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5章

第95章

周行章撇开眼,根本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齐臻继续追问,“逃避有用吗?行章,我是不是让你很没安全感?”

周行章有好几种办法能挣脱开齐臻的手臂,但是他没反抗,反而是垮下肩膀趴在了齐臻肩头,否认道:“没有。”

“还说没有?”齐臻一手上移揽着周行章的背,轻轻拍了下,“我已经回来了,我不会再走,给我们一点儿时间,好不好?”

齐臻知道周行章有不安,快七年之前,那时候的周行章明朗、自信而有朝气,两人睡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会抱他,但绝不是现在这样手脚并用跟八爪鱼、树袋熊一样。而在**变着花样地逼他,或多或少也是出于不安吧。

这些齐臻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伤害不是一天造成的,自然也不可能用一天的时间去弥补,只能花更长的时间,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看到周行章这样,他又不可能当做没看到。

他以前说得少,现在倒是逼着多说了。

周行章垂下的手慢慢抬起来回抱住齐臻,在对方肩上蹭了几下算是点头,又过了会儿才说话,“谁让你这么聪明,你装个傻不行么,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

“面子比起你的感受算什么,能吃吗?能用吗?”

“……不能。”

“这不就结了,这次是我想到了,我要想不到你是不是能一直忍着不说?”

“谁知道……”

齐臻佯装叹了口气,“行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会儿多坦白……”

“现在又不是以前。”

齐臻顿了下,周行章说的没错,现在毕竟不是以前了,他没有经历过中间的六年,但是周行章是一天一天捱过来的,怎么可能还一样。

周行章话出口就知道说得不太对,他抬起头,直视着齐臻的双眼,皱眉道:“我是没以前坦白,人总是要长大的好么,行啦,我还没怎么地你先……难过上了?没必要,你能回来比什么都强。只要、别再走就行了。”

齐臻眼眶有些酸涩,喉头发干,他轻轻吻住周行章,道:“不走了。”

“你不是小孩子,不许耍赖,不许说话不算数,不然、我就真不原谅你了。”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周行章满意了,搂着齐臻亲了半天,也被亲了半天,直到两个成年alpha快擦枪走火了才将将分开。

周行章还是过意不去,“你先洗吧,我去看看舟舟。”

“好。”齐臻松开搂着周行章的手,周舟这会儿应该还没睡着,父子俩哪儿有说不开的话,说开就好了。

周行章进了对面的儿童房,放轻脚步,他还没走到床边,周舟就慢慢坐了起来。

周舟按亮床头的小夜灯,“爸爸~”

“怎么把灯关了?”周行章和齐臻刚才走的时候把夜灯打开了。

“开灯睡觉是胆小鬼啊,同学们都这么说~”

周行章在床边坐下,“你管他们怎么说,想开就开。”

“不用,舟舟不怕黑。”

周行章捏了捏周舟的小脸蛋,“你是真想一个人睡还是有别的原因?”

周舟抓着周行章的手,有点害羞地笑了笑,“是真想啦,而且……而且舟舟和你们一起睡会影响感情啊。”

周行章哑然失笑,又心疼小孩儿的懂事,“你这都哪儿听来的东西,扯不扯?”

周舟却认真,“有研究报告的,说长时间跟小孩一起睡的夫妻容易感情不好。”

“你想多了。”周行章真是好笑又无奈,“研究报告说是百分之百了吗?他们取样准确吗?光一个结果没什么用,我跟你爹又都不是那种人。”

“哦。”周舟有点想把脸埋起来,总觉得丢人。

周行章拇指和食指点在周舟嘴角两边,往上一扬,“不过你既然说了要自己睡,那就自己睡,你哪天想跟我们睡觉就过去,这样行吧?”

“嗯!”周舟笑起来,难得露出一排整齐的米粒小牙。

周行章回到房间,心里总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洗了澡上床,往齐臻腿上一躺,“你说舟舟怎么这么乖,乖过头了,我对他太凶了?”

齐臻以前考虑过周舟内向的问题,不过两者的原因可能一样,“或许责任在我。”

“嗯?”

“舟舟比起其他小孩是有些早熟,这都是和后天环境分不开的,倒不是说你对他有多凶,舟舟只是缺少他这个年纪应该得到的关爱,他……没有安全感。”这一点上,齐臻愧对周行章和周舟。

周行章沉默了,他明白,他如今对着齐臻是这种感觉,可能周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尽管他自认对孩子很上心,但是一言一行中的依赖,**的小孩子未必察觉不出来,周行章有些时候并不避讳周舟,小孩可能知道父亲在自己身上寄托了别的东西。

反向依赖、讨好,似乎在逼着孩子乖巧、懂事,就怕哪一天自己不被需要。

周行章轻嘲一声,“我确实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没有谁天生是合格的父亲,你不是,我也……不是,如果你有错,我比你错的更多。舟舟还小,我们可以一起弥补过去的遗憾。”

“来得及?”

“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