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7章

第77章

齐臻微挑起唇角,似笑非笑,“江董觉得呢?”

江文禄也不再问,“临床试验已经到最后阶段了,不出十天就会有结果,如果顺利,就能正式推出。既然齐总关心,我会提前为你预留的。”

“那就谢谢江董好意了。”

两人又聊了会儿就准备离开,电梯门打开,从里面涌出几个记者急匆匆跑出来,齐臻听他们提到了周家,心里一紧,还能是哪个周家?他跟江文禄道了别,跟着记者向他们包间的反方向过去了。

还没走近,齐臻就闻到了Omega浓郁的信息素——是迷迭香,这个浓度肯定是**期不会错,而且信息素他还有点熟悉,但是怎么可能?

现场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客人、工作人员都挤在门口,齐臻皱着眉挤过人群,确认之后,冷着脸转向还在拍摄的几个记者,一把夺下最前面记者的相机,“现在、全部都滚出去!”

然而并没有人听。

齐臻冷笑一声,直接将那个被夺了相机、叫着要告他的记者踹翻在地,他踩在那人胸口,冷厉的信息素扑向门口众人,“都滚出去,听见没有?!”

齐臻气质本就高冷,信息素平日里并不经常显露,这下子释放出来,门口的人只觉得瞬间掉进了冰窟窿,还带着无数冰碴,这些人里也没几个alpha,多是beta,被吓住后连滚带爬地蹿了出去。

这时饭店的负责人过来,看见齐臻直接道:“齐总,这里是……”他认得齐臻,跟他们老板来过好几次,他们老板说了,齐臻在这儿的待遇就是老板的待遇。

齐臻知道这家饭店是刘家旗下的,他和刘英阁来过好几次,会认识他也不奇怪,齐臻直接道:“清理饭店人员,把挑事儿的扣下。另外准备一间客房,快。”

“明白,我这就去。”

齐臻关上门,转向包间内的三人——坐在中间主座上的周景行和另外像是父女的两人。

年轻的女性Omega有点被吓傻了,僵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周景行另一边的中年alpha面色惨白,鼠目里却闪着怯懦又钻营的光,手已经搭到了周景行肩上。

齐臻抬脚将手脚不规矩的中年男人踹倒,Omega尖叫了声忙去扶自己的父亲。他看男人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这才去查看周景行的状况。

周行章用手勉强支着头,意识不太清醒,显然是被**期冲昏了头脑。

齐臻暗骂一声,这种状况他很清楚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今天会碰上,他瞪了眼另外两人警告他们别乱动,然后取了包间里备着的抑制剂给周景行注射了——刘英阁还跟他夸耀过就他们家旗下的宾馆酒店每间房都配了抑制剂。

只是几分钟过去后没有一点用都没有。

齐臻眉头紧皱,想问问那俩人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坐在桌边的周景行先支撑不住身体歪倒向一边,他忙扶住,直接把人抱到沙发那儿,转向在地上瑟缩的两人,“你们都干了什么?”

男人笑了笑,表情有些狰狞,还带着些快意,“没什么,就是在酒里下了易感期诱发剂,没想到啊没想到,周行章原来……原来是个Omega啊哈哈哈哈哈!!”

【作者有话说】:景行哥哥是O啊,有木有小可爱猜到?另外,10-06项目的内容,大家也可以猜猜哦,猜对有奖~

第61章 他是你哥

齐臻现在没工夫去跟这两人计较,马上给江文禄打了电话,周景行能瞒到现在,必然用了不少抑制剂,现在被下了诱发alpha易感期的药物,却阴差阳错地激起了**期,市面上能买到的抑制剂估计都没用。

挂了电话,齐臻嘱咐酒店保安看好那父女俩,抱着周景行去了准备好的客房,江文禄说十分钟能把抑制剂送过来,但就是十分钟也太长了。

齐臻给周行章打电话,长话短说让人过来。挂断电话后,他直接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这个信息素浓度,是个alpha就顶不住。

可能是被齐臻外溢出的冰冷信息素给刺激了,周景行的意识反倒稍微清醒了点儿,他紧紧攥住自己的衣服,微低着头,“出去。”

齐臻应了声,又道:“普通的抑制剂没用,曼瑞的药剂十分钟后送到。我就在门外,不会有人靠近。”他说完就直接出去了,待在里面反而让人尴尬。

周景行很难维持意识清醒,压抑多年的燥热脱缰野马一般迅速占领了每一条血管,陌生的K感席卷而来,紧随其后的就是无尽的K虚。

尽管意识不清,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次是彻底瞒不住了,而且麻烦不会小。

十分钟后,抑制剂是江文禄亲自送过来的,齐臻给周景行注射了抑制剂,然后接了杯温水放在床头,“我已经联系过行章了,他马上就到,你先休息,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周景行没接话,抑制剂没那么快见效,只是压抑身体的躁动就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精力,他都不敢想如果真有一天反弹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齐臻出门后发现江文禄还在,稍微收拾了下心情,“这次谢了。”

细密幽微的迷迭香透过门缝飘散出来,弥漫在整个通道里,淡淡的茶香混在馥郁的香气里,显得清透、也诱人。

江文禄闻着近在咫尺的信息素,唇角微勾,心情不错,显得气定神闲,“没什么,帮合作伙伴一个小忙而已,况且……他的信息素不错。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

齐臻略一皱眉,看着江文禄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才着手安排其他事情。

周行章接到齐臻电话的时候,整个人有点懵,周舟正拿着一个怎么也拼不好的魔方仰头等着他看,齐臻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传过来,模糊而失真。

周行章一路上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从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会是Omega。到了酒店看见齐臻,他直接问道:“我哥怎么样?!”

“刚刚注射了抑制剂,应该没事了。”齐臻难得在周行章眼睛里看到了些茫然无措,看来周景行是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告诉。

周行章站在门前,微微低着头,好几分钟了也没动一下。

齐臻握住周行章紧攥着的手,低声道:“记者和几个挑事的人已经扣下来了,还有跟周总在一起的两人也在下面的房间,网络上的新闻我让人去处理了,只是、效果有限。”

周行章转身,“我先下去看看,你……”

“这里我看着。”齐臻隐隐明白周行章为什么不进去。

谁能不惊讶?

新洲建工集团的董事长兼CEO竟然是个Omega?!Omega怎么能出来抛头露面,让alpha的面子往哪儿搁?

齐臻大致看过网上的议论,A权主义者不少,还有很多跟风带节奏的,新洲的竞争者估计也掺和其中,不过,想靠这些来打压新洲还不够看,只是不可避免地将相关的人都卷了进去。

周行章一去就是半个多小时,再回来的时候显得暴躁而压抑,齐臻拿出抑制剂,“你来还是我来?”

周行章抬起手臂,沉默着让齐臻他打抑制剂,手搭在门把上的时候,缓了口气,没有动作,“我……”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