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8章

第108章

“嘿你小兔崽子,人不大就敢算计你爸了!”周行章说着去挠周舟的痒痒肉。

周舟笑倒在**,小胳膊小腿踢踢蹬蹬也没什么劲儿,没一会儿就笑得气喘吁吁喘不上气了。

齐臻这才把周舟抱到腿上揽在怀里,然后又抬起手臂,微挑了下眉看向周行章。

周行章收住笑,哼了声,一转身一靠,占据了齐臻臂弯里那点地方,他抓起周舟的小脚丫子放在自己身上,还在小孩脚心里挠了几下,“长记性没?”

周舟缩了缩脚,没缩回来索性就踩在周行章胸膛上,“记住啦,不是夫妻不能亲嘴!”

“记住就行,我儿子聪明得很,可别忘了。”

“不会啦。”

齐臻搂着周舟,见父子俩说好了,问道:“你带来的包里都装了什么?”包还不小。

周舟这才想起来自己带的东西,他爬到床尾的包包旁边,拉开拉链从里面抱出一个不小的纸盒,又爬回齐臻腿上,打开纸盒拿出一个玻璃瓶,一瓶子闪闪发光的小星星就出现在三人的视线里。

因为刚才闹腾过一场,周舟脸有些红,他把星星瓶塞到齐臻怀里,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手工课上老师教的,她说……她说如果能折九百九十九颗小星星,就可以许一个愿望,一个肯定能实现的愿望!舟舟本来是想送给爹地当生日礼物的,但是……舟舟现在就想给爹地,希望爹地赶快养好身体,赶快好起来~”

齐臻只在看原主信息的时候注意过生日信息,是在十月,现在才六月,周舟肯定准备了很长时间,他看着一大瓶子在灯光下闪亮亮的小星星,眼眶突然有点涩,周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就是弃他于不顾的亲生父亲,面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年的人,他自认没做过太多事情,这孩子却愿意用满腔真心去对待。

周舟歪了歪小脑袋,看着有些愣怔的齐臻,有点不安地看向周行章,在周行章示意了一眼后又看回去,小心地问齐臻,“爹地……不喜欢吗?”

齐臻回过神,接过那个瓶子,“喜欢,爹地……很喜欢。”

周舟闻言笑起来,心满意足地依在齐臻怀里,和旁边的周行章对了个视线,开心地比了个“V”,觉得今天简直是他的幸运日,爸爸和爹地的关系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好很多啊!

三人聊了会儿,周行章手机响,他本来不想接,但是看到是周景行就麻溜地爬了起来,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周行章行为反常,齐臻不是看不出来,不过周舟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等周行章打完电话回来,周舟都睡着了,他把周舟从齐臻怀里抱出来放在**,“一晚上了腿麻不麻?”

“没事,舟舟才多大点重量。”

“刚才我哥说,舟舟本来星星没折完还差好多,昨晚上熬了大半个晚上,直接趴桌子上睡着了,没折完今天就又一直折到下午四点多,中午饭都没好好吃。”

齐臻低头看着沉沉睡着的周舟,轻声道:“舟舟像你。”

周行章倒没觉得,“我是不知道他像不像我,反正不像你,你精明得跟个万年老狐狸似的,他看着学习成绩还过得去,实际上就是只傻啦吧唧的兔子,真要放出去不知道被谁拐跑了。”

“父母聪明,孩子笨不到哪儿去。”周舟其实比他们俩要聪明得多,齐臻自己固执,甚至是偏执,周行章也不遑多让,而周舟年纪虽然小,但是看事情通透,尽管有些也不是特别懂,不过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就好了。

“够自恋的啊。”

“不也夸你了?”

“夸我不就是夸你嘛。”

“那我这自卖自夸,你是要、还是不要?”

“要!当然要啊,大的小的我都要!”

齐臻笑笑,满意了,“上次你还说我比较像个合格的父亲,事实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你一开始不还讽刺我来着,说我怎么把孩子教成这样,现在服气了?舟舟是不是超可爱?”

“嗯,超可爱。”齐臻也想过很多,周行章说他是个合格的父亲,其实并不是,“行章。”

“嗯?”

齐臻坦白道:“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也不知道怎么做个好父亲,或者说,及格的父亲。”齐臻从小到大就不知道什么样的父母是好父母,卓艺林不是,纪安没能力是。

一开始接触周舟的时候,齐臻就没有把自己定位成父亲,他只是把周舟当成了一个需要他去获取好感的对象,有愧疚,也想过要弥补,但是没有真的意识到那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

周行章想了半天,“舟舟跟我说过,他说你没拿他完全当小孩子,可能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跟孩子相处,就把你跟别人处那套拿来用了,所以才让舟舟对你有好感。”齐臻可能真的是误打误撞,虽然没有做很多,但是周舟记住了并且全都放在了心上。

第82章 男人三十一枝花儿

因为从小生活的环境,也因为是单亲家庭,周舟比一般小孩子要**很多,他希望得到亲人长辈的关注又不会主动去争取,既想跟别人沟通又怕别人挤兑,就算周家有钱,但是很多东西真不是钱能买到的。

周行章支着下巴慢慢回忆,“舟舟三岁的时候,我哥提议说送他去幼儿园,我本来是不想让他去的,舟舟也想,我就答应了,不过只去了半个月,他就死活不去了。”

不去的原因周行章和齐臻都能猜得到,小孩子童言无忌,但是伤起人来一点都不留余地,正因为无心,才更伤人。

齐臻看着周舟乖巧沉静的小脸,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周行章握住齐臻的手,在对方手心里捏了捏,“过去的就不说了吧,往后不就什么都好了?”

“嗯。”往后、就好了。

周行章就没有过生物钟那种东西,送周舟上学纯粹靠好几个尽职尽责的闹钟叫醒他,现在不用送,他一觉睡到自然醒都快九点了。

齐臻见周行章醒了,“醒了就起来。”

周行章在一大一小齐齐看着他的视线里迷瞪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齐臻和周舟应该都是早醒了,但是他们这姿势吧,他不起,身边俩人还真都起不来。

昨晚上周舟睡得早,齐臻躺下后,小孩子翻了个身,面朝齐臻埋在人家怀里,周行章就直接睡在另一边儿,双手双脚一起抱着齐臻,小孩子就跟刚刚好睡着两位父亲中间那点儿小空地里,能翻个身已经是很勉强了,还没算刚翻完就又被周行章收紧了些的手臂直接把小脸都挤变了形。

周行章松开手臂,周舟忙爬起来,直接从周行章身上爬过去,手忙脚乱地穿了鞋,一溜烟小跑着进卫生间去了,他瞧了眼儿子,很没给面子地笑起来,懒散地靠在床头,“着急去卫生间还不叫我?”

齐臻坐起来,他也是无奈,周行章这两天累,不想把人扰醒就也没动,由着周行章抱着他俩睡到现在,“舟舟没说,我也没想到。”

周行章身体一歪,倒在齐臻腿上,睡眼朦胧得仿佛能在一分钟之内再睡过去,等到周舟刷完牙洗完脸出来,他才问,“早饭送过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