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8章

第78章

“我不知道……”

“他是你哥。”

周行章顿了下,突然轻轻笑起来,暂时放下乱七八糟的念头,他接过齐臻准备好的衣服,推门进去。

周景行听到动静,偏过头看见是周行章,微微笑了笑,“来了。”

“嗯。”周行章慢慢走到床边,周景行的状态看上去还好,只是眉眼间还有没褪干净的Q欲和掩盖不住的疲惫。

“坐吧。”

周行章把衣服放在床头,依言坐下,有点不太敢去看周景行,“哥,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我是个混蛋……”

周景行无奈地笑笑,握住周行章的手,“我故意瞒着你们,你没有错,不用跟我道歉,还是说你觉得被一个……Omega照顾很丢人?或者觉得他们就应该乖乖待在家里相夫教子?”

周行章反手攥住周景行的手,总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

“我知道。你不用因为自己没有承担起alpha应有的责任感到自责,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没有人规定alpha应该怎么样,Omega必须要怎样。我不觉得Omega有什么,分化成哪一个性别都没关系,我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alpha能做的事情Omega也能做,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

不一样,怎么会一样呢?虽然周行章也不怎么在意性别的事,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对Omega有天生的轻视,甚至是歧视,“我就是觉得……如果你早点儿跟我说,我也能多帮你分担点儿。”

“行章……”

“嗯。”

周渐行还不知道自己弟弟什么性格么,现在肯定十分愧疚、自责,“当初爸妈过世,周家旁系的人虎视眈眈,你还小,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分化成了……Omega,你说会怎么样?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你还这么自责,我就要生气了啊。”

周行章愣愣地盯着周渐行,半天都没反应。

周景行在周行章手背上拍了拍,周行章要消化这件事还需要时间,他顺势扯开话题,“那两个人呢?”

“恐吓一通放他们走了,不过这事儿没完,敢算计我们,我弄死他们!”

周景行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也不拦着,周行章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发泄口,再者他也不是十足的好脾气,不然周家早让人抢走了,“把握好分寸,过犹不及。”

“嗯。”

周景行最担心的还不是他被算计这件事,而是他的身份暴露后引起的一系列事情,“接下来会有很多麻烦……”

“新洲是你辛苦这么多年的成果,谁都拿不走!”

“这些都不重要,或者说不是最重要的。你长大了,不用我照顾就能独当一面,两年前你从家里搬出去的时候就想跟你说,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就算真的不再担任新洲任何职务,周景行也不觉得有什么,事业可以重新开始,只要周行章能好好的,他就没有其他的顾虑,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难,但是他还有机会。

周行章定定地看着周景行,“是我自己太粗心,我分化后你不跟我一起睡,说什么我长大了得独立,借口吧。”

周景行笑笑,“不全是。”

周行章哼了声,又放轻声音,“你感觉怎么样?我们先回家?”他现在不太想跟周景行谈这些事,还是休息好了再说吧,而且他现在脑子也不是很清醒。

“好。”周景行答应着勉强坐起来,放开周行章的手,“出去等吧。”

周行章没说话,后退一步让开了床边的空间。

周景行坐在床边缓了下才站起来,只是浑身上下没什么力气,腿一软就要往下跪。

周行章一把捞住周景行,“哥,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就没有逞强的时候?”

周景行微微叹了口气,“是是,我们半斤八两,谁都不说谁好不好?”

“不好,你从小说我说到大,我还不能说你了?”

“能,我认真听着。”周景行忍俊不禁,由着周行章把他一路扶到浴室。

周行章把热水放好,把衣服什么的也都摆好,手表一摘放在浴缸边,“看着点儿时间啊,半个小时不出来我就进来了。”

“知道了。”周景行应着,等周行章出去后才苦笑了下,虽然他并不在乎Omega的身份,但是周行章现在刚过得好一点,跟齐臻的进展也算顺利,出了这个事,周行章轻松不了。

而且,文家那边势必不会轻易放过。

想到这里,周景行的眼神黯淡了些。

回家路上,周景行问起来,周行章就简单交代了下,那男的公司最近在和新洲谈合作,这次见面带了自己的Omega来,想着下个易感期的诱发剂,好吊个金龟婿,没想到意外诱发了周景行的**期。知道这个秘密后,他本来想敲诈一下,但是又觉得一个Omega取得现在的成就让人很看不过眼,索性就直接联系了几个小记者,打算直接曝光。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他本来应该离开的,却被周景行的信息素绊住了脚,而齐臻又突然闯了进去。

周景行听完,拢了下披在肩上的外衣,坦然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瞒不住,虽然公开的方式不尽如人意,但这未必是坏事。”

周行章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瞥了眼后面的周景行,反驳道;“怎么就不是坏事了?我们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时机公开,也不至于这么被动!”新洲他不怎么担心,只是一想到周景行接下来要遭受多少流言蜚语他就觉得心疼。

齐臻倒是听明白了,“新洲作为业界龙头企业,多年下来必然会有一些积弊和蛀虫,借此机会清理一下也不错。”

“不错。”

“操!”周行章烦躁地骂了声,“你们俩可真有共同语言,都什么时候了还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都跟工作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