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100章

第100章

周行章双手托抱着骨灰盒,骨节微微泛白,“我还没想好,你别逼我……”

周行章说完就走,他不是不想留,是不知道怎么留,这个并没有多沉的骨灰盒就像是横亘在他和齐臻之间的一道鸿沟天堑,跟这个比起来,齐家父母的阻拦什么都不是,不想明白、处理好他是真不知道怎么面对齐臻。

隐藏着的时候不觉得这么明显,现在被抖露到水面上之后根本没办法忽略。

齐臻看着周行章出门,又听见一楼开关门的声音,原地站了好半天才面无表情地回了自己那套别墅,翻出小药瓶吃了药,他看着还剩一小半的药片,突然抬手将药瓶扔了出去。

药瓶撞在墙上带着相互碰撞的药片发出一小阵碎响,又落在地上散落成一片。

周行章开车漫无目的地走着,时间不过才七点,路上车很堵,走走停停,等到离开市中心已经八点多了,他看了眼放在副驾驶上的骨灰盒,找了位置靠边停车。

路段并不繁华,行人也不多,周行章盯着窗外的双眼没什么焦距。

他其实很不认同齐臻的话,周行章不是不知道齐臻的心理有问题,那样环境走出来的人不可能没有一点负面情绪,他以为随着卓艺林的死、纪安的死,一切都有了结了,但是现在看来还差得远。

齐臻不应该把他当成人生的唯一寄托。

而且,他很清楚那是个多高傲的人,现在却愿意低下头来……求他,怎么可能不心疼?但是话说到底他没办法,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

无措、也无可奈何。

周景行的电话来得很是时候。

周行章接起来,也没掩饰自己的心情,语气听上去就很茫然,还带着烦躁,“什么事儿?”

“问我不如问问你自己,你才是出什么事了?”周景行本来还不太确定,周行章让他去接周舟时候的语气不太对,他才想着打个电话问问,没想到真的出事了,“和齐臻有关?”

周行章没否认,“还和……纪维谷有关。”

周景行了然,涉及到纪维谷是早晚的事,“你们吵架了?”

“也不算吧……”

“具体因为什么?”

“……骨灰的事儿。”

周景行一听就知道肯定是被齐臻发现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周景行正站在窗前,从玻璃里看着坐在桌边认真看书的周舟,道:“有些事有些人该放下就放下吧,你接受齐臻就说明对他有感情,一味沉溺于过去反而会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当初面对纪维谷,你后悔过,难道还要再等下一个六年,去为齐臻后悔吗?

“已经快七年了,行章,放下吧。”

周行章一下一下抚摸着骨灰盒子,面色沉静,“我也想放下,可你告诉我怎么放下……”

“让纪维谷入土为安。”

“我……”

“我话就说到这里,要不要放手你自己考虑。”

“……嗯。”

电话挂断后,车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才重新启动,调头开往海港。

周行章自己有三四条游艇,平时就放在朋友的一个私人港口,他没大晚上的叫人,自己找了小游艇出海,开出十几里后才停下。

夏夜微风并不燥热,因为在海面上还带着点腥咸,拂在脸上仿佛羽毛轻轻的搔刮,微痒。

周行章调了自动驾驶,速度很慢,他抱着骨灰盒坐在游艇尾部,双腿悬空,抱着骨灰盒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发动机的声音和翻搅的水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安静的噪音。周行章抬头望着远处璀璨的城市灯火,璀璨到将天空上明明灭灭闪烁的星子都覆盖住了,好像是吸取了星星的光来装点自己的灿烂,显得忙碌也光鲜夺目。

他突然笑了下,又很快收敛起来。

周行章打开骨灰盒子,抓起一把骨灰,放低手,慢慢、慢慢地张开手指。

游艇上惨白的灯光照亮了骨灰扑向大海的路,泛灰的白色粉末顺着微风散落在海里,穿透性极好的灯光甚至还能让周行章看到骨灰在海水里的下沉轨迹。

他慢慢撒着骨灰,直到手里剩下最后一撮,他把空了的骨灰盒子盖上,弯腰将手伸进水里,然后松开了抓着盒子的手,直到盒子沉得不见一点踪影后才将另一只攥紧的拳头伸进水里。

周行章盯着自己的手,半晌,慢慢松开。

白色粉末在海水里一点点飘散开,被缓缓的水流与小浪花带走,直到他的手上什么也不剩。

周行章弯着腰,凝望着幽深的海水,仿佛是凝视着黑不见底的深渊,而那里面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周行章黑沉沉的眼神闪动了一下,缓缓提起手,下一秒,他整个人都跌进了海水里……

第76章 他们天造地设

在海水中下沉了几米,周行章才骤然反应过来,他最后望了眼深渊,转身上潜,游艇速度慢,他很快追上去爬到了游艇上,他一身湿淋淋地向后躺倒,望着深宝蓝色天幕上一点都不闪亮的星星,唇边的弧度逐渐明显起来。

直到今天,他才真正和过去的伤痛做了最彻底的告别。

周行章留着纪维谷骨灰的原因很简单,生的时候没抓住,死了总得留在身边,齐臻说为了他活着,他倒没有这么决绝,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在纪维谷时候他是守着曾经的那点记忆活着,或者说活在过去。

他不告诉齐臻可能只是因为过去与现在、与未来是有距离的,不完全一样。

但是,周行章之前没意识到,正是因为有纪维谷的曾经,才有齐臻的现在,固执地抓着以前的牵绊而让失而复得的人因为这件事难过甚至受到伤害,很不明智,还很不负责任。周景行虽然不了解全部事实,但是说的没错,他最在乎的人已经回来了,又何必拿过去来伤害现在。

这么一想、他还真是渣到极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