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2章

第102章

“为什么不行?”

“当然不行!你看有哪家是两个alpha在一起的?不只是没办法有自己的孩子,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正等着看我们齐家的笑话?”文静雅已经听得够多了,“说我们教子无方,说我们齐家要断了根了,还说……小臻,你不能只为你自己考虑,你要想想你的父母,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从小就对你寄予厚望,你怎么能这么不听话、这么让人失望呢!”

文静雅更难听的都听过,对两个alpha的各方面揣测简直让她没办法说出口。

齐臻走到文静雅面前,看着这个娇小的Omega,扫了眼进来后就一言不发的齐东来,问,“是不是只要有了孩子,你们就能接受我和他在一起?”

文静雅拉住齐臻的手,少有的厉声反对,“不行!Alpha和alpha怎么可能有孩子?我早就说过,代孕这种事儿你想都不要想,我们丢不起这个人!小臻,听妈妈的话,我们比你经历得多,知道有些事情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但是等到几年后再回过头来看,你就知道爸爸妈妈是为你好了。”

齐臻没有挣开文静雅的手,而是微微眯起眼,到底是他想得简单了,也是他太自信,他本就冷着脸仿佛挂上了一层寒霜,“为我好……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吗?”

原主离开家无非就是没办法再忍受父母的一手安排,即便看上去是自由的,但是这个自由还是在齐东来和文静雅的操控之下,只在一个早就限定边界的方框内是自由的,不管走多远,终究还是要回来继承齐家的产业。

所谓的几年自由,不过是为了将来更长久的禁锢,如果不是心灰意冷到绝望,怎么可能选择以死亡来了结。

文静雅身体晃了下,有些呆愣,“小臻……”

齐东来扶了下文静雅,瞪视着齐臻,“你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吗?”

“知道。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但是你们不听,那我今天就再说清楚些。我不会放弃周行章,如果你们还想要儿子,想要孙子,就别再给我找麻烦,如果还要这样做,那我们也没有继续谈的必要了。”

文静雅手上用力,明显地颤抖着。

齐东来的信息素逸散出来,带着浓重的威胁意味,“就因为周行章你就要跟你的父母反目成仇、断绝关系吗?”

齐臻不想说什么被逼的一类的话,他甚至不想再多说一句,从知道自己怀孕那天起就没有哪一天是舒服的,算算时间,周行章也该回来了,他现在只想回家休息休息等人回来,一点都不想跟齐家父母多纠缠。

齐臻甩开文静雅,“我还有事,你们请便吧。”

文静雅挣开齐东来扶着她的手,追上去一把拉住齐臻,紧紧抓住自己儿子的手臂,“小臻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她总有种预感,如果现在不拦住齐臻,她就会永远失去她的儿子了!

这怎么可以?!

齐臻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这会儿已经烦到了极点,推开文静雅的动作幅度大了些。

文静雅稍稍踉跄了一小下才站稳,难以置信地盯着齐臻,她没想到齐臻会跟她动手,“小臻……”

文静雅没反应过来,齐东来速度要快很多,两个箭步走过来,揪住了齐臻的衣领,“敢推你母亲,翅膀硬了是吧?我以前不多干涉你是因为相信我儿子不会让我失望,但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齐臻被齐东来尖锐的信息素刺激得不太舒服,冷冷地笑了声,“你们要的是儿子吗?不是!从来都不是,你们要的只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一个说出去光鲜亮丽的傀儡,只要听话,你们就能安排好他的一生,一旦有一点偏离自己的控制就受不了了?齐东来,我还以为你开明,看来是我想错了!”

齐东来眉头紧皱,平日里的温和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沉默半晌,突然提起拳头打了过去,一下将齐臻打倒在地。

文静雅瞪大眼睛,有些被吓到了,不知所措地盯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齐东来蹲下身,凝视着齐臻,“打你这一拳不是因为你对我的冒犯,而是你对你母亲的无礼,齐臻你记住了,你姓齐,是我齐家的独子,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是我们给的,你要不想要我绝不逼迫。另外,你可以不认同我,但是你母亲生你养你近三十年,不是让你来伤害她的!”

齐臻眼前有些发昏,唇角刺痛,腹部却更疼,仿佛撕裂一般的痛楚在下腹炸开,他费力地维持着平稳的语速,隐隐的预感浮上心头,让他无力又嘲讽地挑出一丝笑意,似乎是发了狠,“你儿子早就死了,是你们亲手杀死的,忘了?没关系,我帮你们想起来,在我决定从山崖上跳下去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活着的、不是我。明白了?”

齐臻的话齐东来没听明白,只是不等他细想,文静雅颤抖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文静雅都懵了,她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不住喃喃道:“东来,血……为什么有血……”

齐东来也愣了下,视线下移才发现齐臻身下确实有血迹,他眼神一冷,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

周行章手插在口袋里,捏着个小东西,唇边是压抑不住的弧度,心情好到爆表,只是一开门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心神狠狠一震。

周行章没来得及去追究明显脱不开干系的齐东来、文静雅两人,急忙把齐臻搂进怀里,见人微闭着眼,意识显然已经模糊了,他上下一打量,自然也看见了齐臻下体的血迹,顾不上考虑其他,抱起人就往外走。

齐东来在看见周行章进来的时候就起身退开了,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眉头深锁。

文静雅不住颤抖,看了眼地上的血,又觉得不敢看,移开视线抱住齐东来的手臂,“东来,小臻……他……”

齐东来拍拍文静雅的手,“暂时先别担心,等事情有定论再说。”他不信齐臻能做出这种事。

“我们也去医院看看吧。”

“他现在恐怕不想看到我们,等明天吧。”文静雅受了惊吓,整个人都苍白得很,齐东来不想让自己的Omega折腾,而且今天一晚上足够他搞清楚很多事情了,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文静雅依偎在齐东来身边,有点被吓蒙了,唯唯诺诺地应了声。

齐臻意识模糊,但不是完全失去了意识,他费劲地揪住周行章的衣服,“去曼瑞……”

周行章揽着齐臻肩背的手一紧,绷成一条线的双唇间只挤出了一个字,“好。”

周行章在路上就联系了殷皓,等到齐臻进了手术室,低头看到自己手上沾着的血的时候,他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殷皓出来后不住叹气,“我就说这样不行不能太心急。”

周行章从齐臻进去到现在就没挪动过一步,他有些愣神,“你说什么?”

殷皓想拍拍周行章的肩安慰下,但是看到周行章的眼神又有点怂,讪讪地垂下手,“虽然孩子没了,但是你们也别太难过了,等身体养好了,有的是机会,你说是吧?”

“孩子?”

殷皓诧异,“你不知道?”

周行章知道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刚才隐约有猜测,但是又明知不可能,齐臻是alpha啊怎么可能怀孕?

殷皓一看周行章是这反应就知道齐臻肯定什么都还没说,示意护士先把人转到病房,“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

周行章打断殷皓的话,“等会儿再说,我先去看看他。”不亲眼看到齐臻没事,他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