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21章

第121章

“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怎么在这儿?”

“见个朋友,看到你们就等了会儿。”

周景行点点头,对周行章道:“你直接去送材料吧,送完早些回家。”

周行章直觉有什么不对,等周景行坐上江文禄的车离开了他才反应过来,那俩人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两人看上去那么熟?!江文禄那性格居然愿意等人?

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文怀沙站在窗前将楼下发生的一切都收入眼底,脸色黑沉。

文征明疲惫地靠在沙发里,“明天你再去见见周景行,我也算看着他长大,知道他心软,你去好好说说,我不信他喜欢你这么些年真的愿意看着你的父亲入狱。”

文怀沙眉头紧皱,又慢慢松开,从玻璃里面看着自己垂垂老矣的父亲,“您老了,该休息了。”

文征明略一思索,明白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一手栽培的儿子,“你说什么?”

“您不用担心,入狱后我会很快将您救出来的,保外就医,您知道怎么做对吗?出来后您就好好休养安度晚年吧,文家、交给我就好,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你刚才……”

“我刚才说的话跟您没关系,我是有文周两家联姻的想法,你提了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世交哪里比得上亲家,您说是吗?”

文征明颤抖着手,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对待,“你别忘了,文家离了我……”

文怀沙打断父亲的话,“离了您还有我。”

文征明定定地看着文怀沙,几分钟后仿佛卸下重担般笑了下,“好啊,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文家在你手里、垮不了。”

文怀沙没有回应父亲的话,只是望着那辆车子离开的方向,长久的沉默。

周行章看周景行的态度没敢多猜,怕吓着自己,麻溜去送了材料就回家了,跟齐臻说起来这个事儿,对方倒好像不是很惊讶,“你都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齐臻抽走周行章手里的手机,关了灯,揽着人躺下,“睡觉。”

周行章心里是七上八下跟过山车似的,哪儿睡得着,双手双脚缠住齐臻要问个究竟,“你说我哥和江文禄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普通朋友。”

齐臻抚了抚周行章的背,“是什么关系真有那么重要?”

“怎么不重要?江文禄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知道才没关系,感情这种事有时候确实不好说,人都不是铁打的,就算看上去再怎么样,也一定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你哥哥是Omega,但也是出色的公司领导人,是值得正视、尊敬的伙伴和对手,你没必要像看小孩儿一样看着,他比你成熟得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周行章噎了下,“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变着法儿骂我幼稚还没脑子?”

“没有,你的错觉。”

周行章也懒得跟齐臻计较,扒拉在人家身上紧紧抱着,“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说让我别过多干涉呗,我懂。”

“我家行章很聪明。”

“呵呵,你哄小孩儿呢?”

“没有,我是在哄我儿子的父亲。”

周行章抬头亲了亲齐臻的下巴颏,然后又窝回去,还是释然了,“行吧,我也不问了,他们要真是那种关系,江文禄敢对不起我哥,我让他输的裤子都不剩!”

“真要有这一天,我可以帮忙。”

“那是,你不帮我帮谁?”

“是是,就帮你。”

周行章心满意足了,睡觉!

有关文家、主要是与文征明相关的材料提交上去之后,前前后后的审理总共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文家的所有错漏都由文征明一人担当了,文氏集团虽然受到了一定冲击,但是并没有伤到元气,恢复过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从法院出来,周行章对这个判决不是很满意,跟周景行抱怨道:“我就不信文怀沙什么都不知道,文征明的认罪态度也好过头了吧,确定不是给儿子的罪一块儿顶了?”

周景行倒是不想再追究,“得饶人处且饶人,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就留在上一辈吧。”

“那这一辈的就这么算了?”

周景行远远望了眼文怀沙,又看向自己的弟弟,“算了,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抓着不放,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互不相欠,挺好的。”

周行章还是不怎么乐意,“他要不再招惹我们那就算了,要是敢、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知道了。”走到车边,周景行问,“我回公司,你回吗?”

周行章看了看时间,“不回了,我去接舟舟。”

“行,走了。”

“嗯。”

周行章看着车子开远才晃悠着往自己的车那儿走,不管怎么说,一些事情总算是有了个结果,至于未来怎么样,未来再说嘛!

齐臻知道今天宣判,他问自己用不用去,周行章说不用,不过他还是惦记着,忙完工作就提前回了家,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周舟听到动静乐颠颠地跑过来扑在他腿边,像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太阳。

齐臻捏捏周舟的小脸,这孩子可比原来活泼多了,他瞥见摊在餐厅桌子上的书本,“怎么不回房间写作业?”

周舟握着齐臻两根手指,晃了晃,笑道:“等爹地呀~”

厨房做饭的周行章转过头来控诉道:“我可说过他了啊,他自己非不听!”

周舟吐了下小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往齐臻身边又凑了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