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4章

第94章

“开玩笑!爷是那种人吗?学!我就不信搞不定,复杂的不会简单的还不行?!”

“行。”齐臻也没再打击周行章,这人的性子就不适合厨房那种地方,估计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过不了几天就放弃了。

“舟舟洗澡呢?”

“嗯?”

“一个人?”

“他自己要求的。”

周行章翻身坐起来,盘着腿,“你跟他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

“真的?”

“你要不信也没办法。”

周行章靠在齐臻身上,手撑着下巴,“等他出来了问问。”

齐臻扫了眼周行章,没接话。

周舟自己洗了澡自己吹了头发,出来后一路小跑着扑在周行章腿上。

周行章扑腾了几下小孩细软的头发,“突然要一个人洗澡不让帮忙了,想干嘛?”

周舟抿着嘴腼腆地笑笑,站好,“我有事情想跟爸爸和爹地商量。”

周行章眉一挑,“说。”

周舟攥着衣角,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舟舟已经是大孩子了,以后要自己睡觉!”

周行章闻言,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儿,“瞅瞅你的小身板儿,好意思说自己长大了?赶紧滚回去睡觉。”

周舟捂着脑门儿,皱皱眉,“老师说了,我们现在不小了,该懂事了,应该自己睡觉!”

“拿老师来压我是吧?她说的不算数!”

“我觉得她说得对啊,小孩子要听话,长大就是长大了,不能再那么粘着父母。”

“老师要敢这么说我第一个不同意!”

周舟还是坚持,眨巴着眼睛看向齐臻,“爹地……”

“叫他也没用!”周行章松松捏着周舟的小脸让孩子看着他,“什么懂事不懂事,我儿子够乖了!你用不着那么乖,那么懂事,小孩子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些事儿都是大人考虑的。”周行章知道周舟乖巧懂事,但就是太乖了,反而少了孩子的天性。

齐臻拂开周行章的手把周舟揽到怀里,“你爸爸说的没错,没人要求你必须懂事,没有不犯错的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不用想太多,有我们在你怕什么?我倒是希望你哪天闯点儿祸出来,不然你爸还觉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

周行章马上反驳,“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怎么觉得自己没用了?”

齐臻偏头,“真没有?”

“没有!”

齐臻轻笑一声,又看向周舟,“自己睡觉没有错,但是舟舟,我刚才说的话记住了吗?”

周舟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

齐臻没转头就准确地按住了周行章的手,制止了对方的话,继续对周舟道:“小孩子就做小孩子的事,闯祸也没关系,不用这么乖,没有人会因为你做错事骂你,做错事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你因为害怕什么都不做,你可以不乖、不懂事,你可以闯祸,我们不会不要你,觉得你不好。明白了吗?”

周舟怔怔地看着齐臻,半天才点点头,“知道了。”

“知道就好。”

“但是……但是我还是想一个人睡,老师这个应该没说错吧?”

“没有。”

“那今晚就开始~”周舟的小脸瞬间就阴转晴了。

“不行!”周行章可还没答应。

齐臻把周舟抱到**,给了小孩一个眼神。

周舟心领神会,直接钻进薄被里,“爸爸晚安,爹地晚安哦~”说完就翻朝向另一边也不看周行章和齐臻了。

周行章探身就要去掀被子,齐臻动作更快,直接拉着人站起来,“让他睡吧,我们出去说。”

周行章走得不情不愿,进了卧室门直接把齐臻按在门板上,“你干嘛跟我唱反调?”

齐臻放松了身体,没觉得压迫感,反倒显得气定神闲,“我还以为你都习惯了。”

“我习惯什么习惯?你就是强词夺理,舟舟跟我们一起睡觉怎么了?他从小就离不开我,天天自己一个人睡万一晚上做噩梦了怎么办?”

面对周行章的咄咄逼人,齐臻不紧不慢地反问,“到底是舟舟离不开你还是你开不开舟舟?”

周行章面色突然一沉,按在齐臻肩上和手臂上的手也不由加大了力气,“你说什么?”

“我说的什么你没听清楚吗?”

“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那你激动什么?”

周行章黑着脸不说话,好一会儿才松开手,退开的时候又被齐臻一把抱住搂了回去。

齐臻紧紧箍着周行章的腰,“以前你在舟舟身上寄托了太多感情,他活着,他在身边,就好像纪维谷还没离开,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