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7章

第117章

说到就做,周行章叫了顾长帆和田菲进来,开门见山道:“我打算给咱们工作室换个地方,就这附近吧,你们想往哪儿搬?”

田菲有点紧张,顾长帆也看着身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开口。

周行章瞅瞅俩人,问,“怎么了?不想搬?”

顾长帆摇摇头,“不是,就是田菲,她……”

“我自己说吧,”田菲皱着眉,扯出一个笑容,看上去却像是在哭,“我想了好几天,还是想……离开这儿,出去走走看看,换换心情。”

这是不干了。

周行章想挽留,想骂田菲一顿,不就是对个男人失望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话到嘴边又顿住了,半天才道:“出去长长见识也行,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了,我这儿永远欢迎你。”

“嗯,谢谢老大!”

“客气,”周行章转向顾长帆,“你怎么打算的?”

顾长帆有点茫然,“我啊?我也不知道,还没想好。”他就自己一个人,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

周行章想了想,干脆地下了决心,“我前几天不是把鸿章的资料都给你了?你愿意的话就过去干一段儿时间试试,合适了留下,不合适再说。”

顾长帆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当即就答应了,“行啊,只要齐总不嫌弃我就行。”

“不会,我媳妇儿我还不知道么。”

顾长帆和田菲相视一笑,田菲开玩笑道:“老大,说句实话,虽然那个啥……但是我觉得比起齐总你更像……下面那个。”齐臻怀孕又流掉的事儿田菲没敢提,前段时间还闹得挺大的,这就是个雷区,她可没胆子去踩。

周行章眉一挑,“我当你夸他有气场啊。”

田菲忍不住笑起来,她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就不好接近冷冷硬硬的齐臻会心甘情愿以alpha的身份给别人生孩子,简直匪夷所思,虽然他们老大是很好,两人看上去也很相配。

周行章看得出来田菲不明白,想到孟玮辰,他随手转了几下笔,“其实很多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你要是真的喜欢一个人,也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周行章不是不知道齐臻对他很纵容,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而且这种纵容并不刻意,自然得很,很多时候他都没意识到,等到回过神来想想,又觉得无所谓,反正这辈子就栽在齐臻身上了,两个人再去考虑谁付出得多谁付出得少就很没意思。

齐臻纵容他,他也想为对方做更多。

虽然齐臻在爱情方面没有一个合格的榜样,但是却误打误撞跟他刚好合拍,周行章也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好,还是齐臻运气好,或者说他们俩运气都挺好,毕竟借尸还魂这种事一听就不是什么大概率事件。

三人又说了会儿话,顾长帆去收拾东西,田菲留了下来,她有些犹豫,“前天玮辰走,我去送他了。”

周行章缓了会儿,应了声,“嗯,说没说去哪儿?”

“说是要先回趟老家,回去看看父母,其他的他没说。”

“……挺好。”

田菲纠结了两天,心里还是过不去,“玮辰手受伤了,两只手都是,看上去还挺严重,我问他、他也不说。我担心他被人盯上,毕竟咱们以前也没少得罪人,我就顺着他的个人信息查到了医院的记录,他……他手筋被人挑了,还是五根!”田菲刚查到消息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怎么会呢!这么残忍的手段。

周行章微微皱起眉,“其他的呢?”

“其他的我也没查到什么,我昨天到今天都在联系他,但是联系不上。”

“这件事你跟长帆说了没?”

“没有。”

“那就别说了,我来处理。”

田菲迟疑着,还是答应了,周行章的路子比她多,只要知道了肯定不会不管——就算孟玮辰曾经背叛过他。

周行章走后,田菲看着落地窗里自己的影子,自嘲又无奈地笑了笑,这么一想她还真是卑鄙啊,明明知道周行章的性格还要告诉他……

周行章晚上早早打发周舟去睡觉,齐臻看出来对方心里藏着事情,也不绕弯子,回了房间就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问?”

周行章也不遮掩,“他的手,是不是你干的?”

周行章说的并不清楚,但是齐臻很清楚,他在床边坐下,反问,“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不重要!你就跟我说是不是你?!”

“是,是我做的。”齐臻利落地承认了。

周行章一滞,做了几次深呼吸缓了缓情绪,弯腰紧扣着齐臻的肩,“他做的事儿我不是不难过,但是我们俩好歹做了五年朋友,闹翻就闹翻了让他走不就行了,以后眼不见为净,你干嘛还……多此一举?他好歹是我朋友!”

齐臻看着周行章,心里很平静,尽管周行章看上去脾气不好,甚至有时候发起火来谁都咬,圈子里说周家出了条疯狗,一定层面上没说错,但是他知道周行章其实很重感情,能走到心里的人不多,面上不说不代表心里不难过,别人不知道,每天晚上睡一张**的他很清楚。

齐臻抬手理了理周行章的头发,说得坦然而淡然,“不管他是谁都没有伤害你的权利,你可以看在‘曾经’是朋友的情面上放过他,但是我不会。”

齐臻说得越平淡,周行章心里越是暴躁,“我真不在乎!”

“自己晚上一个人出去抽烟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不在乎?”齐臻本来就浅眠,周行章一动他就醒了,他没声张不代表自己不知道,他知道了就不可能任由孟玮辰好好地一走了之。

“我……我那是为公司的事烦!”

齐臻冷笑了声,“你还真好意思说是为公司的事儿烦,是不是你自己最清楚。”

周行章跟齐臻僵持半晌,语气还是平缓下来,“是,我是难过,玮辰……算是我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朋友。这之前我没觉得自己做人挺失败的,他能被卓越收买我就知道他对我不是一般的有意见,说实话我很失望。但是,朋友么就那回事儿,聊不来就不聊了,没必要弄成现在这样,你说你横插这一手,我不是又对不起他了?”

齐臻纠正道:“这是两清。”

周行章在乎的可不是这个,“你这是擅作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