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9章

第109章

“嗯,我用你手机给他发消息直接放在外间了。”病房里侧和会客厅之间有道磨砂玻璃的隔断。

周行章磨磨蹭蹭爬起来,“现在几点了?”

齐臻下床,整理好衣服——他不喜欢医院的病号服,穿的是周行章拿来的偏休闲的居家服,“差五分钟到九点。”

周行章神秘地笑笑,抓过齐臻的手机塞进口袋,“还好时间没错过,吃完饭估计就差不多了。”

周行章嘴边的笑怎么看怎么嘚瑟,这个高兴劲儿都不用遮掩,齐臻倒是真的有点好奇了,到底什么事情能让周行章高兴成这样,和他有关,还先斩后奏?

吃完饭,周行章看了看时间,离九点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该发的消息都发出去了,这时候看正好,他从一边的包里把电脑拿出来,在网页搜索框里输入两人的名字,敲下回车之前还扫了眼齐臻,“看好了啊。”

按键被“啪”一声按下,满屏蓝色的标题字里夹着他们俩飘红的名字,看起来十分显眼,而齐臻一眼看到的是“订婚”两个字。

订婚?!

齐臻诧异,随便打开了排在前面的几条新闻看完,看到下面有视频就打开了,正是刚刚结束的发布会。

周行章抱着手臂撞了下齐臻,“怎么样,我说是惊喜吧?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齐臻是很开心,也很意外,他顿了下,问道:“你知道这样做对周家意味着什么吗?是在和齐东来公然作对,新洲的舆论热度刚退下去,现在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周行章轻轻啧了声,嘴微微一撇,不满道:“你能不能不想这么多?跟我订婚你不开心吗?”

“开心,”齐臻当然开心,他怎么可能不开心,周行章这么做虽然是先斩后奏但是真的戳到了他心窝子里,暖暖软软一把没什么威慑力的小刀子,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偏生是他最喜欢的样子,“但是你……”

“没什么但是的!你能想到我哥想不到?甭担心这些有的没的,新洲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连个小浪花儿都算不上,顶多就是跟齐家结了点儿怨呗,怕什么?以前没怕过,以后也不会怕,你什么时候这么小心了?”

齐臻唇角微微下敛,他是小心谨慎,因为有在乎的人,怎么可能还像以前一样做什么都只奔着一个目标,不考虑后果,不过周行章说得对,他这时候要是说出怕连累周家这样的话,周行章能直接跟他翻脸。

齐臻去握周行章的手,对方挣了下,他又紧了紧,见人还是别开视线不看他,齐臻轻声道:“你这么做虽然没征求我的意见,但是我很开心,真的。”

周行章还是没转回头,半天了手指才动了动,半侧过头,“真开心?”

“真开心。”

“那你拿点儿表示出来。”

“你想要什么表示?”

“你自己想!”

齐臻压低声音,含着一丝笑,问道:“心理层面的,还是身体上的?”

周行章猛得抽出手,按着齐臻的手臂把人压在沙发上,恶狠狠道:“我都要!”

“我爱你。”

周行章愣了下,齐臻没头没尾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一瞬间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幻听了,有些茫然地问,“你刚才说话了吗?”

齐臻似笑非笑地盯着周行章,“你说呢?”

一边已经被双亲忽略好长时间的周舟缩成一团抱着手机看了半天,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句嘴,“爹地说‘我爱你’~”说完就用一双小手把眼睛捂住了,只是还留了缝偷看。

周舟脆生生的重复周行章听清楚了,他俯下身,一双眼睛几乎从眼角烧红到眼尾,“你再说一遍。”

“舟舟不是说过了?”齐臻面上不显,依旧是从容淡定的自如模样,但是心里有些窘,刚才的话完全没经过脑子,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他完全可以有其他更好的表达,只是言语比他的思维更快。

“我没听清。”

“我说过了。”

“再说一遍。”

齐臻自认口才不错,但是在感情上他不认为自己有多会表达,他可以跟周行章说些张嘴就来的调情话,但是偏偏这句被用到俗烂的表白,烫嘴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再说一次。

周行章固执地压低身体凑过去,“臻臻宝贝再说一次?再说一次吧好不好?”

那个肉麻到极点的称呼让齐臻一瞬间有些颤栗,这是周行章第一次这么不正经地叫他,十八岁的时候没有,再重逢之后也没有,虽然在孩子面前有点***爆棚,但是齐臻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让他痛恨到骨子里的称呼竟然没有那么讨厌了,比他想象中的好接受很多。

小时候还在卓家的时候,卓艺林总是这么叫他,也叫纪安,宝贝,宝贝,嘴里说着宝贝,表情也那么温和,只是却将他和他的父亲一次又一次推入到深渊里去。

周行章看出齐臻的摇摆和挣扎,只觉得对方是不好意思了,笑眯眯地祭出了杀手锏,“老公~再说一次嘛,我想听!”

齐臻一巴掌拍在周行章脸上,捂住了某人不着调的嘴,“闭嘴!”

然而只过了几秒,齐臻就想被烫了下一样缩回了手,周行章居然、舔、他的、手,“别胡闹,舟舟还在……”

周舟麻溜地爬下沙发,“我去下洗手间!”

周行章给了儿子一个大大的赞,又盯着齐臻,“一句话,三个字而已,真这么难?”

齐臻咬着牙,难,怎么不难,不过在僵持几分钟后他还是叹了口气,缓缓道:“行章,我爱你。”

周行章几乎是瞬间的眉开眼笑,压着齐臻在人脸上胡乱亲了一通,“这不是说出来了,臻臻好乖!”

齐臻看着眼前人昳丽的面容,周行章以前棱角并不分明,是少年的精致,如今完全长开后,脸上的棱角很有侵略性,外界满天飞的谣言也跟这副长相有关系,周行章往那里一站,就不像个好惹的。

但是别人喜不喜欢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喜欢,尤其是现在的周行章,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一样,如果说周行章是永远发光发热的太阳,那他就是依附于太阳光辉而存在的月亮。

齐臻突然觉得那三个字也不是多难以启齿,找对了人,选对了时间就很好说。

齐臻捧着周行章的脸,道:“订婚这件事,我确实很惊喜,周先生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件事落实了?”

周行章本就亮闪闪的眼睛更亮了,也配合着齐臻的话,“齐总是等不及要催婚了?”

“是啊,”齐臻一本正经地调戏道,“周先生有身家,有才华,样貌好,身材好,多少Omega趋之若鹜,想跟你上床的只怕是数都数不过来,我要是不抓好了,等再过几年你嫌我老再找别人,我上哪儿后悔去?”

“越说越不着调,”周行章伸手在齐臻脑门上来了个脑瓜崩儿,看人微微皱了皱眉才道,“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好,别人躲我还来不及,你那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有,别跟我说什么老不老的问题,我齐总人格魅力在那儿摆着,你就是七老八十我也要你,更何况,不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儿嘛,你现在就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还没到三十呢着什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