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影有鬼之鬼棺
字体:16+-

第276章 石窟内的洞天六

第276章 石窟内的洞天六 [ 返回 ] 手机

说起黑猫,自从被冥老一吓,慌忙逃窜便没有再出现过,也没有去找王聪。而它此时正缓步走在石窟内的地道中,幽绿的双眸看着那四根长藤。最后朝着那没有刻字的长藤走去。

逐步的靠近长藤根脚时,原本萦绕在长藤上的光点散开,长藤根部突然裂开一道豁口,黑猫就没有任何犹豫的跳了下去。

那是一片虚空,黑猫走到一个空荡的房间,低声的开口:“喵,主人,他们逃跑了。”

空荡的房间内,看似没有任何人影的存在,而就在黑猫话语一落后,在那房间中,逐渐出现一个老人,若王聪在此,定然异常惊讶,因为这个老人他认识,就是梦中老人。

“逃走就逃走了,距离秩序法则变弱还有一定的时间,就让他多玩一下,而且我的大阵还没有布置完全。”梦中老人缓声的开口,随手一挥,原本空荡的桌子上便出现各种的山珍。

“喵,主人,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我带他来时,见他神色不安,恐怕他已经看出了端倪。”黑猫提醒的开口。

“有那个女孩在他身边,不发现问题到显得不正常了。”梦中老人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珍馐,一点想吃的意思都没有,随即从身上取出一个透明的瓶子,而在那瓶子内,有着淡金色的**流动。

而这些淡金色的**不是满瓶,只到了瓶子的四分之三,梦中老人右手轻揺,让瓶中的**微微晃动,随即问了一句。

“时间过去了多久了。”

“八个多月。”

“那他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原本我还想早点动手,而现在我想在给他制造一些麻烦。”梦中老人嘴角微扬,目光凝聚在手中的瓷瓶上,小声轻语。

“喵,主人那需要我做什么?”黑猫疑惑的问道。

“你有两件事情帮我,第一帮我照看一下谷中的铜棺,第二你前去洛家谷,将地下那东西给我放出来。”梦中老人缓声的开口。

“喵,主人,洛家谷内有镇魂桩,我的实力不够,不敢靠近那里。”黑猫说了一句。

“这一点你放心,我会给你安排的。来,将桌上的东西给吃了。”梦中老人笑着朝黑猫招手,然后将其抱起,放在桌上。

——

随着池子书的父母缓缓的苏醒,三长老撤去阵法之力,王聪感觉全身倦乏,头脑都有些昏沉,双腿更是发软,不过他却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他没想到启动第七大阵,竟然需要如此大的消耗,短短十几分钟,他凝聚的光影变得虚幻无比,如同不存在一般。

而他又看了看脚下的阵法,阵旗远没有达到八十一道,大概有四十多道,虽大体相同,但内部却有些改动,否则不只有四十多道那么简单。

王聪惊疑着看着三长老,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人对阵法的造诣如此之深,能够对《七禁阵》最后一道大阵改动如此,中间没有半分差错。

而且启动阵法途中,他也没有任何的不适,这一切的过程如同流水,没有半点纰漏。

“爸,妈。”池子书忍着眼中的泪水,对着逐渐睁开双眸的两人开口,尽管他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在看到相隔十多年的沉睡的父母,他内心渴望的疼爱再次涌上心间,心里五味繁杂,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他原本冷峻的脸庞,在如此大的消耗中,变得有些苍白,那双眼眸的眼角,两颗豆粒大小的泪水溢流了出来。

池天仁也是老脸泪痕,强忍着心中的想念,看着池子书的父母苏醒。

“子书。”池子书的父亲首先睁开双眸,第一眼便看到池子书,心里溢出久别的泪水,可是眼中想哭却怎么哭不出来,像是泪水流干一样。

随着池父睁开双眸,池母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脸上挂着和池父一样的神情,想哭却一滴泪水都没有。

“我的儿,做母亲的对不起你。”

池子书站在那里,眼中的泪不停的流,好像原本冷酷的性格本就是他的伪装,如今见了自己的母亲,他终于卸下了,变成一个弱小又听话的小孩。

池天仁毕竟是经过大场面的人,在老泪纵横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激动的心情,顿时笑着开口:“这是大喜事,都不要伤感了。”

这话一落,便望向王聪,开口道:“这次多谢小聪的帮忙,不然也不会这样顺利。”

“不用客气,我和池子书是朋友,他的事情,我理所应当尽力。”王聪笑着开口,忍着身体上的虚弱。

“大家都有太大的消耗,就请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我再设宴招待大家。”池天仁开口。

话一说完,池子书便走上前,搀扶自己的父母,双手刚一触碰到池母,感觉如同触摸冰块一般,非常的寒冷。

池子书深感不解,立即伸出手摸着池父的手臂,也有着一样的感觉,这让他很是不解,眼中带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子书,你怎么了?”池母露出和蔼的笑,用手摸了摸池子书的头,可是当她触碰到池子书的头发时,掌心却没有任何感觉传来,她的脸色变了变,刚才池子书抓她的手掌的时候,她好像也没有任何感觉。

知道这样的情况后,她整个人都变的不好了,目光看着池子书,神情又变得无比悲哀起来。

池子书没有注意自己母亲的神情,掌心上冰凉的感觉依旧存在,在他脑海中挥不掉。又生出一种想法,那就是他父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过来。

有了这个想法,池子书双手成印,对着自己的双眸划过,对着自己父母的眉心看去,原本人身上的生火却没有在自己父母身上出现。

看到这样一个情况,池子书呆住了,目光偏向三长老,双手紧握成拳,他的父母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过来,而是变成类似的鬼寄身,像当初杀害他父母的那个女人一样。

众人原本走着,时不时的回头,却发现池子书并没有跟上,又见其脸色很不好看,开口问道:“子书,你怎么了?”

“爷爷,你看父母眉心,那道生火,象征人的精气神的火焰没有点燃。”

这话一出,众人都惊讶无比,只有三长老似乎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不过为了不让众人发现,也只好装作不知道一样,施了术法对着池子书的父母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