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10章

第110章

齐臻就是再不苟言笑,在周行章这里也仿佛被拉低了笑点,有点绷不住,而且完全说开之后,周行章在自己面前就一直在崩人设,什么杀人不眨眼、不近人情的浪荡子形象,现在他眼前的就一没断奶的小奶狗,嗯——错了,是没断奶的小奶狼。

齐臻手勾在周行章的脖子上把人拉下来,没说话,直接吻住了那张能颠倒是非的嘴。

周舟在洗手间待了会儿,忍不住探头看,一看周行章正把齐臻按在沙发上亲,又羞得缩回去,找了个小凳子坐在门里侧,一张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兴奋,开心得不得了。

订婚呀,那就离结婚不远了,他终于要有爸爸妈妈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不对不对,是爸爸和爹地~

几个来回下来,周行章和齐臻都差点擦枪走火,平复下来后周行章叫了周舟几声,没回应他才走到卫生间门口,一看,小孩儿还一脸傻乐呢,他把周舟夹在胳膊底下,出来后放在齐臻旁边,“就这么开心?”

“嗯!”周舟开心得想告诉世界上每一个人!“等爸爸和爹地结婚了,舟舟是不是能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呀~不管有没有,我们都是最幸福的一家人啦!”

周行章想反驳这事儿还没谱,被齐臻扫了一眼就息了声,难得周舟这么高兴,在兴头上他就不去泼冷水了。反正他是不打算让齐臻再怀孕的,十个月,他可舍不得,那不得要人半条命啊?

在医院又住了两天,齐臻确实有点待不住了,新公司成立才半年,本来在暗处,这两天也被齐东来抖搂了出来,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他是可以远程和韩跃明沟通,但是效率确实没有面对面高,再加上他身体确实没有感觉不舒服,趁着周舟去找殷皓玩,也就跟周行章商量出院的事。

周行章一听齐臻想出院,立马反对,“不行,我就知道不能让那姓韩的给你打电话,你就安心住这儿,工作过几天再说。”

齐臻面色沉静,“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alpha的身体素质你也知道,休息这几天已经够了,再多就是浪费时间。”

“那也不行,万一没休息好留下病根儿怎么办?”

齐臻开口就没打算妥协,硬碰硬不是他的本意,周行章不同意也在意料之中,换个迂回方式就行了,“你最近工作忙吗?”

“不忙,问这个干嘛?”周行章最近也就管管新洲的事儿,工作室那边都交给了孟玮辰打理,说起来好长时间没问过了,不过他对自己好友放心,顾长帆和田菲也都不是挑事儿的人。

“我们今天就出院,之后几天你和我一起去公司,你看着,怎么样?”

周行章认真想了想,“也行,那你得保证我让你休息的时候就得休息,而且我要是强制你休息你不能跟我急,不许跟我冷战。”

“好。”

答应的这么利索还有点不像齐臻这工作狂作风,别只是糊弄他的吧?周行章是半信半疑,只能他多费费心牢牢盯着了。

出院后回家,到了小区后,开着车的周行章问,“咱们住哪儿?”

“我那里吧,明天就把你和舟舟的东西搬过来。”

“行。”周行章答应了,其实住哪儿都一样,关键是想要的人在身边,其他的都无所谓。

周行章可能没想,但是齐臻介意,周行章那儿的卧室里毕竟放骨灰放了两年多,他确实不想每天睡觉都要想起来这件事。

晚上吃完饭,刚把东西都收拾好,周景行就过来了。

看着三人相处的状态,周景行心里微松,“本来我是想去医院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出院了。”

说起这个周行章还是有些耿耿于怀,“我说让住够一周吧非不听,不过他说了让我监督,哥你作证啊。”

周行章这么说周景行就明白了,要换了他也住不下去,“出院静养也可以,还是要注意休息。”

周行章连连点头,盯着齐臻也应了才转开话题,“最近这两天舆论走向还行,现在的网友大部分都挺可爱的,怼那些黑子喷子的话我都想实名点赞了!”

周景行其实一开始也没预料到,周行章一开始说要订婚的时候,他也衡量过,但是比起自己弟弟开心,那点风险真算不了什么,但是消息公布出去后,他们稍加引导就发现大部分人还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对AA在一起很包容,“现在人的观念确实是比以前要开放很多,另外,我也不和你们绕弯子,这次订婚没有给新洲带来负面影响,你们不用有心理负担,或许还是好事也说不定。”

从他的身份曝光到现在,新洲的股价和各项收益一直不太稳定,起伏的幅度都比较大,但是从前一次的平权,到这一次可以看做平权继续的婚姻自由,新洲在大众眼里的名声倒是不错,当然还是有人不屑,但是时间往前走,有些看法终究会改变,而那些为利益频繁变动立场的人早晚也会因为利益重新站在他们这边。

说起来也讽刺得很。

齐臻知道周景行的后半句话是说给他听的,事实上情况要复杂得多,什么性别歧视,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利益的驱使,资本在乎的从来都不是性别,而是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人。

周行章抱着周舟,看看齐臻,又看看周景行,问,“婚都订了,咱婚期也定下呗,现在齐东来那个样,哥你说吧。”

周景行扫了眼自己弟弟,笑道:“时间不早,舟舟是不是该睡觉了?你先带他上去洗漱吧。”

周舟想反驳,他还没到睡觉时间,而且他能自己洗了不用人照顾,但是被齐臻的眼神一瞥,乖乖闭了嘴,拉着不情不愿的周行章先上楼了。

周行章知道周景行是有话要跟齐臻说,不方便他听呗,不听就不听,反正颠来倒去无非就是那些事儿,其实要是周景行知道齐臻就是纪维谷,那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不过,这件事他谁都不会说,就是亲哥他也不打算说。

周行章带着周舟上楼后,周景行才开口,“行章一开始和我说订婚,我是不同意的,他和纪维谷就是这样,认识不到半年就领了结婚证,结果呢。齐臻,我也不怕跟你说一句,我恨纪维谷,看着行章和舟舟我没办法不恨,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我不会放过他。”

周行章性格纵然有些嚣张,但是内里的情感干净而纯粹,周景行做哥哥的,看着宠爱的弟弟因为别人的利用而痛苦,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然而他又不能在周行章面前说一句,他说一句,他的弟弟会疼十分。

他不愿意。

而周景行恨纪维谷,不比卓越少。

齐臻有些哑然,提到纪维谷,他就没办法反驳,他当初倒是没想着要结婚,但是既然阴差阳错怀孕了,周行章又提了出来,他就没拒绝,事情也就一步步变成了最后那样。他能理解周景行的恨,如果他最宝贝的弟弟受到那样的伤害,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周景行收起严重瞬间的狠厉,仿佛释然了,“行章把他的骨灰处理了是吗?”

“嗯。”

“死者已矣,行章放下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齐臻你记住,别成为第二个纪维谷。”

齐臻了然,他过去是对不起周行章,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周总大可放心,我早就说过是打算跟他过一辈子的,我说到做到。”

周景行略沉默了会儿,问,“知道我为什么同意了吗?”

“为什么?”长兄如父,齐臻知道周景行对周行章来说不只是兄长那么简单,他们俩的事情必然要周景行点头才最好。

“不是因为行章说他多喜欢你,他也没有像十八岁那年一样说我不同意就离家出走让我永远找不着他的威胁话,我会答应……是因为你。齐臻,说实话,你为人处世的一些方面我并不十分认同,但是能为行章做到这种地步,我不得不佩服你,对自己够狠。换了我,我做不到。所以我相信一个愿意以alpha之躯为别人孕育后代的人,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