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85章

第85章

“这就对了。”周行章还记着平权协会的事儿,“齐臻跟我提到了平权协会,你有了解吗?”

“听说过他们的一些事迹,齐臻是说可以找他们介入?”

“……我有时候都怀疑你俩是不是双胞胎了。”

“怎么,吃醋了?”

“我闲着没事儿撑的!吃你的醋。”

周景行笑了笑,不是他和齐臻有默契,而是他们考虑都是如何在确保自身的前提下谋求最大化的长远利益,只顾着眼前早晚要栽跟头,问题还要从根源上解决,“好好好你没吃醋,最近这两天你也累了,接下来的交给我。”

“也行,公司你看着,至于抖抖黑料,这个我擅长,我先说好,这次文家我不会放过,当然谁也查不到我头上。”

周行章也不是一味好脾气,只是面对文家,他多少还是有些犹豫,“文家的事我来处理,等过两天我见见怀沙,之后怎么样我们再商量。”

周行章看着自己的哥哥,周景行这是在给文家求情,他不在乎文家,不在乎文怀沙,但是他不能不在乎周景行,“三天?”

“够了。”

周行章在书房待了一天,刚把该发的都发了,拿起手机才看见未读消息,他打开一看脸色就黑了,抓起手机让佣人跟周景行说了声就走,他才几天不在,齐臻就敢跟Omega相亲了!

活腻歪了,胆儿不小!!

到齐臻家里的时候一片漆黑,周行章上楼,放轻手脚进了卧室,房间里灯还亮着,一看**,只有周舟沉沉睡着,而浴室还亮着一点微弱的暖黄色灯光,还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水声。

周行章心里奇怪,大晚上不睡觉钻浴室干嘛?

第66章 来自故人的录像

周行章悄悄走进浴室,才听见水声大起来,热气熏蒸,让整间浴室都缭绕着暖润的白雾,周行章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齐臻?”

“嗯,”齐臻这才注意到有人进来,微微偏过头来,“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周行章走到浴池边,花洒龙头一直开着,满池的热水也就不断地从边缘溢出来,他伸手关了花洒,微微皱眉看着齐臻,“大晚上发什么神经?”

齐臻的神色温和,平时的冷厉仿佛都被热水冲走了,他轻轻笑了下,“要不要一起?”

周行章双手插在口袋里,弯腰凝视着齐臻,“你又玩儿什么花样?”齐臻估计泡的时间不短,本来就白,这会儿脸上身上都透着着润泽的红,水波荡漾里有种模糊不清的**,含着点笑意的样子看得周行章心里痒痒。

齐臻笑了笑,从水里抬起手揪住周行章的衣服将人拉近,“玩什么花样你不清楚吗?”

齐臻手上带着的水沾湿了周行章胸前的衣服,他一手按在浴缸边缘稳住身体,轻哼一声,“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

齐臻微微僵了下,又很快恢复正常,“没做什么。”

周行章逼近齐臻的面容,“你去见那李什么欣还叫没做什么?!”

齐臻心里一松,甚至有些愉快,“你查我?”

“我懒得查你!是舟舟给我发的消息。”周舟絮絮叨叨跟他说了一大堆,把一天行程都汇报了,着重说了让他赶紧回来,别让爹地被别人抢走了。

齐臻笑笑,“舟舟很懂事。”

“当初在我身边儿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给你通风报信的?”

“倒也没有。”

“他说了你不少好话。”周行章抚着齐臻脖子后面的腺体,早前留在上面的牙印还很深,他在齐臻耳根处舔了下,还惦记着之前问的话,“你去见李欣干嘛?相亲?”

齐臻眯了下眼,偏过头将腺体显露出来,“是相亲。”

周行章按着齐臻的后颈把人往怀里带了些,一口咬在齐臻的腺体上,刚刚好跟留下的牙印重合,有些咬牙切齿,“口口声声说喜欢我,背地里还敢去相亲?!”

**脆弱之处被狠狠咬住,齐臻不由颤栗了下,觉得危险却又平静而安心,“你难道不知道我跟她说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周行章叼着齐臻腺体处的皮肤一点点啃咬着,说话有些模糊,一边说着,手一边沿着齐臻的脊柱往下探去,逐渐没入水面。

浴缸里的水不断溢出,落在地上发出淋漓的水声,在白气弥漫的浴室里显得暧昧而Q色。

齐臻皱了皱眉,缓缓呼出口气,尽量放松身体,“相亲是文静雅安排的,我带着舟舟去也是想让他们明白我的意思,文静雅不死心,大可以通过别人让她死心。”

“让李家小姐给你当个传声筒?”

“差不多。”

“还是这么喜欢算计别人。”

齐臻向后仰起头,苦笑了声,“你真是三天两头讽刺我,这么说你自己高兴吗?”

“为什么不高兴?”

“如果真的高兴,那就随你高兴吧。”

“今天居然这么好脾气?”

齐臻不置可否,手上用了些力气。

周行章被这股力道拉得脚下一个不稳,一头栽进齐臻怀里,一身衣服基本上都湿完了。浴缸宽大,容纳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也宽绰有余,周行章踢了鞋子,收腿坐进浴缸,捋了把头发,“舟舟可还在外面睡觉呢。”

“我知道。”

“那你可要忍好了。”周行章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最后一个音节就消失了在两人紧贴的唇舌之间……

做了两次,齐臻就有些昏昏欲睡了,周行章清理的时候还有点奇怪,他今天好像也没特别折腾啊,毕竟周舟离得近,他也不想真把孩子吵醒,难不成是一边忙工作一边带周舟确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