与之增多,我们必须惩戒几个领头的,就如同李邈和李严”。

蒋琬的面色愈发凝重,道:“地方豪强,世家大族,关系国家根基,决不能由他们胡来,匪患还要继续治理,而且要强势,不要怕得罪人,至于李严,丞相故去,在世的辅政大臣只有他一个,虽然已经被罢黜,但他的势力依然存在,还是...下下狠心吧”。

费祎道:“公琰,其实我已秘密吩咐徐戍去办了,他与李严有旧,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是他做的”。

不想蒋琬吃了一大惊,蹙眉回头,勃然怒道:“文伟,你好糊涂,徐戍乃是李严故吏,可以说是他的门生,如此背德之事,怎么能让他亲为?!你...哎”。

蒋琬拂袖,背过身去,显得十分不快,说实在的,费祎还是比较怕蒋琬,他可不是人们认为的文儒,他是个作风雷厉风行的人,既然他不同意,那就基本就无可辩驳,但费祎还是有些迟疑,他自有他的担心。

“公琰,你忘记丞相说的话了?我这也是希望考验徐戍的忠诚,你要是有更好的办法,你大可说出来嘛”。

蒋琬凝神,道:“傅佥刚从南中调回来,还没有到成都,派人通知他,让他去办,办完了再回成都,这样不易被人怀疑,而且,傅佥与徐戍关系甚厚,徐戍就算知道是他所为,也不会太过责难,就这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