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8章

第118章

“是,我是没经过你同意,你根本不会同意的事情何必要征求你的意见?”

“哦,你觉得自己一点没做错?”

齐臻微抿了下唇,还是服了软,“不是。”

周行章心里烦闷,他知道齐臻是为了给他出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不能真把齐臻怎么着,只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次不说,下次碰到类似的情况还是会发生。

周行章低下头跟齐臻脑门儿抵着脑门儿,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白,“玮辰跟你没得比,他做错了,但是不代表我赞同这样的报复手段,把证据交给警方让他去坐几年牢都比这强!他背叛过我,这朋友我就不深交了,没什么,你就是把他揍成残废我也不说一个字,我介意的是你什么都没跟我说!”

齐臻微愣,他都做好周行章会生气的准备了,在他看来对方还是很遵守法纪的,这种可以说得上残忍的手段周行章不会认可。

周行章紧盯着齐臻的眼睛,有些无奈与妥协的意味,“你下次干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说一声儿?别我让从别人嘴里知道行不行?”

齐臻心里放松下来,补充道:“孟玮辰手筋只断了一半,做手术接好,恢复正常生活不是问题,想恢复到以前是不可能的,做错了事,你不追究,他免得了牢狱之灾,但是该付的代价还是得付。”

周行章顿了顿,“你没自己动手吧?”

“没有。”

“这件事算了,”周行章微垂了下眼又快速抬起来,“但是、以后不准再自作主张,再敢这么做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臻知道这是翻篇儿了,勾着周行章的腰背一使力将人压在**,“要罚我啊?”

周行章故意冷着一张脸,“要罚!”

“那、你想怎么罚我?”

周行章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齐臻一反问他到真的认真思考起来,半天,他挑唇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把撑在他上方的齐臻拉下来,贴在对方耳边轻声道:“我都没见你哭过,当然,平时就算了,在**我倒是想看看,所以我决定……下次、艹K你。”

“这就是你的惩罚?”

周行章舔了下齐臻的耳廓,膝盖往上顶了顶,声音里夹杂着笑意,“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调情啊臻臻。就今天,你什么时候哭咱们什么时候停。”

周行章的动作让齐臻的呼吸一下就乱了,“恶劣。”

“我就是恶趣味,不过我保证你也喜欢。”周行章说着吻住了齐臻,夜还长着呢,他就不信齐臻能坚持一晚上,正好明天是周末……

齐臻服气了周行章的坚持和层出不穷的小手段,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软,知觉都还没完全恢复,别的先不说,各种痕迹他都见怪不怪了,只是今天八成出不了门,因为、他的眼睛肿了。

呵呵。

齐臻根本没想到自己能哭出来,生理性眼泪就算了,其余的……周行章他M的还真敢!

周行章凑过来嘴对嘴地给齐臻喂了两口温水,然后又亲了亲怀里人明显肿着的双唇和眼睛,“知道你嗓子哑,话不用说了听我说就行。舟舟吃完饭了,上午写作业练琴,下午看书看电影,你不用操心他,公司那边儿我给韩跃明说过了,该跟的事他跟着,你今天就乖乖躺**休息吧。”

齐臻很想抬脚踹周行章,奈何腿上没什么力气,踹都像是在调情,意识到这点后他就停了动作,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周行章你好样的。”

周行章倒不觉得齐臻是生气了,顶多就是恼羞成怒不好意思了呗,他一边给齐臻揉着腰一边笑道:“昨天不是还说要跟我算账?得了啊你舍得吗。”

齐臻是舍不得,但是算账倒是真的,他多的是方法折腾回去,“你准备好了慢慢等着。”

“嚯,你这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我不是君子,是恶人,恶人报仇三十年不晚。”

齐臻嗓子哑得不像样,说话声音又低,听在周行章耳朵里就跟撒娇没什么区别,手上使的劲儿大了点,惹得对方猝不及防轻哼了声,他咬着齐臻的耳廓含糊不清道:“好啊,你慢慢报,我等着。”

齐臻闭了眼,就算精神上不累,身体却是真的累,也不再搭理周行章了。

周行章松开齐臻被他咬出一溜牙印的耳朵,“饿不饿?我煮了粥,多少吃点儿?”

“不吃了,现在几点?”

“九点多。”

“等中午吧。”

“行,”周行章应着,心里还在琢磨另外一件事儿,“你昨晚上……”

“什么?”

“跟我装糊涂?”周行章可记得清清楚楚,齐臻被他逼急了的那点反应肯定不简单,他怎么想怎么觉得对方是有心理阴影,“是不是跟叔叔和卓艺林有关?”齐臻曾经跟他提到过一些,因为涉及到长辈他也没追问。

齐臻沉默了一瞬,他刚才真不是装糊涂,而是没反应过来,他也没有狡辩,闭上眼叹了口气,“可能是吧。”卓艺林对纪安的折磨层出不穷,他出生后偏偏还要他都看着,亲生父亲在自己面前因为情欲而痛苦挣扎,对他不可能没有影响,早在他还是“纪维谷”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齐臻很清楚。

六年前周行章年纪小,在**没那么多花样,而他又一心想报仇,对待这些事情一点不上心,只当是为了应付。但是现在不一样,曾经虽然有些叛逆实际上却纯情乖巧的家养奶狗被放养几年后完全野了,折腾人的小花招也是多得数不完,他不能说不舒服不爽,只是难免会联想到自己的父亲。

周行章在齐臻额头上“piaji”亲了一口,“那没事儿,我以后注意。”周行章之前还真没想过齐臻会有这个心理阴影,看上去尖锐冷硬不留情面,谁知道内里戳下去绵软得一塌糊涂?

也不用谁知道,他知道就行了。

“没必要,”齐臻坦然道,“一点心理障碍而已,没有必要因为这样就逃避。如果可以,我想试着……克服它。”

克服它?

周行章心里一抖,“你不是说以毒攻毒吧?”

“你可以滚了。”

“别啊,我要是滚了谁给你揉腰呢是吧。”

齐臻把脸埋在周行章颈窝里,稍稍缓了口气,张嘴咬在对方肩上,缓慢又用力地磨了几下才松口,以毒攻毒,也不是不行,再说吧,不就是一点破心理障碍么,没什么拿不下的,他也不想一辈子活在卓艺林的阴影里。

周行章老老实实给齐臻揉着腰,外加充当磨牙棒,有点儿疼,但是耐不住心里美啊,当然,他又把卓艺林提溜出来骂了七八十来遍,好想把那个小小的媳妇儿抱过来哄哄肿么办?

周行章从卓越手里拿到那些视频后只看了几个就没再看了,直接全部销毁,就是到今天他都不能理解卓艺林为什么要折磨自己的Omega,很有意思吗?他只能理解成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中午的时候周行章是点的餐,他十分感谢各种星级餐厅的外送服务,不然,就他这厨艺水平,让人吃一顿可能有毒的饭菜怎么想怎么感觉自己是个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