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9章

第119章

齐臻尝到了周行章早上煮的粥,虽然有股糊味,但是怎么说呢,还挺好喝的,味道比那一桌子的菜都要好。

周行章下午去了趟公司,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窝在齐臻身边的周舟正伸着小爪子让给剪指甲,他把专门拐了路买的点心放下,他握着周舟另一只手晃了晃,“多大了还不会自己剪指甲?”

齐臻只赏给了周行章一个眼神就又仔细给周舟剪指甲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想舟舟长得慢点儿吗?”

“我自打脸好不好?”周行章**着自己儿子的小嫩脸,“小不点儿你赶紧长,最好明天就成年。”

周舟手还在齐臻手里,他也没地儿躲,被掐着脸说话都有些含糊了,“舟舟也想快点儿长大啊,长大了好帮爸爸爹地照顾弟弟妹妹!”

周舟不懂,但是周行章却觉得自己在无形中被人将了一军,他看向齐臻,“听见你儿子说什么没有?”

“听见了。”齐臻放下小锉刀,松开周舟的手,“剪好了。”

周舟低头看看自己的小爪子,抬头笑道:“谢谢爹地!”

“不是要看电影?去选吧,把点心捎过去。”

“嗯!”周舟抱着点心一溜烟跑去挑电影了。

齐臻这才收回视线,伸出手,掌心向上。

周行章疑惑,“干嘛?”

“给你修修指甲。”

“我不用。”

“不用就算了。”

“哎你别!”周行章一把抓住齐臻往回收的手,“你都不坚持一下?”

“我这是不跟你见外。”

周行章一噎,想反驳,奈何齐臻说的话一个字的毛病都没有,只得自己赔了个笑脸,“嗯嗯嗯嗯不见外,赶紧修,修完了咱们看电影。”

第90章 别怂,怂也得担着

齐臻抓着周行章的手指给人修指甲,他从以前就很喜欢周行章的手,修长匀称,骨节并不像很多男人那样凸出得有些突兀,微微的一抹弧度弯曲得刚刚好,周行章手指灵活,保养得很好,就是最爱美的手模也比不上。每次周行章的手在他身上滑过,甚至是陷在某个地方的时候,他都有微妙的满足感,满足,也不满足地想要更多。

等齐臻修完指甲,周舟正好挑选完影片,出来叫他们进去,然后自己下楼拿吃的去了。周行章在卧室的套间里弄了个家庭影院,基本上是照搬了旁边那套房子的设备过来,周舟看的那么多电影大多都是在那儿看的。

齐臻满意地看着周行章指甲的圆润弧度,笑笑,“走吧。”

周行章直接把要下地的齐臻抱起来,“作为你给我修指甲的报酬,我就充当下人力车夫抱你过去怎么样?”

“你这是在征求我意见吗?”

“不是,我这叫强买强卖!”

“知道就好,不过你用词错了,这叫你情我愿。”

周行章忍不住笑起来,将齐臻安置在长沙发最中间,然后接住抱了一大堆零食上来的周舟,“行了,过来坐。”

“嗯!”

灯光暗下来,周行章搂着齐臻,周舟挤在他俩中间,虽然是动画片,但是做得很不错,合家欢的定位让三人都看得比较尽兴。

看完电影,零食吃饱了的周舟就直接去洗洗准备看会儿书睡觉了,周行章又去煮了粥,早上的白粥糊了,这次他自己盯在厨房,好在是没出状况。

齐臻看着周行章端过来的瘦肉粥,接了过去,“我还以为你去哄舟舟睡觉了。”

“没,舟舟偶尔吃点儿零食当晚饭没事儿,你就免了,乖乖喝粥吧。”周行章看电影的时候还留着神,周舟喂的那几口他是没拦着,其他的就没让吃了,这不废话么,那东西多上火啊。

齐臻慢慢喝着粥,不说归不说,但是自家那个只知道自己开心的小孩儿到底已经长大了,想想还有点怅然,他转开思绪,问道:“新洲那边怎么样了?”

“这个没事儿,上头答应给工程延期了,跟得上,卓越进去了,他背后可还有人,我猜这是文征明,我哥还不愿意相信,就这几天等我把证据搜集出来,我要文家好看!”周行章说着注意到齐臻一直看着他也没动勺子,他戳了下齐臻的手,“听我说就行,你赶紧喝,等会儿凉了。”

“嗯,查到哪儿了?”

周行章眼里闪过一丝寒芒,“就这几天。”

“文怀沙……有参与吗?”

“……不知道,还得等下面消息。”周行章现在虽然对文怀沙印象很差,但是他这次是真不希望对方跟这些事情有牵扯,儿子是儿子,老子是老子,要真都是文征明做的就好了,不然,周景行十有九要难过。

齐臻最近倒是没怎么听到文家的消息,文征明和文怀沙两父子似乎是和解了,但到底是不是真的和解谁都不知道,“不管这么说,多留意文家。”

“知道,我让人一直盯着。”

然而,世界的魔幻之处就在于怕什么来什么。

周行章几乎是把资料摔在周景行的办公桌上,“文征明到底想干什么?别说世交了,咱们相互不招惹不行吗?我算是知道卓越为什么到最后都没把人招出来了,留着文征明在,总能给我们找麻烦!还有文怀沙,他什么意思?别跟我说他爸做这么多事儿他一点儿不知道!”

周景行怕的不是麻烦,从来都不是,他扫了眼桌上散开的资料,问,“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把这些都交给警方啊,你跟齐臻都说别让我乱来,好,我不乱来,有证据都给警方我一点都不插手,哥你不是现在还惦记着文怀沙吧?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是他们都这样了我们干嘛还要让?”

周景行摇摇头,“你哥是一味忍让的人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感在不增加的前提下总是会被慢慢消磨的,别说还去刻意地伤害了。

周行章把散了一桌的资料收拾好,规规整整地放到周景行面前,在自己兄长肩上拍了两下,“以前你总跟我说得往前看,你自己也加油啊。”

周景行想到文怀沙,又想到江文禄,想了想还是决定等最近的事情过去后再跟周行章说,他的信息素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但凡露出来一点,凭着周行章的敏锐绝对瞒不下去。

周行章正准备走,周景行的手机响起来,他眼尖地瞥见来电显示的名字就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