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3章

第123章

齐臻心里烦得很,半躺在浴缸里,热水稍微让他起伏的情绪平缓下来,不该是这样的。

周行章不说,但是他知道对方不是不喜欢孩子,如果没可能就算了,有可能为什么不要?他身体情况不错,殷皓说子宫发育也到位,生个孩子也没有大的影响。齐臻以为周行章会开心,谁知道竟然是这个反应。他不是想不到周行章八成是担心他,但即便想得到他也不觉得对方的话说得有道理。

周行章轻手轻脚摸进浴室,要他跟齐臻冷战?想都别想他一秒都受不了。

浴室里热气缭绕,看见齐臻半闭着眼微微仰头靠坐在浴缸里,周行章走过去才发现人竟然少见地在发呆,他蹲下身把手臂交叉了搁在浴缸边儿,离得近了能看见齐臻眼睫毛上细小的水珠,无端端让他觉得一向冷冰冰的齐臻色气又孱弱得不行,周行章心里痒痒想去亲,这么想着也就干了。

齐臻想得有些入神,周行章进来他都没察觉到,被亲了也没什么反应,只睁开眼,目不斜视地说了一个字,“滚。”

周行章不但没滚反而凑得更近了,两人的鼻尖也就隔了一线距离,“我又不是球,滚不动,要不你推我一把?”

齐臻淡淡地瞥了周行章一眼,不再说话。

周行章用鼻尖在齐臻鼻尖上蹭了下,声音很低,“跟你好好说还生气了?我说不要孩子主要是担心你身体,alpha的身体毕竟跟Omega、beta不一样,殷皓他们是做过人体试验,但还有个体差异呢,他敢跟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有后遗症?万一出了问题别说孩子,可能连你都有危险,你要再出事,让我怎么办?”

周行章说到最后有些后怕,也顾不得自己还穿着衣服,直接探身过去把齐臻搂进怀里,“跟你比起来孩子算什么,我不要,我就要你好好的。”

齐臻闭了闭眼,缓了下心情,抬手揽住这个认真跟他讲道理甚至有些讨好、小心翼翼的alpha,“行章,我明白你有顾虑,但是你也应该相信我,相信现在的技术。”

“那也不行,这太冒险了!”

齐臻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变,只得先安抚周行章,“我们各自退一步,孩子留下,观察情况,如果出了问题就拿掉,怎么样?”

“不怎么样。”周行章嘟囔了声,只是眼见说不动齐臻,也不想把情况搞得太僵,过了会儿才小声道,“你自己说的啊,要是有状况随时拿掉。”

“嗯。”

得到保证后周行章才勉强放了点儿心,把湿哒哒的衣服脱了迈进浴缸跟齐臻靠在一起,他的视线不由得往水面下瞟,想了半天还是道:“咱们可说好啊,不管这回成不成就只能这一次。”

“好。”齐臻稍微往下滑了些,靠在周行章身上,“我早就问过殷皓,当初注射的药剂对身体的改变不是终生的,几年之后就会慢慢恢复。”所以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周行章恍然,但是事情到现在这一步,再去怪谁也没用了,他把齐臻搂到怀里,勾着对方的下巴,问,“你前段时间那么主动原来是为了这个?”

“不全是。”齐臻倒是坦然,“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情难自禁。”

周行章撇了下嘴,又笑起来,“说得没错。”然后他就吻住了那张舌灿莲花的嘴,要不是知道孕前期不能干什么,他非得压着人在浴室里来一发不可。

之后几个月,周行章几乎是天天的提心吊胆,齐臻身体素质是好,但是耐不住现在是特殊时期,别说进厨房做饭了,周行章自己能包的家务都包了,自己搞不太定的厨艺也专门找了个保姆,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在齐臻边上,他自己工作性质比较自由,就直接天天跟齐臻一起上下班,齐臻上班他也工作,该下班了就去催。

齐臻知道周行章紧张过度,也不去制止,如果在对方眼皮子底下能稍微安心点儿,那他也不会说什么。而且,好在肚子大起来之后到了冬天,衣服穿得厚也能遮掩些,不过到七个月之后周行章反对、他也不太愿意出去了,基本上就是韩跃明把需要他处理的东西拿到家,下午再给拿回去,其他的就线上办公了。

第93章 番外二 失而复得(中)

周舟大概是最开心的那个,天天数着日子过,隔几天就要趴到齐臻身边跟弟弟说说话,齐臻觉得自己脸皮都够厚了,但是听着小孩儿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周行章端着果盘进来,揉了把周舟的脑袋,“作业都写完了?”周舟这两年长得快,就是有点瘦条条的,他有时候都怀疑他们是不是虐待儿童了,好在周舟平时也跟着齐臻跑步锻炼什么的,身体素质还不错,不像早些年那么爱生病了。

“早就写完啦,”周舟接过果盘,转手递到齐臻跟前,“爹地吃~”

齐臻没什么胃口,看在周舟的面子上还是吃了两块儿,他问周行章,“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就是些小喽喽,成天吃饱了撑的,都掐几个月了还不消停。”周行章说起这个就烦,alpha怀孕怎么了?几年前揪着,现在还不放过,最近两年社会上也不少,但是鸿章发展快,有的是眼红的人,齐臻难免又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被卷进了舆论里。

齐臻是不介意,“让他们说去,我自己问心无愧。”

周行章可不乐意,他坐在床边,搂过周舟让小孩靠在他腿上,“我就是不想让他们那么说你,你就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把咱俩儿子养好就行了。”

齐臻这一次是两个男孩子,可能他们是跟女孩儿无缘了,不过男孩子也好,他们带起来更方便。

齐臻倒还真的没多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让你想的名字想了吗?”

“没有,我让舟舟想了,”周行章看着周舟,“是不?”

“嗯!我有认真想,等我想够一百个就让爸爸和爹地挑~”说起这个周舟可是太兴奋了,他这段时间一有时间就在查相关的资料。

周行章**了几下周舟的脸,“行,一百个足够了!”连五行八卦天干地支都搬出来了,周舟这对弟弟可够上心的,看周舟不排斥两个弟弟,他们俩也能放心点儿。

让周舟去睡觉后,周行章上床把齐臻揽进怀里,给人按摩着后腰,“我今天去了躺医院,殷皓说再过半个月就能剖,赶紧让这俩小兔崽子出来,你看你这黑眼圈儿黑的。”五个月后,由于是双胎,各方面的不适比他们想象中要严重,齐臻很多时候忍着不说,但是他知道,他不止一次想劝对方做引产,只是看到齐臻说到孩子的时候眼里的神采又觉得不忍心。

“半个月,太早了。”齐臻算算时间,就算再过一个月孩子也才刚满36周,还属于早产儿。

“这件事没得商量,殷皓说可以,他是医生懂得比我们多,听他的就行了。”

齐臻轻哼一声,语气也冷了下来,“你有本事就打晕我。”

齐臻这是显然不同意了,周行章耐着性子解释,“双胞胎本来就很难待到足月,八个多月就出生的多的去了,孩子也没见有什么问题,你也考虑考虑自己的情况,殷皓经手的案例哪一个不是早产,alpha的子宫经过药物刺激就算发育得比较好,也根本不可能承受足月胎儿的大小,再拖下去万一出问题怎么办?”

而且他们这还是双胞胎,要不是齐臻身体底子好,六七个月就是极限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周行章都得劝齐臻在八个月之前做手术,再晚,他都怕齐臻先撑不下去,再者,真出事了承受不起的是他。

而且,齐臻平时就很难受,晚上也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憔悴,他看在眼里,心里也疼,就算他照顾再多,也根本缓解不了这样的难受。

齐臻理智上明白周行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感情上还是难以接受,他没蠢到要等足月,只是孩子多待一天是一天,太提前他还是不赞成。

齐臻沉默着,周行章没等到回应,叹了口气,翻身下床,去端了盆热水放到床边,然后把靠在床头的齐臻扶起来,“泡泡脚吧。”

齐臻不是不难受,仅仅只是坐着,腹腔的压力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双腿也胀得难受,泡了会儿脚确实舒服了些,周行章最近几个月都坚持让他泡脚,但就算加上按摩,对缓解腿部的水肿来说也不过是隔靴搔痒,起不到根本作用。

他只是一愣神的工夫,周行章就蹲下身去给他洗脚了,齐臻挣了下,心里烦躁,“起来,不用你洗!”看着周行章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像对待瓷娃娃一样对待他,齐臻心里没来由地憋闷。

周行章握着齐臻的脚,“你别乱动,我给你洗个脚怎么了?”

齐臻听周行章这么说,火气愈发大了,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周行章已经被他一脚踹在肩膀上摔倒在地了。

说实话齐臻抬脚的时候周行章都有点懵,坐地上懵了一会儿,抬头看到齐臻略微茫然的表情又觉得要遭,两人除了原来打过几架之外哪儿还动过手,忙爬起来想去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