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73章

第73章

但是齐臻说的也没错,他是周舟的亲生父亲,他最不该的就是让大人之间的事情波及到孩子身上。

绕了一圈,周行章不得不承认,齐臻太狠,也太会揣摩人心,他会走是因为知道自己没办法抗拒这样的靠近。

周舟个头矮,还没有前台高,就是踮个脚也才刚刚露出发顶,不过前台接待的姑娘一早就看见招眼的父子俩了,眼见着只有小的过来,她看了眼坐在远处的男人,弯腰,和气地笑笑,“小朋友有什么事情吗?”

周舟心里是很怵的,他不喜欢跟陌生人交流,但是周行章又不愿意跟他一起,只能自己个儿硬着头皮上了,给自己鼓了半天劲,开口还是有些怯怯的,“我……我来给齐叔叔送晚饭……”

齐叔叔……

齐?

姑娘的笑容僵在脸上,在这座东江大楼上班的人里姓齐的就两三个,而且最上面那位不也姓齐吗?她觉得自己好像马上要知道不得了秘密了,强压着自己的八卦之心问道:“你叔叔全名叫什么呀?姐姐好帮你查一下他下班了没有。”

“齐……齐臻……”

听到名字之后,前台的姑娘反倒是觉得意料之中,她温和地笑笑,“那你乖乖等一下,我给他的助理打电话问一下哦。”

姑娘麻溜地给韩跃明打了电话,其间还瞄了周行章好几次,挂了电话后不到三分钟,韩跃明就下来了。

韩跃明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周行章,才收回视线打量着跟前的小豆丁,酝酿了半天才露出一个自认为还算友好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周舟。”

“周舟,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饭菜交给我,我带上去,你给齐总打个电话说一声,你爸爸不是还在等你么。”

周舟拎着袋子的手往后躲了下,摇摇头,“不行,叔叔加班肯定不好好吃饭,肯定会把饭放凉,等到忙完了随便吃几口,或者……或者就不吃了。”

周舟说完,想了想后又补了一句,“爸爸就是这样。”

韩跃明慢慢收起笑容,心里直叹气,他也搞不清楚周行章是什么意思,只是心思突然一转,直接道:“那好,我们一起上去。”

“嗯,谢谢叔叔!”

周舟和韩跃明不约而同看了眼周行章才往电梯走,前台的姑娘愣愣地盯着电梯的方向,等电梯门合上后终于忍不住大笑了声,然后又立马打住,又是一副矜持得体的样子,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炸了天,今天晚上公司群里可有的聊了!感谢公司规定前台晚下班一个小时哈哈哈哈哈哈!

韩跃明伸出手要牵周舟,谁想小孩子后退了一步,而且还一副不愿意跟他多说话的小模样,让韩跃明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面瘫过头吓到小朋友了。

齐臻忙了一天,尽管公司有韩跃明盯着打圆场,齐东来和董事会其他人暂时没有因为他长时间脱岗找麻烦,但是积压下来的事务确实不少,冷不丁听到周舟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韩跃明什么都没说,直接退了出去,并且贴心地带上了门,瓜、他还是别吃了,就看看仿佛能高冷一辈子的齐臻露出意外的表情,这波先斩后奏就不亏。

周舟本来想跑,但是手里拎着东西没敢跑,他走到齐臻跟前,举起袋子,“舟舟来给爹地送饭~”

齐臻是真的意外,他接过袋子放在桌上,把周舟抱起来让小孩坐在他腿上,“爸爸呢?”

“在楼下,他不好意思,不敢上来。”周舟一边说着一边把袋子打开,“这家的粥很好喝哦,爹地尝尝~”

齐臻猜着周行章“不好意思”的样子,估计是抗拒比较多吧,他本来不饿,闻到饭香味儿倒觉出来肚子空空如也了,中午就没吃饭,这口热粥咽下去确实舒服很多,齐臻也没再问什么,只喂周舟又吃了几口,饭菜虽然偏清淡,倒也正对他这会儿的胃口。

重口的饭菜吃多了,还挺怀念以前顿顿的清粥小菜。

吃了饭,齐臻把周舟放回地上,“时间不早了,舟舟先跟爸爸回去,我忙完就回。”

周舟贴在齐臻腿边,“还要……很长时间吗?”

“嗯,今天要把该做的工作做完,不能拖到明天。”

“好吧,”周舟有点失落,又露出个笑脸来,“今日事今日毕,老师教过der~”

“对。”

“那舟舟不打扰爹地啦,我们晚会儿见哦。”

“嗯。”

韩跃明送舟舟下楼,看着周家父子出去,才认命地回去,齐臻还等着他回话。进门后没等老板问,他就把看到的情况都说了。

齐臻没说别的,只道:“最近关注各方消息,不用全部压下去,做好引导。”

齐臻这句话什么意思,韩跃明很清楚,看来上司是一门心思扑在周家那对父子身上了,就周行章的性格,他以后估计……有的忙。

周行章抱着周舟悠悠哉哉往外走,五月的小风吹着还挺舒服,他也就不着急回,全当散散步。

齐臻把积压的全部工作处理完已经接近十点了,身体本来就没恢复过来,起身的瞬间疲惫感袭来,浑身肌肉酸疼,让他不得不扶着桌子缓了会儿才走。

周行章说让周舟跟他住一段时间,不会因为他晚回家就改变主意,也不知道周舟睡了没有。

齐臻谢绝了韩跃明送他的提议让人早点回去休息,进了电梯才想起来今天没开车,也就在一楼下了电梯没去地下停车场,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叫车,不过一出大厦门就看到了熟悉的车子。

颜色热烈的红色超跑,这是今年限量发售的款,全市也找不出第二辆来。

确认是周行章的车没错,齐臻收起手机,刚走到车边,副驾驶的门就开了,齐臻坐上车后看到睡在后座的周舟,皱起眉,压低声音问,“你怎么还没走?这样睡不怕舟舟着凉吗?”

周行章发动车子,“那不严严实实盖着毯子吗,没事儿。”

齐臻转头确认周舟睡得还比较安稳,才转回来坐好,再次问道:“怎么不直接回家?”

周行章瞥了眼齐臻,“兔崽子怕你走丢了,非得跟你一块儿回。”

周行章眉眼处带着些无奈,好像是被孩子逼着不得不留到现在一样。齐臻也不去戳破。

周行章不主动开口,齐臻精神确实有些困倦,也就一路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