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4章

第124章

齐臻很快回过神来,微抿了下唇,“抱歉……”

“打住!”周行章拿过毛巾擦了手,坐到齐臻旁边揽住人,“你又不是故意的道什么歉?真非得道歉也是你肚子里那俩道歉。”

齐臻微低着头,突然就有些无力,他这段时间情绪不好,连带着韩跃明都因为工作上的事被他骂了好些回,周行章天天在跟前就更别说了,只是他根本控制不住。

齐臻轻声道:“行章。”

“嗯?”

“按你说的办吧。”

周行章在齐臻侧脸上亲了口,“这就对了,你也不用担心孩子没发育好,前两天检查你自己不也看了,那俩小子好着呢,状态可比你好多了。”

齐臻手贴在腹部,小孩子似乎是有感应,小手小脚蹬在他掌心里,即便是再大的烦躁、多忍不了的难受也都忍住了,不过他确实有些吃力,周行章揽抱过来也就顺势靠在了对方怀里,缓缓道:“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舟舟的,他身体弱……都是因为我。”他当初怀着周舟的时候真的一点没少折腾,别说专门的休养了,连基本的休息都没做到。

周行章一下就明白了,齐臻这么坚持大概是想在这两个孩子身上弥补对周舟的亏欠,越明白、就越心疼,他握着齐臻的手,想骂又舍不得骂,“你傻不傻,舟舟身体不好那是多方面多原因的好不好,别都归到自己身上。再说了,多不好也过去了,你天天带着他锻炼这不体质也不错,再对不起现在也都还了,你挺聪明一人,到这上面就犯浑。”

“我没有……”

“还说没有?”

齐臻抬眼看了看周行章,微叹了口气,既然坦白就索性坦白到底了,“其实、我坚持要这孩子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周行章一直以为齐臻会去找殷皓是为了缓和与齐家的关系,现在坚持是因为有了孩子不想再流掉,也是想弥补他。所以尽管不乐意齐臻折腾着伤身体,但还是小心照顾着,齐臻的心结可能在这里,那他就有必要亲手解开它。

齐臻的声音很低,却足够两人听清了,“从我死到作为‘齐臻’醒过来,我错过了六年,错过你,也错过舟舟,所以……我想陪你重新走一遍。”一起把孩子养大,一起去填补他们曾经错失的经历和记忆。

说到底,是他自私了。

齐臻不轻松,最近一两个月身体的负担更是大,但是他知道周行章不比自己轻松一点,压力甚至比他还要大,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周行章怔了怔,无奈地笑笑,偏头亲了亲齐臻的额发,“你说我是你的克星,你才是我的克星,我能拿你怎么办。”

“行章……”

“闭嘴听我说。”周行章低头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我们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把身体养好,以后可有得闹腾,他们要是跟舟舟那么懂事还好,要是敢调皮,你看好吧,绝对是鸡飞狗跳。我先说好,孩子有保姆,你甭费太大心,你得带我这大龄儿童听见没有?”

齐臻缓了口气,方才的憋闷似乎都好了很多,微勾了勾唇角,应道:“好啊,带你。”

周行章这才满意地笑笑,顿了顿才又道:“说实在的,这俩孩子……我总觉得是之前流掉的那个又回来了一样。”

齐臻握住周行章的手,“可能吧。”他有时候也会有这样的错觉,大概真的是他们运气足够好。

周行章贴着齐臻的侧脸蹭了蹭,“睡吧。”但愿一切都能顺利。

尽管他们商量好了什么时候去做手术,但是变化比计划快,还不到说好的时候就早产了,好在没出什么岔子,直到殷皓出来告诉周行章大人孩子都平安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都软了脚,天知道一路过来他脑子里想了多少种最坏的情况。

周行章压根儿顾不上去看孩子,只跟陪着他的周景行说了声就去守着齐臻了,等到人醒过来他才真正松了口气,折腾着检查完后,周行章趴在床头,还是后怕,“臻臻你都把我吓死了。”

齐臻抬手揉了揉周行章的脑袋,“没事了。孩子呢?”

“保温箱里待得好好的,等你好点儿再说去看,现在乖乖休息不许乱动。”

齐臻也不坚持,他知道这次确实让周行章担心了,“好,都听你的。”

周行章笑了下,脸色还是有些紧张过度的苍白,“我最近老是做噩梦,就怕什么时候醒了一看身边发现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我怕……你从来就没回来过,也怕你又出了意外再……撇下我……”他看着齐臻总觉得惶惶不安,万一……万一真的有意外,他要怎么办?

齐臻没感觉到腹部的刀口疼,只觉得心里发疼,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样的痛苦足够击垮一个强大的人,虽然周行章紧张过了头,但还是他疏忽了。

齐臻握住周行章的手,带到嘴边轻轻吻了下,“我回来就不会走,阎王门口走过一遭的人没那么脆弱,他要收我早就收了。”

周行章凑过去在齐臻有些干的唇上亲了亲,“你说的,不准食言。”

“嗯。”

“要赶紧好起来。”

“嗯。”

周行章趴在齐臻旁边,人醒了,他紧绷的神经才完全松懈下来,“再睡会儿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哪儿都不去……”

“嗯。”齐臻抚了抚周行章的头发,人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想也猜得到一直没休息。

下午暖融融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照进来,齐臻望了望窗外伸到二楼阳台上来的白蜡木的枝叶,刚刚开了春的三四月,枝叶细嫩,却也蓬蓬勃发。

他握着周行章的手,没一会儿也安心地睡着了。

双胞胎的名字是从周舟想的那一百个名字里挑出来的,廷琛、瑾廷,取周正美玉的意思,齐臻执意孩子姓周,周行章也没反对,别人不明白为什么,他知道就行了。

齐臻恢复得快,但是周行章还是让人多住了半个多月,最后跟两个孩子一块儿出的院。出院那天周景行也来了,等回了家安顿下来,他跟周行章提议,“要不要回家住一段时间?两个孩子照顾得过来吗?”

“没事,有俩保姆看着。”周行章眼神一转,笑得意味深长,“我这儿你就别操心了,倒是你,跟江文禄有两年多了,没想着定下来?”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只要周景行好,那他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