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6章

第116章

江文禄笑道:“站在那儿做什么,过来坐。”

看着有些反客为主的江文禄,周景行下意识拒绝,还是站在了原地,让管家他们都离开才道:“江董有话请直说。”

“为什么跟我这么客气?”

“这是对朋友的尊重。”

江文禄站起来,缓步走到周景行跟前,微微偏了头凑近,“我可不想要你所谓的尊重。”

这个距离有些过近了,周景行皱着眉后退一步,却被动作更快的江文禄一把搂进怀里,暖润的檀香气息几乎在瞬间将他包裹了进去,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有过两次临时标记,Omega的本能让他没办法抵挡这个alpha的信息素,没坚持多长时间就缴械投了降。

周景行略无力地靠在江文禄怀里,他现在就是想自己好好站着也根本不可能,心里的烦躁在一刻达到了顶峰,“我说过如果你想找一个情人,有的是人供你选择,何必要跟我纠缠不清?!”

江文禄凑近周景行后颈的腺体,贪恋地深吸了口气,“我也说过,我不想找情人。”

“放开我……”

江文禄掐着周景行的下巴逼着怀里的人跟他对视,“生气了?”

周景行只觉得一只铁臂钳在腰间,信息素无孔不入地徐徐撩拨着他的神经,然而不同于上次,这次他感觉到的不是情欲而是渐渐被安抚的满足,他垂下眼不去看对面眉眼都极具侵略感的男人,“天色不早,江董请回吧。”

然而江文禄今天来就没有想要空手而归。

他将周景行紧紧箍在怀里,声音很轻,但是带着不可言谈的蛊惑与威胁,“你还在想着那个姓文的?”

“没有。”

“他都那么对你了,为什么还是对他念念不忘。”

周景行蓦地抬起眼,“我说了没有。”

“真没有?被文怀沙刻意诱导着进入**期的时候你敢说自己没有吗,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被他强行彻底标记了,周景行,是不是我那天没赶到才合你的心意?”

不愿意提起的往事又被人拎出来丝毫不加掩饰地重复,难为情也好,恼怒也好,周景行一双眼都气红了,浑身颤抖着,沉默半晌,他猛得使劲推开江文禄,自己却软了腿脚直接跌在地上。

周景行拍开江文禄要来扶他的手,厉声道:“滚出去!”

周景行自以为言辞狠厉,但是江文禄就喜欢对方这难得的脾气,温温和和的贵公子露出这么脆弱甚至狼狈的一面,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继续欺负他,最好让他在自己身下哭红一双眼睛,不断地求饶。

江文禄不仅没有滚出去,反而在周景行身边蹲下来,继续火上浇油,“我们打个赌,如果你现在能明确告诉我,你喜欢文怀沙,愿意等他一辈子,而且对我没有一点感情,从今天起我就彻底消失在你的生活里,永远不再打扰。如果不能,我留下。”

周景行自嘲地笑了声,“有意思吗?”

【作者有话说】:正文八十五章完结,进入倒计时啦~

第88章 为什么这么做

江文禄不紧不慢地反问,“你能说出口吗?”

周景行的双唇颤抖着,几分钟后慢慢弯下了脊背。

江文禄揽住周景行的肩背,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转脚往楼上走,“看样子是我赢了。”

周景行紧紧攥着江文禄的衣服,“你就是个……混蛋……”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好人。”

周景行的手慢慢松了力道,仿佛释然一般放松了身体,他总是劝周行章要重新开始,要往前看,但是真的放到自己身上才知道“重新开始”这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

能治愈伤痛的从来都不是时间,而是另一份可以寄托的感情。

周景行到今天才明白。

他不知道自己能和江文禄走到什么时候,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像他这么沉闷无趣的性格,一旦得到手,几个月或者几年过去,失去新鲜感,江文禄可能就会厌倦了。

周景行伏在江文禄肩头,抿在唇边的一丝笑意自嘲而忧虑,顺其自然吧……

周行章一直在追查逃跑两人的下落,尽管他们很谨慎,但是在现代信息社会,人活着不可能不接触一点网络,得到线索后他第一时间提供给了警方,周景行说的别擅自行动让新洲更处于被动,他记住了。

两天后那两人顺利落网,审问进行得并不算顺利,三天后才招供。

背后指使的人是卓越。

卓越被带走审问后承认了,周行章又知道自己工作室的事情就是卓越收买的孟玮辰,他把相关证据一起交给警方。

只是,回过头来再看几乎滴水不漏的口供和证据,周行章总觉得哪里不对。

周景行问道,“怎么了?”

“这件事肯定不是卓越一个人干的,他没那么大胆子,虽然他咬死了什么都没说,但我还是怀疑他背后有人,就是文征明。”

周景行心里一顿,“行章……”

“我知道你不信,没关系,我自己查。”

周景行叹了口气,不再说了,“我问过局长,卓越判刑入狱是肯定的,但是量刑不会太重。”

周行章合上电脑,嗤笑道:“放心,我保证他进去就出不来。孕期出轨,赵思恬那性格不会放过他,还有,就挪用巨额公款这一条就够他在里面待上十几年了。”

周景行点了下头,“这样也算是对当年的事有个交代,希望一切都到此为止吧。”

周行章明白周景行说的到此为止不止是说的卓越,还有文家,但是他知道不可能,这件事摆明了还有牵连,他就不信那群人能做得天衣无缝,即便真是天衣无缝,他也要把这“天衣”整件扯下来!

周行章去齐臻那儿转了圈就又去了工作室,他一边浏览着文家相关的资料,一边寻思着给工作室换个地方,在这儿他总是想到……孟玮辰,膈应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