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5章

第125章

周景行不是没想过,如果可能他当然想把关系彻底确定下来,他对家庭、对安定自然向往,但是面对江文禄那样永远不可能真正探明心意的人,他根本定不下来。

说句实话周景行有时候都不明白江文禄在想什么,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真的触动对方,他也没有这个自信。

周景行拍了拍周行章的肩,“回去吧,不用担心我,你先照顾好几个孩子再说别的。”

周行章看着周景行离开,唇角下敛,什么不用担心,他哥是什么人他还不清楚么,周景行如果真的喜欢,那不是不想定下来,唯一的可能是江文禄不想。

才下午三点,周景行本来是应该去公司的,不过今天他没去,而是直接回了家。

江文禄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周景行坐在窗户边的扶手椅里,拿着本书,视线却盯着外面,他走过去弯腰凑近周景行的腺体处,混杂了一些檀香的茶香味悠然而轻盈,缓解了他隐隐的烦躁,“你一向敬业,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周景行视线转回来,扫了眼根本没看进去的书,合上后问,“你去新洲了?”

“嗯,本来想带你出去吃饭,没想到扑了空。”

“从行章那儿出来就直接回来了。”周景行说完也发现自己的解释似乎称不上是解释。

“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江文禄吻了吻周景行的腺体,一路吻到耳根处,带着显而易见的暗示意味。

周景行配合地稍稍偏了下头,“随你。”

江文禄满意地勾出一抹笑意,对方温和乖顺的态度正合他的心意。

云消雨歇后,江文禄餍足地靠在床头,看着周景行半侧着身从床头抽屉里拿东西,他的视线贴着对方流畅的腰线一路攀到脊背,清晰的脊椎骨节,起伏舒展的蝴蝶骨,和他留在周景行肩背、腰上红红紫紫的掐痕和咬痕,这些全都让他着迷。

江文禄俯身将周景行拢进怀里,抽走了对方手里的药,问,“你不想要个孩子吗?”

周景行本就腰身酸软,这个姿势又不算舒服,江文禄压过来他手臂一软就顺势半趴在了床边,偏偏这人问的话又让他心里一颤,只道:“小孩子太麻烦。”

从两人发生关系到现在,除了彻底标记那一次,做完后他都会吃避孕的药,也没有避着江文禄,两人心照不宣,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现在又提了出来。

“麻烦?你不是把周舟照顾得挺好,轮到自己的孩子就嫌麻烦了?”

周景行顿了半天,闷闷地应了声。

江文禄却没打算就这样蒙混过去,他贴在周景行耳边,“你真的不想给我生个孩子?”

周景行合上眼,有些困倦,“我困了。”

江文禄微微眯起眼,周景行的话或许是真的,也或许是托词,他轻声问,“如果我和周行章同时掉进水里,你只能救一个,你选择救谁?”

周景行低低地笑起来,在江文禄怀里翻过身,也没睁眼,只是微叹了声,“你什么时候也和那些人一样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江文禄抚着周景行的脊背,不再追问。

周景行很快就睡着了,呼吸轻浅,却并不十分安稳,江文禄安抚着自己的Omega,周景行在不安,这样的认知让他暴躁、又挫败。

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后江文禄没有着急走,而是拦住了要去公司的周景行,“我们谈谈。”

周景行面上没表现出来什么,只是他现在不想跟江文禄谈,总让他有不妙的预感,“我要迟到了。”

“不会占用你太长时间。”

周景行眸光闪了下,缓了缓呼吸,“我们去书房。”

书房里,两人沉默着,周景行自认不缺乏耐性,现在的安静却让他忍不下去,“你想谈什么?”

江文禄在沙发上坐下,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过来坐。”

周景行没动,“不用。”

江文禄略微颔首,也不强求,直接问道:“你想结束我们目前的关系吗?”

向来不喜欢直来直往的江文禄直接问出这种问题,周景行晃了下神,很快镇定下来,反问道:“你想吗?”

江文禄盯着并不跟他对视的周景行,“如果、我说想呢?”

周景行的呼吸乱了一瞬,他抬手扶住沙发背,垂下眼轻笑了声,“好啊,江董要分手……分就好。”

江文禄的神情顿时沉下去,不等他说话,周景行就转过身,“我去公司了,你请便。”

周景行走的并不快,昨晚的纠缠留下的痕迹还很明显,显得整个人都摇摇欲坠的。

江文禄的心思瞬间转过一遍,有心想晾一晾对他没有一点信任的人,又觉得不忍心,他在周景行的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一把将人拉进了怀里紧紧抱着,说话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就这么想跟我分手?”

周景行两手垂在身侧,江文禄箍着他的腰,酸疼一齐袭来,他也没挣扎,“好聚好散,不让彼此难堪,挺好。”

“挺好……”江文禄捏着周景行的下巴逼迫怀里人看着他,“为什么不争取,为什么我只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你就要放弃?难道说……你对我的感情也无非是玩玩而已?或者说你还惦记着文怀沙?是啊,这两年他不一直在追你吗。”

周景行的手在颤抖,声音却很稳,“放开我。”

“如果我不放呢?”

周景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唇边却划开一丝笑意,带着悲切和难以言表的痛苦,“你想让我怎么做,嗯?学那些Omega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我做不到。

“你本来就没那么喜欢我,现在结束对大家都好,你去过你的游戏人生,我回到我的正轨,这样很好……我为什么要拒绝?”

江文禄紧绷着脸,问,“这就是你不想生孩子的原因?你早就做好了跟我分手的打算?”

“像你这样的人会真心喜欢别人吗?不管你明不明白,我不想一个人抚养孩子……”周景行看着周行章的痛苦和日复一日的煎熬就足够了,他不是周行章,他没办法看着继承了两人血脉的孩子天天在眼前晃,他会疯。

说他胆怯懦弱也好,说他没有担当也好,他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