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先驱故事
字体:16+-

黑暗世界的斗士——杨闇公

黑暗世界的斗士

——杨闇公

人生如马掌铁,磨灭方休。

——杨闇公

杨闇公(1898~1927),又名杨尚述,字闇公,四川省潼南县双江镇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先驱者,四川党团组织主要创建人和大革命运动的主要领导人。1927年被捕,在狱中受尽折磨,坚贞不屈,于4月6日牺牲在重庆佛图关下。

探寻救国的出路

杨闇公出生在一个封建大家族里。到他父亲杨淮清这一代时,他们家的地位在整个家族中已经低了很多。

杨氏家族对后代的教育很重视,从小就有家庭教师教导他们。而杨闇公则是跟着塾师吴仲儒学习。吴仲儒平时主要讲四书五经,偶尔也给孩子们讲些“太平天国”、“水浒传”之类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杨闇公的最爱听的,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

随着革命思潮的不断涌动,杨氏家族也冲出一股新力量加入到反封建的革命中去。杨闇公的大哥杨剑秋和堂兄杨宝民相继参加同盟会,这对杨闇公有很大影响。

少年时代杨闇公就看不惯腐朽的旧社会,不愿过陈旧的生活。清朝的封建统治被推翻这一年,他刚满14岁。念完了旧学,对于旧教育很不满意,此时他非常想“进新学,增知识,广见闻”,外出求学。最初家里不同意,经过他一再的要求,15岁那年,开明的父亲同意了杨闇公的请求,他终于满足了愿望,远赴南京,考入江苏军官教育团,在那里一面学习军事,一面阅读进步书籍。

1913年7月,杨闇公决定去上海找刚留学回国的大哥杨剑秋。这时堂兄杨宝民也因为湖口起义失败,来到了上海法租界,用行医作为掩护身份,继续反对袁世凯。当两个哥哥了解到他想革命时,便想介绍他加入到国民党的行列,但是又考虑到杨闇公年纪尚轻,便决定过些日子让他去日本学习军事。

1917年,年仅19岁的杨闇公东渡日本留学,他先入成城公学读书,积权参与组织“留日同学读书会”学习进步理论,这些活动受到日本反动统治者的打压,日本警察借口“读书会”未经学校当局批准,把他拘留了几天,终以无罪释放。以后经过同学们帮助,于1918年改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军事。

当时,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正传得沸沸扬扬,马克思列宁主义也相继传开。杨闇公也学习阅读了一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书籍。

1919年5月4日,在北京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这个消息传到日本后,为了声援五四运动,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和华侨到中国驻日本使馆示威。示威时,为了保护同胞,杨闇公与日本宪警展开了搏斗。接着,因为违反治安罪被捕入狱,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这是杨闇公在日本的第二次入狱。刑期满了之后,杨闇公得到释放,于1920年秋天回国。

杨闇公留学期间,日本国内无产阶级思潮已很活跃,《资本论》等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已被大量翻译和出版,杨闇公阅读了这些著作,懂得了一些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满怀救国忧民思想的他一下子见的了光明。

1920年,他由日本回国,回到四川后,一面从事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启蒙宣传活动,一面留意物色革命人才。1923年秋,他认识了刘伯承,认为“刘伯承机警过人,且很勤学,头脑异常清楚,又兼有远大志向,堪称益友之列,并可同行于一条道路。”于是两人成为革命志向相同的知己。这时,他鉴于各方情势的需要,开始了革命组织的活动。同吴玉章、童庸生等同志在成都组织同盟会,后定名为Y.C.(青年共产主义组织),又组织社会主义研究会,宣传马列主义。

杨闇公等从革命实践中很快地认识到: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青年先锋组织,既然有了共产党领导的S.Y.(即社会主义青年团),那么Y.C.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因此,他同吴玉章、童庸生等人脱离了Y.C.,并同S.Y.的同志一起多次向Y.C.的朋友建议:解放Y.C.组织,另行分别申请加入S.Y.或中国共产党。

1924年5月1日,成都S.Y.(即社会主义青年团,后改称共产生义青年团)同Y.C.合作,召开纪念“五一”并追悼列宁的群众大会,由杨闇公向大会作讲演。当时军阀杨森对大会采取镇压政策,一面散布流言飞语,说什么“过激党要暴动夺取政权”,一面调动军警在成都市实行戒严。大会预定的会址少城公园也被军警看守,如临大致,情势甚急。

但是,军阀的武力压迫,没有吓住因为景仰列宁的来参加大会的群众。杨闇公等人八点多钟走到少城公园,看见荷枪实弹的军警守在门口,他说:“戴假面具的杨森,今天在群众中作这种表现,无异他自己宣布自己的罪状,我心内非常的欢喜。”进入会场,看见入很多,工人就有五千多,杨闇公感到特别高兴,说:“足见被

压迫的工人,也有团结,也组织起来了。”大会开始,主席讲话以后,接着,杨闇公向大会讲演“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情形”。

大会快结束正要示威游行时,却被军阀杨森命令禁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杨闇公等决定中止游行,但在大会结束后,当场又分头从事讲演,历数军阀压迫人民的罪恶。

杨闇公痛恨当时黑暗的社会现实,同时又对中国革命的前途又非常乐观。他说:“这一班幸运儿的伟人们(指借辛亥革命爬上了政治舞台,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妥协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足足闹了十二年,仍然是没有具体的办法。表现在眼前的政绩——祸乱相寻、民穷财尽——就可以概括了。”又说:“但我却很乐观,我觉得十二年的政局,固属愈趋愈下,而一般青年以及因受刺激而觉悟的人,实在是很不少。这种源流不断,虽国破家亡,终有复兴的一天!”

选择革命伴侣

杨闇公整日忙于革命工作,一直没有成家,杨闇公父母都主张早点结婚,而他对婚姻有着自己的看法。他在日记中写道:“婚姻是个人一生的幸福,工作是群众的幸福,两者权衡,我还是要选择群众的事情。”“因我的目的,早愿将热血和赤心,供给无告的人们。故此次的婚事,也依着这样的方式去。如来者能志同道合,爱情上自然有增无减。”可见他希望与志同道合的人结成夫妻。

不久,有人为杨闇公提亲,介绍的是赵家的姑娘名叫赵宗楷,她身材适中,梳着流海头,待人温厚热忱,言谈举止大方,很讨人喜欢。姑娘来家中相看的时候,八妹问杨闇公,你到底需要什么条件,杨闇公说,你去看看,只要是大脚我就可以。因为大脚的姑娘才可以跟着他一起干革命。

顽皮的八妹听了这话,就跑过去,趁赵宗楷不注意的时候,一脚踩下去,疼得姑娘叫出声来。八妹见赵宗楷穿的是满脚鞋,是个没缠足的姑娘,立刻回去向哥哥“禀报”,杨闇公满意了。

杨闇公没有选错人,赵家是书香门第,赵宗楷的父亲是清朝秀才,她自幼在荣昌路孔镇生活,父母非常注重子女的教育培养。赵宗楷的哥哥赵松森留学日本,毕业回来又把妹妹接来重庆读书,接受新式教育,后来她又随哥哥到北京就读于北京女子师范学校绘画专业,她刻苦努力学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几年的学习生活,在北京结识了许多革命人士,也接受了许多革命思想。

在后来的接触中,杨闇公越来越发现赵宗楷与他志向相投。他的日记中写道:“元月四日,晨起与宗楷一信,我看她是一个愿为社会尽力、而没有寻着正道的人,将来如能够彻底觉悟,则吾党又多了一个健者。”

1925年的春天,杨闇公与赵宗楷成婚,唯一的结婚礼物,是杨闇公送给赵宗楷的一枚结婚戒指。婚后,杨闇公让赵宗楷加入了自己的革命工作。这也许是他能想到的最浪漫的儿女情长了。

迎难而上

1926年冬天,杨闇公领导四川党组织,一方面大力发展工农运动,一方面把注意力集中于军事斗争。同年12月,杨闇公参与、策划了四川泸州、顺庆的起义,有力地支持了北伐战争。

1927年春天,四川反动军阀和蒋介石相互勾结,残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1927年3月31日,杨闇公和同志们组织重庆市群众聚集在打枪坝集会,抗议英、美帝国主义军舰炮轰南京城的罪行。

1927年3月31日一大早,杨闇公就起来了,开始准备大会上的内容。杨闇公的父亲杨淮清目睹这几天的情况,觉得这次大会凶多吉少,便劝阻儿子,让他不要参加大会。杨闇公并没有听从父亲的劝告,就在他出门前,接到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刘湘军部的一位参谋长送来的,他是杨闇公的亲戚。信上说这次的大会可能对杨闇公不利,劝他不要去参加大会。杨闇公并没有畏惧,而是冷笑道:“威胁和利诱,对我都无济于事,我们是为了正义的事业,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难道还有错吗?你们收买不了我,也阻止不了我!”说完,便抱起自己的一岁多的女儿赤化,笑着说:“爸爸死了,你可要给爸爸报仇啊!”随即又轻吻着摇篮中刚满月的儿子。杨闇公明明知道这天凶多吉少,却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奔赴会场。正当大会召开时,四川军阀刘湘派军警对聚集的群众实行了血腥镇压,造成重庆惨绝人寰的三三一惨案。

惨案发生之后,群众死伤惨重,杨闇公受到敌人的追捕。但他毫无畏惧,在三三一惨案发生的第二天,杨闇公立即返回城区,联系同志,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4月1日,杨闇公来到妻子赵宗楷的哥哥家,召开了党团负责人的秘密会议,商议妥善处理后事的问题。接着他准备前往武汉,向党中央汇报重庆的情况。这时,重庆的白色恐怖氛围依然没有退去。家人都劝杨闇公先暂避风头,而他却坚定地说:“敌人虽然残酷,可群众死得这么惨,

革命一刻也不能停顿,我岂能顾忌个人安危?”

4月3日晚上,化装后的杨闇公与妻子赵宗楷同另外一名共产党员一起上了名为“亚东轮”的船。因为有叛徒告密,在4月4日早上,船开到江心时,抛锚停下。很快,这艘“亚东轮”就被敌人的多艘小船包围了,特务们一个接一个地跳上船。紧急情况下,杨闇公不动声色地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机密文件撕碎吃了下去。特务上前询问杨闇公:“你是不是杨闇公?”杨闇公神色自若地说:“我是,你们想怎么样?”杨闇公对妻子说:“宗楷,你不要害怕,也不要难过,转告同志们,我会斗争到底的。孩子大了,要他们为我报仇!你要好好抚养他们。”接着杨闇公又说:“敌人眼看就要无立锥之地了,共产主义事业是一定会在全中国胜利实现的。”杨闇公抱着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革命态度走了。谁也没想到,这是他们夫妻最后一次见面。

赵宗楷被敌人关押两天后,在其父亲的帮助下,获得释放,而杨闇公则被关进了监狱里。

面对酷刑毫不畏惧

狱中敌人对杨闇公软硬兼施,费尽心机,妄想从他嘴里套出一些机密。杨闇公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无论敌人怎么样对他,他都不肯屈膝。敌人用乱棍敲打杨闇公的双腿,迫使他跪下。敌人问他:“难道你不怕死吗?”杨闇公轻蔑地看着他们说:“只有你们才怕死,你们也必然要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只能砍下我的头,可丝毫都不能动摇我的信仰。我的头可断,志不可夺!”敌人看他什么也不说,决定在4月6日的深夜,在重庆佛图关的一个山岩边将其杀害。杨闇公临死还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

为了不暴露杀害杨闇公的罪行,敌人让刽子手用刀棒乱打一通。尽管这样,依然没有阻止杨闇公高喊革命口号。恶毒的敌人又将杨闇公的舌头割掉。被割掉舌头的杨闇公还是没有放弃,继续用鼻子哼着,愤怒地瞪着他们,双手还不断地比画,以示他心中的愤怒。丧尽天良的敌人,不仅没有收敛他们的酷刑,还丧心病狂地挖掉了杨闇公的双眼,砍掉了他的双手。最后,敌人的三颗罪恶的子弹了结了杨闇公的性命。只有29岁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被敌人残害了。杨闇公为了共产主义的胜利,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珍藏遗照,前赴后继闹革命

杨闇公牺牲后,幸得监狱一位同情革命的士兵告密,人们终于得知烈士遗体的下落,在佛图关岩下的一块麦地里,找到了被敌人砍成几块的遗体。家人与党内的同志强忍悲痛,一起将杨闇公的遗体运到江北相国寺,满含悲愤地为烈士整好遗容,并在德国人在重庆开的相馆里请来一名师傅为烈士拍照。由于军阀遍城搜捕革命志士,只好将烈士遗体暂放在此。

在杨闇公的影响下,他的家人先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父亲杨淮清老人深明大义,同情和支持儿子的革命工作。他在双江的老家以及在成都、重庆租住的寓所,都曾作过地下党组织的工作联络站。老人精通中医,与刘伯承、吴玉章等革命人士有过交往,并曾为他们免费诊病抓药。

儿子杨闇公在重庆壮烈牺牲,老人悲痛之极写下祭文,中有:“睹尔之最后光荣样,知尔为国捐躯……”流露出对儿子革命事业的理解与支持,以及深深的疼爱和眷恋之情。

杨闇公牺牲后,杨淮清老人和赵宗楷在重庆受到监视,无法立足。就在当月,家人将杨闇公的3本日记、遗照和其他遗物从重庆带回潼南县双江镇藏于自家的阁楼墙洞里。赵宗楷隐蔽在双江小学教书,杨淮清老人则经营着祖上传下的生意。

1938年,抗战爆发后,赵宗楷和杨淮清将烈士的遗骸从重庆运回家乡潼南安葬。当时族中的大户人家说“杨淮清教子无方,儿子参加异党,被砍了老壳。”杨淮清老人不为所动,看到儿子壮烈牺牲的照片,更加激发起杨淮清老人强烈的爱国热情,他毅然作出决定,悄悄把留在身边的儿女们送到延安投身革命。

杨淮清还将儿子杨闇公牺牲后的遗照翻拍几份,托最可靠的人转交给在外地从事革命工作的子女。每当看到杨闇公壮烈牺牲的照片,亲人们总是热泪盈眶,更加坚定了革命的信念和对敌人的仇恨。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敌人常来双江杨家抓捕共产党员和收缴革命书籍。父老乡亲对烈士一家有着十分深厚的情感,每当有国民党派来的人员前来双江调查,总是及时向杨家通报,并经常掩护来杨家联络的革命志士和做客的外地人。

1948年,杨淮清老人病重去世前特地叮嘱赵宗楷和杨家后人,一定要妥善保藏杨闇公遗物,千万不要让坏人知道。

在杨家人的精心珍藏下,杨闇公日记和遗照等革命档案能够得以妥善隐藏,直到新中国成立。以杨闇公的五弟杨尚昆为代表的杨家叔侄两辈,先后共有八人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为共产主义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