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影有鬼之鬼棺
字体:16+-

第85章 命惑不定五

第85章 命惑不定五 [ 返回 ] 手机

等回到浮萍村,王聪将身上剩下的钱财留了一少部分,将大部分交给张伟,让他带回去。一开始张伟不愿意接受,毕竟这些钱都是王聪的,虽说名义上他也有一部分,可是王聪给他的却远远超出他应有的。

最后还是王聪百般劝说下,张伟才愿意接受,便带着王绫若一起离开。

至于池子书,王聪先带他回到自己的家,因为已经过了饭点,张姨需要再准备一份,定然要等一些时间。而这些时间,他想和对方谈谈。

池子书跟着王聪走着,等到了目的地,看着有些残破的泥瓦房,房顶上有些地方已经都没有瓦硕了,如果不是王聪带他来,他或许以为这就是被人废弃的荒宅。

王聪看到池子书神情诧异,心里倒是理解,毕竟他这间房子已经很多年没有检修过,而对方从小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自然不会明白。

“虽然简陋的一点,不过还能遮风避雨。”

王聪开口自嘲的解释道。

“瞧小哥说的,古人不是有句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我倒是觉得这间房子除了简陋一点,其实坐落的风水还蛮好的。”

“什么山不山的,仙不仙的,这就一间破房子而已,能住人就行,其他的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池子书听到王聪将陋室铭中的言语曲解,尴尬的笑了一下,目光扫过房内,见房内并无一人,继而转移话题,开口问道:“叔叔阿姨是不是在田地里还没有回来?。”

王聪闻言,脸色稍稍一变,并没有开口解释,直接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池子书不解的看了看王聪,弄不懂这是啥子情况。

“家里的陈设有些简陋,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就行了。”王聪开口,从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水,自顾的喝一口,感觉茶壶里的水并没有变质,这才给池子书倒了一杯。

池子书坐了下来,目光一直停在王聪身上,想起刚才一提起对方父母时,对方神情微变,这刻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他不敢随意的开口,毕竟这个猜测可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其实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等池子书接过茶水后,王聪便开口道。

“真不好意思,提起你的伤心事。”池子书早就猜出是这样的结果,内心倒是带着一丝歉意,很想找点其他的话题将其引开,可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有什么的,我早就习惯了,你也不用太在意,等张伟通知张姨置办好饭菜后,我们再过去,不过现在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王聪开口,脑海中不停着思索着如何开口将梦中老人所说的浮棺事情告诉对方,他很担心对方会不相信,认为是他做梦而已。

“什么事情?”池子书开口问道。

“就是……”王聪很想开口坦白,可是他刚想对池子书讲起梦中老人的事,心里突然浮现出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直接止住了,继而改口道:

“就是我得到一份藏宝图,不过是关于一个墓穴,因为此行有危险,所以我想问问你愿意跟我一起吗?到时候找到墓穴之后,获得宝藏也有你的一份。”

池子书皱了皱眉,开口解释道:“我爷爷让我跟着你,我自然愿意去,不过盗墓这种事有可能会引来大祸,而且不合道义,身为道家弟子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这里面有些原因我还不能说,不过你放心,绝不会是挖别人的墓穴。”王聪用保证的语气开口。

池子书疑惑的看了看王聪一眼,去墓穴取宝贝不是盗墓还是什么?不过仔细一想,一般有众多宝贝的墓穴,不是富甲商贩,就是权势官员。一般财力雄厚的人的墓穴,还会设置机关,或者有邪蛊诅咒等。

“小哥,你准备前去的墓地,所葬之人叫什么名字。”

王聪摇了摇头,开口解释:“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墓地名为浮棺之墓,听名字好像没葬什么人。”

“浮棺?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池子书眼神放低,眉头微皱,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想着,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是吗?”

王聪笑了一下,在第一次见到梦中老人的时候,当对方说出这样一个名词时,他也感觉好像听过,可是最后他问过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表示不知道。

“就是感觉而已,或许我记错了吧!”

池子书没有想起来,尴尬的笑了一句:“不过你放心,爷爷已经给我交代过,一定会帮你渡过这次灾劫。”

两人又相互交谈了一些问题,等张伟过来后,这才一同去张家吃饭,晚饭过后,王聪本想将先前那个决定告诉对方,可是因为张姨一直拉着王绫若和张伟说事,他也不好打扰,便带着池子书一同回到自己的家里。

这时,天已经黑了,夜空中挂着几颗星辰,王聪坐在门槛上,双手撑着头呆望着天空,脑海中却一直浮现着许貌玲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张姨拉着王绫若手时,很想知道自己母亲拉着自己心意女孩是怎么样的笑容,是不是和张姨一样。

“小哥,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呢!”

池子书从房间内走出来,一屁股坐在王聪身边,开口问道,目光也朝着天空看去,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啊!没什么。”王聪开口答道,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那我们打算什么时候走?还有你那地址我也还不清楚,能不能给我看看,我总感觉浮棺这个墓地好像是骗人的。”

“啊!那,那地图被我撕掉了,不过你放心我将路线全都记在脑子里面了。至于什么时候动身,我们明天就走吧!早点得到宝藏,便早点过上好生活。”

王聪被池子书问的一愣,顿时开口解释道,等说完才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差点就没法圆场。

池子书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转向天空。对于王聪刚才的话,他没有相信,只是认为王聪害怕他得到藏宝地点后,独自揽财。

他很想给王聪解释,他对这些身外之物并不是很看重,选择在陪着对方一起,只是此前答应过帮助渡过灾劫,还有他爷爷的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