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91章

第91章

“不用查了。”周景行微微一笑,敛去了眼里瞬间闪出的苦涩,“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是预想变成了现实,没什么。”

“他就因为两家上一辈儿的仇放弃了?”

“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没这么简单你倒是跟我说说啊,我就不信了,你们俩又不是没感情,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周景行摇摇头,站起来,“我去看看舟舟,这件事你也不用去找他问,到此为止吧。”到此为止,对他们双方都好。

周行章盯着周渐行的背影,到此为止?不可能!他是那种吃了哑巴亏还不还手的人吗?周景行不愿意说没关系,他还真要去找文怀沙当面问清楚。

周景行从小到大都规矩懂事,这些年跟周家有关的事没有退让过,但是跟自己有关系,估计就不争不抢了,说白了就是难为自己也不想让对方难做。

但是他不考虑这些。

周景行这么多年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周行章不希望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结果。他也不等明天了,回景水华苑的路上就给文怀沙打了电话约人家出来见面,然后直接把周舟送到了齐臻那儿。

打发小孩儿自己先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后,齐臻拉住转头就要走的周行章,“去哪儿?”周行章这个状态看着就像是去挑事的。

周行章简短道:“我去见文怀沙,舟舟明天去学校,你先照顾他睡觉,不用等我。”

提到文怀沙,齐臻就知道跟周景行有关系,“你这样去不是摆明了要跟人打架吗?这件事有我的责任,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别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文怀沙要真心喜欢我哥,家里反对也没用。”

“那你去干什么?”

“去问个明白。”周行章挣开齐臻抓得并不紧的手,迈出大门的时候又停下来,声音沉缓,“如果有可能,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结果。”

齐臻能理解周行章的心情,周行章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希望周景行能幸福,他本来应该感谢周景行,如今却成了拖累对方感情的罪魁祸首。周行章没有迁怒他不代表他就不需要为此负责。

齐臻抬手覆在微微酸胀的腹部,眼里一片黑沉,只希望一切顺利吧。

进了会所,周行章几乎是把包间门给踹开的,看到文怀沙,直接怼了过去,“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文怀沙一贯带着笑,笑面虎的绰号背地里也被叫了好几年,只是他脸上现在可没一点笑容,“我为什么不来?景行跟你说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

“你来,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还是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周行章在沙发上坐下,“我不是希望你们在一起,我是希望我哥开心!”

“那我今天就没有来错。”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真因为以前那些事儿就放弃了?落井下石的是你们文家好不好!我哥都不计较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就因为你爸反对你就妥协了?!!”

“都是暂时的!”

“什么暂时的?”

“在我没有掌握文家所有的产业,在拥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之前,我不得不选择妥协,你以为我愿意吗?”

周行章恍然,“一个权一个钱,在你眼里这都比感情要重要。”

“不,这些只是感情的基础和保障。”文怀沙眉眼骤然锋利,“我父亲已经说了如果我再跟周家来往就剥夺我的继承权,什么意思你明白吗?文家以后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他大可以从旁系挑选,他说得出就做得到!我拿什么去保障我们的将来?只是几年而已,只要几年我就能完全掌握文家,到时候怎么做不行?”

周行章现在有点理解周景行为什么说不可能了,是失望。

第70章 三观不同=道不同

文征明一直对他们家有意见,再加上文静雅和齐臻的事情,可以说是很记恨他们了,再有就是上一辈儿的纠葛,就算他和周景行不追究那些针对,文征明也不会就这样接受自己唯一的儿子和周家的Omega在一起,将来生下对头家的孩子。文征明有多固执周行章早就知道。

而文怀沙却因为文征明的威胁轻易地让步了。

他们明明还有那么多方法可以选,不一定非要这样,但是文怀沙偏偏选择了妥协。

周行章想到这儿反而冷静下来,“所以你就跟我哥说暂时先不联系,或者暗地里来往,瞒过文征明,等过几年再说?”

文怀沙沉默,这是他权衡利弊后能想到的对双方损害都最小的方法。

面对文怀沙的沉默,周行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站起来,觉得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没有文家你就什么都不是了?不就是重新开始吗,你连这点担当都没有,我哥早点儿跟你划清界限挺好的。”

“重新开始……”文怀沙也站起来,直视着周行章的眼睛,语气显得有些咄咄,“你说得容易,你知道重新开始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那可能需要五年甚至十年!”

“感情是用这些来衡量的吗?!”周行章不想再跟文怀沙待下去了,没意思,“我哥也拒绝你了吧,以后麻烦文、大、少、爷离他远一点儿!”

“你……”

“我什么?我告诉你,文征明做的事儿我哥不追究我可没说要放过,咱们走着瞧!”周行章懒得再废话,撂完话就走。

“周行章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意气用事,能不能理智地想想?”

周行章顿了下,猛地回转过身一拳把没有防备的文怀沙打倒,他紧攥着对方的衣领把人按在沙发上,脸上的狠厉一览无余,“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这一拳是我打的,亏我以前还觉得你有担当把你当好大哥,你他M不配!”

周行章离开会所,到了家门口,站在原地想了半天还是给周景行打了电话,提示一直占线,十分钟后才打通,他直接问道:“刚才是不是文怀沙?”

“嗯。”

“我今晚上去见他了,他给你打电话干嘛,告我状吗?”

“我跟你说过,这件事到此为止,你……”

“我就是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