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先驱故事
字体:16+-

一颗丹心献人民——阮啸仙

一颗丹心献人民

——阮啸仙

环顾同志中,阮贺足称贤。阮誉传岭表,贺名播幽燕。

——陈毅

阮啸仙(1897~1935)广东河源人。五四运动校学生会主要负责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广州地委书记并代粤区执委会书记, 1926年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曾任中共广东省委农委书记、建立仁化县安岗苏维埃政府,被选为主席。出席过党的六大,当选中央委员,任中共赣南省委书记、赣南军区政治委员。1935年2月,阮啸仙领导的赣南省委机关部队被敌围困,3月6日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38岁。

学生运动的青年领袖

粤海大地的东北部,有一个名为下屯村的美丽小山庄,这里背靠叠嶂青山,面朝滔滔江水。勤劳的人民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辛苦耕耘,生生不息。虽不能大富大贵,却也难得是一番宁静祥和的景象。然而好景不长,鸦片战争的一声炮响轰开了中国的大门,也轰碎了这里的宁静。贫困取代了富足,破败赶走了美丽,满目疮痍的山村呻吟着怀念曾经的幸福。而阮啸仙就诞生在了这个时候,时针指在了那一天,1897年8月17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儿时的阮啸仙早早地分担起照顾家庭的重担,小啸仙一边劳动一边勤奋学习,日子虽难,却也能维持生活。但是,随着小啸仙两个弟弟的出生,家里的条件就不允许他继续上学了,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打击,小啸仙又哭又闹,苦苦哀求父亲让他继续读书。小啸仙的父亲又何尝不难受呢,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但全家的生计都在他一个人的肩上,压得他气都喘不上来,又拿什么去供小啸仙读书呢?

一天,小啸仙的家里来了一位不受欢迎的客人,他是小啸仙的远房伯父,也是当地一位以尖酸刻薄出名的地主,他是来逼债的。家里早已一贫如洗,饱腹尚不能,哪有钱还债啊?这位远房的伯父盛气凌人地指着缩在角落的父子俩冷嘲热讽:“一家穷鬼还充大头学人家去上学,也不照照自己什么样子!”

地主的辱骂深深地刺痛了小啸仙幼稚的心灵,他开始更加同情穷苦的劳动人民,而对于那些为富不仁的财主豪绅们则充满了愤恨。这次的事件也让小啸仙的父亲下定决心,不能让孩子重复自己的命运,即便倾家荡产也要让孩子继续读书。就这样,小啸仙终于又踏进了学校,他无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三江高等小学老师们推荐下,他又以河源县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广州甲种工业学校,开始踏上了改变命运的漫漫长路。

在甲种工业学校里,初次踏入城市的阮啸仙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各种知识,为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年是1919年,俄国十月革命的炮响已经在国内掀起了巨大的风浪,马克思列宁等人开始进入寻求改变的有志之士的视线中,一大批宣扬社会主义的著作被翻译出来,在学生中广为流传。通过接触和学习,阮啸仙很快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并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先进青年,他们一起交流学习,一起涌上街头演讲、派发传单,一起组织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成为响应五四运动最热情的时代先锋。

7月份的一天,阮啸仙带领学生们走到广州市越秀路一家公司检查抵制日货的情况,没想到资本家们竟然勾结广州警察厅长魏邦平诬陷学生们破坏捣乱,派出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大肆殴打手无寸铁的学生们,激烈的搏斗中,很多学生都流血受伤,更有数名学生代表被逮捕入狱。同时,反动势力指使甲种工业学校校长黄强暗中惩办激进的学生领袖。果然,学校不久就发出了开除阮啸仙及周其鉴等人的通知,理由是扰乱治安。

白色恐怖的高压并没有吓倒阮啸仙,他开始组织起更多的学生参与游行,并相约宣布罢课。在游行中,阮啸仙始终走在队伍的前列,高呼口号。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反动势力终于妥协,不仅释放了被捕的学生代表,还收回了开除阮啸仙等人的决定。学生运动的空前成功使阮啸仙认识到组织的力量,于是,他先后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开始了新的战斗。

传奇的红色爱情

五四运动爆发后,阮啸仙与刘尔崧、周其鉴等一批进步学生,一直站在爱国运动的前列,成为广州学生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

一天当阮啸仙和朋友走到广东妇产学校门口时,看到有学生在一家商店门前集会。

此时,一个眉清目秀、留着短发的女学生,正站在临时搭起的台子上大声地发表演讲:“封建买办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坚决抵制日货……”说完,振臂高呼口号,台下顿时群情激奋。

阮啸仙等人走上前去,也被这位女同学充满**的演讲所感染,禁不住带头鼓起掌来。

“真厉害啊,这女学生是谁啊?”阮啸仙不知不觉被其爽朗和自信所吸引,向身边的朋友打听起来。

“你问她啊,我还真知道。”朋友笑着说,“她是我的同乡,为了反对家里安排的婚事,自己跑到广州来读书,非常的进步,是妇孺产科学校学生会的负责人。”

就这样,在集会结束后,阮啸仙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这名叫高恬波的女生。

“晓得,晓得……”高恬波落落大方地向阮啸仙伸出右手,“你就是那个写得一手好文章、又很会演讲的阮啸仙……”

“过奖,过奖!哪比得上你刚才那精彩的演讲啊!”阮啸仙握着高恬波纤纤细手,摇了摇,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就别互相客气啦,正好你们俩都是学生会的组织者,以后应该会有合作的机会嘛。”朋友笑着说。

“当然有机会啦。”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彼此心里都涌上了一种默契的感觉。

从此,阮啸仙与高恬波经常在一起畅谈理想,商量工作,议论时政,心通灵犀,觉得有说不完的话题。高恬波热情、开朗、大方的性格,深深地印在阮啸仙的心中。阮啸仙远大的志向,横溢的才华,以及他英俊倜傥的外貌和风度,也给高恬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学校的开除风波平息后,阮啸仙勇敢面对军警救出被捕同学的举动更是深深震动了高恬波,可不知为什么,原本伶牙俐齿的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只有莫名其妙地脸红才能泄露出她心里的波动。

长期的并肩战斗让两个人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深,两个人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他们经常一起参加集会,一起到前线慰问战士,共同经历了动荡年代的风风雨雨。收获丰富战斗经验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终于,他们向组织提出了结婚申请,结成了革命道路上的一对红色情侣。

领导农民运动

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阮啸仙响应组织号召,为适应国内革命形势需要,于1924年到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任组织干事,深入农村进行调研,指导农民运动。每到一地,阮啸仙都深入穷苦百姓之间,废寝忘食地宣传和发动群众,揭露地主阶级的阴谋诡计。随着各地农民协会的建立,广东省的农民运动形势风起云涌,蓬勃发展。为了更好协调各地力量,方便互相支援,阮啸仙领导召开了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并被推举统一领导全省农民运动。

长期的劳累让阮啸仙的身体越来越差,但是他仍然身先士卒,始终战斗在第一线。凡是他工作过的地方,当地百姓都对他念念不忘。真诚的付出换来的是穷苦人民深深的热爱。有一次阮啸仙到花山县一个贫困的山沟里指导工作,为了不打扰百姓的生活,又累又困的他晚上就睡在村里学校的书桌上。夏天的夜晚闷热难熬,蚊子又多得难以入睡。村里的百姓将心比心,深受感动。贫民卢扇群马上跑回家,把仅有的一床蚊帐拿来挂在了阮啸仙休息的地方。

“啸仙同志是我们最亲的人,他是真心实意替咱穷人说话办事的,咱不关心他谁关心他。就算我们不睡觉,也不能让啸仙同志被蚊子咬。”百姓们这样说。

农民运动气氛的空前高涨触动了反动势力的神经。他们不甘失去以往鱼肉百姓的生活,在1926年1月,高要县的几名土豪地主黄慰楼和谢达卿等人纠集起三千多地主武装,突然发动对各地农民协会的攻击,烧杀抢掠,大肆屠杀进步的农村协会会员。情况万分紧急,眼看农村运动的成果就要毁于一旦。阮啸仙沉着冷静,通过广东农民协会迅速动员农村自卫队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多次击退反动武装的疯狂进攻。同时联系共产党领导下叶挺独立团协同作战,终于镇压了这次反动派的疯狂反扑。为了防止再次死灰复燃,提高各地警惕性,阮啸仙写了《高要地主民团屠杀农民之经过》一文,深刻揭露了反动势力的滔天罪行。

阮啸仙的所作所为使得各地的地主劣绅对他恨之入骨。一个叫做江侠庵的大恶霸恨不得食肉寝皮,他叫嚣道:“一定要干掉阮啸仙,有他在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

相反,在当地农村却流行着一首广为传唱的童谣:

“阮啸仙,阮啸仙,农民见到哈哈笑!地主见到哇哇叫!”

民心可见,阮啸仙这一时期的农村工作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忆峥嵘岁月

1928年的香港街头出现了一位戴眼镜的商人,但是,这名商人却表现出了高度的灵活和灵敏的警惕性。只见他迅速地摆脱了可疑的巡警,快速消失在一条小巷里。这个人,就是受党委托秘密潜伏在香港开展工作的

阮啸仙。

原来,在经历了如火如荼的农村运动后,国民党开始撕破合作的伪装,向人民伸出了锋利的爪牙。一边勾结地方武装等反动势力疯狂反扑,一边大肆逮捕和杀害共产党员。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阮啸仙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攻克仁化县城,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粮食补给,并选择了双峰寨作为堡垒,储存大量粮食和生活用品准备长期作战。

一天夜里,整天监督训练农民自卫军的阮啸仙顾不上休息,又来到堡垒前的岗哨处。正当他检查巡逻情况时,突然发现大批敌人出现在堡垒前的树林里。黑夜的笼罩下,敌人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

“是敌人来突袭了!”念头一闪而过,他迅速抢过已经吓呆的自卫军战士手中的枪。

“啪”,清脆的枪声在夜晚分外响亮。敌人趁夜突袭的计划被打破了,反应过来的农民自卫军开始了勇敢地反击。经过12个小时的激战,敌人扔下一地尸体狼狈逃窜了。

胜利并没有冲昏阮啸仙的头脑,他分析了敌我力量的对比之后,决定不再固守一地。他指挥自卫军和革命群众化整为零,分批突围前往根据地。而他自己则接受了新的任务,就是化妆潜伏在了香港,这才出现了前面那一幕。

正当阮啸仙不顾个人安危,化身成形形色色的人物奔波于各种险恶的环境中时。噩耗传来,江西一处党的秘密机关被敌人破坏,他的爱人高恬波惨遭杀害。阮啸仙知道消息后,悲痛欲绝。当年初识的情景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晓得,晓得……”她落落大方地向他伸出右手。

“当然有机会啦。”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泪眼蒙眬中,仿佛一回头就能看见她笑着向他伸出手来。音容笑貌尚在眼前,伊人却已不在,阮啸仙长歌当哭。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对爱人逝去的寂寥,对反对派的愤恨,激励着阮啸仙更加忘我地投入到革命事业中。

阮啸仙的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往来穿梭于硝烟和战火之中。香港、上海、广东甚至东北,到处都留下了他战斗的身影。

血洒苏区大地

江西瑞金,红色之都。阮啸仙于1931年来到了这魂牵梦绕的革命圣地。他见证了中华工农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并被推举为中央审计委员会主席。

在阮啸仙的领导下,审计委员会提出了“一切为了前线的胜利”的口号,号召军民团结一心,节衣缩食,集中一切力量支援前线。他还在苏区的《红色中华》上特别撰写了一篇《把节省每一个钱,为着战争,争取前线上的胜利》的文章。夜以继日的忙碌换来了巨大的效果,一时间苏区的经济情况清晰透明,获得军民一致的赞扬。

由于“左倾”思想在根据地逐渐占据上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红军主力被迫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而阮啸仙则随陈毅等人留在了苏区继续坚持斗争,保卫革命成果。

红军主力离开瑞金后,国民党步步紧逼。

10月26日宁都沦陷。

11月10日瑞金沦陷。

11月23日会昌沦陷……

形势更加严峻了,阮啸仙率领的赣南机关在和组织失去联系几天后,在1935年2月被敌人包围在了一处狭小的山区里。

“缴枪不杀,抓住阮啸仙有巨额赏金啊!”敌人疯狂的喊话声随风传来,清晰入耳。

面对敌人的叫嚣,阮啸仙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现在怎么办,唯有一战!”阮啸仙做着战前最后的动员,“只有打出去才有活路。”

当天午夜,突围部队率先向敌人发起了进攻,战斗异常激烈,直至拂晓时分。一部分机关人员顺利突围。而阮啸仙为了掩护机关撤退,没有跟随突围部队,仍然被困在包围圈里,继续战斗着。

3月6日,阮啸仙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率领干部和战士浴血奋战,不屈不挠。然而由于敌我力量相差悬殊,在一次突围行动中,阮啸仙不幸负伤壮烈牺牲,时年38岁。

陈毅在转战途中惊闻阮啸仙牺牲的消息后,无比感伤,挥毫写下了“环顾同志中,阮贺足称贤。阮誉传岭表,贺名播幽燕。”的诗篇。痛惜战友永别的同时,也对阮啸仙的功绩做出了高度评价。

阮啸仙的一生是短暂而光辉的,他终生走在追求革命的路上,所谓“长啸风云出粤海,只羡自由不慕仙”。

2000年,为纪念阮啸仙,河源政府重修了阮啸仙故居。并把他生前写下的一副对联刻在了大门两旁:

坚忍卓绝为吾人本色,

艰苦奋斗是我辈精神。

如果说这两句话是阮啸仙人生真实写照的话,那么,他当之无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