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9章

第89章

“这么逼我有意思吗?”

周行章又问,“说吗?”

齐臻紧紧抓着周行章的手腕,抓着他最后一根稻草,终究选择了坦白,“我就是嫉妒他怎么了?!凭什么他的母亲就能得到卓艺林的尊重,就因为她出身显赫吗?凭什么他能得到卓艺林的宠爱而我不行?!”齐臻呼吸有些急促,说完就松开手,从另一边下床,拿了外衣就要走。

周行章两步跟上去,一把拽住齐臻的手腕把人捞到怀里,叹了口气,“这么嘴硬,早说出来不就好了。”

齐臻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你算计我?”周行章怕不是一开始的犹豫不决就是装的,他还真没看出来,也一点没起疑。

“这怎么能叫算计,我这是在帮你解开心结,有些话吧,说出来就好了,一个人扛着也不嫌累。”

“说得好听,”齐臻抿紧唇角,“放开。”

“不放。”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这么霸总啊,我就不放。”

“我去睡客房。”

“客房没收拾。”

“现在收拾也来得及。”

周行章微微一撇嘴,也不找借口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嫉妒别人很丢人吗?你以为我是真的觉得卓越无辜?我他M才不在乎他是不是无辜!我刚才确实是逗你的,他要无辜这世界上就没纨绔子弟了,当初跟他做朋友是爷瞎了眼,不过也值了,要不然上哪儿认识你?”

这还是周行章第一次说出指向性这么明显的话,齐臻一时间忘了心里的窘迫,手颤抖了几下,才轻轻覆盖住周行章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你……”

周行章轻啧一声,“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就犯糊涂?我是那种心里坎儿没过去就能跟你做的人?你不膈应我自己还膈应。”

齐臻愣了半晌,唇角不由自主弯出一丝弧度,似乎瞬间就释然了,“就算没有卓越,我还是会找其他的渠道接近你。”

周行章哼了声,然后清了清嗓子,把下巴搁在齐臻肩膀上,“卓越十五岁就**过Omega,卓艺林拿钱摆平了,这个你不知道吧?”

齐臻还在想刚才周行章的话,这会儿又转到卓越身上,反应了下才问道:“你确定?”

“确定,我以前是真不知道,这些年他老是针对新洲,我才去仔细查了查,一查就把这件事儿查出来了。不过也没什么用,他现在就想着报复,脸皮都不要了这个把柄也没什么用。”

“你先跟我说他找你干什么?”

“因为他在背后捅刀子,我就报复回去,给卓、赵两家找了点小麻烦,他就让我停手啊。”

齐臻眼又不瞎,圈子里面的大小事他心知肚明,“那可不叫小麻烦,卓氏高层贪污,赵家运输线存在极大安全隐患,出过的事故也被抖了出来,哪一个是能轻松摆平的?就算找你,该有的影响已经有了,难不成让你插手去处理?”

“所以说他傻。”

“你是觉得我傻。”

“没有。”

“其他的呢?”

“我说没有就没有。”周行章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搂着齐臻滚回**,把两人往被子里一裹,“我困了,睡觉。”

齐臻面色冷沉,揉了下埋在自己颈窝里的那颗脑袋,不再追问,只盯着从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几缕月光出神。

周行章半天没睡着,突然出声道:“除了让我帮他们摆平现在的局面,卓越还想要易捷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这是跟他坦白呢。齐臻应了声,“愿意跟我说了?”

“我这不是想不明白吗,他闲着没事儿要这些股份干什么?”

齐臻略顿了下,“他要这些股份应该不只是为了钱。”

“我猜也是。不过我对商业啊金融啊什么的不是特别懂,你觉得他想干嘛?”

“易捷是我一手创立的,他想报复自然不会放过,得到这么多的股份之后可操作的空间很大,低价抛出导致股票波动,三十的占比很可能一两天就拖垮公司。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不是想搞垮易捷,而是想通过这些股份来操纵公司,谋取利益。”

“我是不想易捷落在他手里,最近几年公司发展速度一般,但是盈利也不少,光分红那些股东就不太可能出让股权,要是出高价算我没说。我和周舟的股份加起来不过才三十多点儿,卓越打的八成是这个主意。他会不会是觉得我不可能高价买入其他股份给他?”当初纪维谷早就立了遗嘱,把手里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给了他和周舟,他也是凭借着这些股份才控制着易捷不易主,他自己也就挂了个董事长的头衔,CEO都是外聘的。

“给他也没关系,无非出价高一些,能花钱解决就不叫麻烦,最终控制权还是在你手里。他不太可能真的想搞垮易捷,赵家最近麻烦很多,资金链八成已经断了,他需要钱。而他提这个问题就说明他不是什么都不在乎。”

“有道理,我过两天再去跟他说。”周行章还真想不到这些,他以为卓越纯粹就是为了报复纪维谷,现在看来他找到的那些把柄还是很有用的,“说句实话,我一点儿都不想让他沾易捷,总觉得……弄脏了。”

“一家公司而已。”

“那也是你一手创立的,和自己拉扯大的娃突然要改口叫别人爸了一个感觉!”

齐臻被周行章的话逗乐了,心情好了些,“就当还我欠他的。”

“行吧。”要是这样能让齐臻的负疚感少一点,股份给就给了,虽然嘴上说嫉妒卓越,摆明了不在乎的态度,但是周行章估摸着齐臻大概多多少少真有点愧疚,不过说到底他也不甘心给就是了。

齐臻的笑慢慢收敛起来,轻飘飘问道:“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条件?”

“你说什么?”周行章还没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条件?你怕什么?不能告诉我吗?”

周行章僵了下,十几秒后抬起双手双脚都缠在齐臻身上,“我可不记得你怕冷,都五月的天了你怎么还跟块儿冰疙瘩一样。”

周行章扯开话题的行为并不高明,连避重就轻都不是,齐臻微微侧过身,让两人更亲密地紧贴在一起,周行章这是打算顽抗到底了,他也不想跟对方硬抬杠,暂时压下疑问,“不是我冷是你太热。”

“行吧,那我给你暖暖。”

“我不冷。”

“啧,你说你……算了,我热,你给我降降温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