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1章

第101章

周行章给齐臻发了消息,说自己有点儿事要办,不用担心也不用找,他三天后就回来,到时候会给齐臻一个惊喜。

惊喜?齐臻不知道现在有什么能称得上是惊喜,只有惊没有喜还差不多。

他疲惫地闭上眼,中央空调源源不断输送着冷气,他将自己裹进被子里,仔细嗅着周行章残留的信息素。

漫漫长夜,失眠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他说有点事,三天后就回来。”

周景行心里微松,“昨晚上我和他通过电话,纪维谷的骨灰总是要处理的,他肯说具体期限就说明已经想明白了,给他点时间。”

周舟很快小跑着下来,齐臻也就没有多说,“等他回来再说吧。”

齐臻牵着周舟出门,六月份的天气一天热过一天,早上这会儿气温还比较低,他低头看着一无所知的周舟,在孩子有点困惑的眼神里微微笑了下,不管怎么样,等周行章回来再说吧,乐观点想,可能周行章回来之前就处理好了纪维谷的骨灰,而往最坏了想,也不过是耗着而已。

耗到周行章能完全原谅他,接受他,放下过去真正站在他身边。

刘萱歌犹豫好几天才敢开口问自己哥哥,她长这么大还没喜欢过什么人,齐臻是真的让她很有好感,怎么就喜欢上别人了呢?还是个结过婚有孩子,风评不好的二世祖。

“二世祖?!”刘英阁有点诧异,“不早跟你说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不能信,听多了容易变笨知不知道?周行章那样的如果还叫二世祖、还是纨绔子弟,圈子里一半儿以上的都得是废物!”

刘萱歌很茫然,“不是吗?他明明连份正经工作都没有,在新洲也仗着是自己家公司迟到早退,哪一点儿不像纨绔子弟了?”

“我的傻妹妹哎,周行章私底下做了多少事儿你是不知道,人家和上面合作跟外国人打网络攻防的时候你正跟小姐妹无忧无虑逛街呢,你以为新洲这些年从来没出过岔子没周行章一点功劳?多少人表面上看不起,觉得他给alpha丢人,背地里不还是求着人家给做网络安全顾问做尽调做风控?你哥我也是邀请过的好不好?”

就是没成功,也是他运气不好,前两年他联系周行章工作室的时候,周行章刚从周家搬出来自己住,事儿多,他的邀请就被拒绝了。不过刘萱歌不说他还没想起来,现在总行了吧?

刘萱歌还是不太相信,“就算他真的很厉害,但是……但是他不是很喜欢自己前妻吗?齐总也不可能会让周行章喜欢吧?那可是两个alpha啊。”

“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刘英阁无奈的很,自己这个妹妹从小最是乖巧,这回怎么就想起来不和家里说一声就跟着文静雅去见齐臻了,亏他还说过自己不会把妹妹往火坑里推,简直……打脸,“alpha和alpha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性别歧视啊!”

“我没有!”

“好了好了不生气,我不逗你了,”刘英阁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认真道,“萱萱,齐臻是真的喜欢周行章,很早之前就跟我说过,他们俩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你知道你哥从小到大没佩服过什么人,齐臻,我兄弟,我是服气的,那周行章也不赖,配得上齐臻。听哥一句劝,人家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你就别去凑活了,回头哥给你找更好的。”

刘萱歌皱起秀气双眉,“哥……我是真的喜欢他……”

刘萱歌什么性格他当哥哥的还不知道么,就是个连情窦都没开过的小纯情一个,这喜欢都不知道是不是爱情,刘英阁搂着妹妹的肩,打算迂回开导,“萱萱啊,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希望他好?”

“嗯。”

“那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他开心重要,还是你开心重要?”

刘萱歌回答很快,没有一丝犹豫,“他开心就好!”

“如果他跟另一个人在一起能过得很好很开心,你觉得应该给他们找点儿麻烦拆散他们,还是应该祝福他们?”

刘萱歌的神情慢慢暗淡下去,最后还是小小地笑了下,“应该祝福他。”

“对了,我的好妹妹,世界上好的alpha多了去了,不缺他齐臻一个!”

刘萱歌沉默着没有说话,她真的是第一次对一个alpha有好感,但是却是个心里已经有别人的alpha,不是她的了。

刘英阁心里松了口气,“好了好了,不想了啊,改天我出面咱们一块儿吃个饭把事情都说开了就行。”

“……嗯。”

“这就对了!”

刘英阁安慰好妹妹,转头就给齐臻打了电话,“我先说这件事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我们家这丫头憋好几天了才把事情告诉我,我开导过了,找时间吃个饭?她这不好意思得很。”

“没事,当哥哥的总得走点儿心,别让她跟乱七八糟的人来往,耳根子软得什么人的撺掇都听。”

“你是说这件事是你妈主导的?”刘英阁还真没问。

“是她。”

“不是,你还没搞定你家里啊?”

“快了。”

“行,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齐臻不是那种会说没把握话的人,刘英阁也就不再追问了,又聊了点儿别的就挂了电话。

齐臻一直觉得冷,空调温度已经调高到了二十八度依旧觉得冷,他放下手机,要说有多大把握,其实并没有,他只是站在齐家的角度来分析,齐东来明显是听自己Omega的,因为宠爱,所以很多事情都会听从,尤其是在不涉及商业利益的时候,而文静雅在乎的不过是文家的血脉,在他们的对话中,这是文静雅提到次数最多的。

齐臻有些自嘲,他确实是比以前心软了,真要是之前,他才不会去在乎齐东来和文静雅会不会伤心,也根本不会想着尽可能满足两位长辈的期待。

因为有牵挂,所以才会心软。

齐臻双手交握松松拢在身前,动作轻缓眼神却淬冷,如果齐东来和文静雅还不退步,那他也不会再退,他的底线就摆在那里,一再触碰,真当他是原主那唯唯诺诺以死来逃避问题的性子吗?

约了殷皓做检查,处理完工作齐臻也就没打算多留,刚准备走,韩跃明就进来了,神色有些纠结,“齐董和齐夫人来了,刚刚进电梯,用不用我拦住他们?”

齐臻略一考虑,“不用,让他们进来。”有些事情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齐东来和文静雅还要一意孤行,那么不如就再说得清楚些,彻底地摊开了说。

齐东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比较平静,文静雅依旧端庄,脸色却并不好看,进了办公室也没坐,两人直接走到办公桌前,文静雅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齐臻看着眼前的Omega,漠然地反问,“我倒要问问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给你找个好妻子好Omega!结果你呢,非要跟周行章纠缠在一起,你跟萱歌说了什么她今天就拒绝了我?”

“这只能说明她比你看得明白。”

文静雅来的路上就气得不行,自家孩子突然变得这么不听话,非要跟那个不成器的在一起,她好不容易给介绍了几个不错的Omega,但又都被拒绝了,她可是听到背后大家怎么议论他们的,齐东来能忍,她忍不了。

文静雅皱起眉,“做人要有羞耻心,你一个alpha为什么一定要和另一个alpha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