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2章

第112章

“还有一点,鸿章定位做教育没问题,发展前景很不错,但是现在新公司毕竟起步才半年,覆盖面是不是太广了?”周行章不是不相信齐臻的能力,但是教育行业真不是说加入就加入的。

鸿章科技主要是做的教育和培训,目标人群涵盖面很广,从针对学生的补习和才艺特长班,到针对成年人的各种技能培训,各种证书培训,再到针对精英阶层的管理课程,可以说很全面了,但是容易贪多嚼不烂。

齐臻也明白这一点,“初期是应该专注于某一方面,做出精品课程来吸引更多消费者,也有利于打出品牌,但是这太慢了,如果全线铺开,可能花费的精力要大一些,但是更有利于找到方向。”教育的细分有很多,在没有尝试之前,他也不敢肯定做哪个能成功。

周行章夹了块儿牛腩喂给齐臻,继续道:“你说你着什么急,这不还早着呢,人家六十多岁的创业还一步一步走,慢慢来呗,你才多大?”

齐臻沉默,他是有些急了,如果不是骤然从齐家离开,他完全可以花个好几年时间慢慢、稳扎稳打地布局。

周行章本来是坐在齐臻对面的,直接坐到人家身边去了,“你担心什么?你要才华有才华要能力有能力,我对你有信心,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追求事业么也没错,你就按自己想的做就行了,我无条件支持。”

当初创办易捷,齐臻的步子就走得很快,他不敢不快,复仇的每一天他都逼着自己走得再快些、再快些,他迫切希望卓艺林能为之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也因此,在那几年里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除了复仇就是复仇。

但是,现在呢?

今非昔比了。

齐臻没有妥协,只是为人处世,他可以更从容些,毕竟有周行章在,他的底气就在,“我会认真考虑的。”

“嗯,还有一件事,我看公司里没有人专门做风控,我跟长帆交代下,给你看着,这个东西弄不好以后就是麻烦,教育的口碑要是崩了可没那么容易捡起来。长帆跟着我以前接触过一段时间的风控,做的不错,自己人,你可以信任,有事儿就跟他说,不用客气。”

风控确实需要做,齐臻没有推辞,“可以给他挂个名。”

“都行,他也不在乎这些,我工资多给他开点儿就行了。”周行章正说着,有人打电话进来,一看,正好是顾长帆,他笑道,“背后不能说人啊,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先吃,我接个电话。”

“老大你在哪儿?”顾长帆看着手头的东西都急疯了。

周行章好长时间没听到顾长帆这惊慌失措的语气了,猜着八成是出了大事,“在开元大厦,怎么了?”

“一句话说不清楚,你方便来工作室吗?不行我去找你。”

“你大概跟我说下情况。”

“这……不是,我……”

周行章皱起眉,齐臻道:“你去忙,下午来接我下班?”

周行章点点头,跟顾长帆说马上过去,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急匆匆走了,齐臻看着急急甩上的门,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刚离开东江,也跟齐家表面上断了关系,还没稳定下来周行章那边就出了事,不管事大事小,会不会是有人在针对他们?没有最好,希望是他多想了。

周行章赶到工作室,一进门就看到了一片狼藉,资料扔了一桌子一地,田菲坐在电脑跟前,手指快速敲打着,顾长帆正在整理资料,两人看到周行章进来,顿时松了口气,但是心始终还是提着。

顾长帆眉头紧皱,利落地汇报了现状,“我们的资料库被破坏了,很多重要文件要么丢失要么损坏,田菲正在修复文件,但是情况很不乐观。”

周行章站在田菲身后看着一团乱的资料库,心里直发沉,“资料库的权限只有我们四个人有,不可能有人能从外部侵入,除非……”

周行章说到这里顿住了,“玮辰人呢?”

顾长帆咬住下唇,田菲的手也停了下来,周行章攥紧拳头,“我问他人呢?!”

田菲和顾长帆对视一眼,犹豫着开口道:“昨天晚上我们喝了点儿酒,都睡得早,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他不见了,楼下也乱成了这样。”

顾长帆看着周行章的神色,心里惴惴,小心翼翼补充道:“我刚才去你办公室看过,你电脑被动过……”

第85章 背后插刀

周行章话没听完就快步进了办公室,打开电脑确认了好几遍,他沉默着站起身,一脚将椅子踹到了墙边,发出一声巨响,把外面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这时,安静到沉寂的空间里突然响起手机的震动声。

周行章深呼吸几次才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马上接了起来,压抑着心底的怀疑和愤怒,问道:“是不是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开玩笑是吧,你最好现在就回来给我解释清楚!”

孟玮辰沉默半天,平静道:“是我做的,毁坏资料库的文件,毁掉你写了两年的源代码,不仅如此,我还把很多资料卖给了别的公司,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周行章几乎被愤怒烧红了眼,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一向自诩聪明过人吗,少年天才,不如就好好猜猜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是没你有资本,但是很快,周行章,你蹦跶不了几天了,那么多资料泄露出去,麻烦有多大还用我提醒你吗?”

周行章愤怒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唇边勾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孟玮辰我是不是没告诉过你,所有的资料我都让长帆加了自我销毁程序?想靠这个对付我,你还不够看。你最好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不然、等我抓到你,我要你付出十倍代价!”

“呵呵呵呵,到现在还不死心,就算文件能销毁,钱我到手了,还是我赢了。你就慢慢收拾烂摊子去吧,再见!”

挂断电话,周行章压抑住想把手机摔了的冲动,走到外间,“长帆,外流的文件马上启动销毁程序,田菲,你现在先别管那些损坏的,找隐藏数据钮,找到它,修复那一个就行了。”

周行章转身回了办公室,顾长帆和田菲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马上各自投入了工作。

周行章甩上门,盯着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身影,唇角下敛,整张脸都紧绷着,他是不知道孟玮辰为什么要背叛他,但是抓到不就能问出来了?

他还没输。

齐臻记挂着周行章,打电话问,对方只让他先接周舟回家,晚上回去再说,齐臻没追问,按照周行章说的先接了周舟回去,做饭吃饭,检查周舟的作业,等小孩子睡着后他才回到一楼客厅,一边看资料一边等周行章回来。

周行章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看到齐臻,慢慢蹭过去,重重把自己摔在沙发上,然后身体一歪倒在齐臻腿上。

齐臻正好拿开了电脑,将周行章揽到怀里,“我包了馄饨,给你下一碗?”

“嗯。”

周行章答应着,却一动没动,齐臻托着周行章的脖颈,自己起身后拿了个抱枕给人垫着,“等我五分钟。”

只是,齐臻端着小馄饨转过身的时候,周行章却默默杵在了厨房门口,齐臻也没说什么,把馄饨放在餐桌上,按着周行章的肩把人按在桌边,“舟舟说味道不错,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周行章一直没感觉饿,闻到馄饨的香气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了,连馄饨带汤吃完,周行章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