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9章

第69章

齐臻手按在周行章后腰上,慢慢往下滑,“不知道我怎么样?”

周行章握住那只不怀好意的手,一手抓着齐臻两只手腕背在对方身后,这样一来倒让齐臻的身体更紧贴在他身上。

周行章搂着重心有些不稳的齐臻,笑,“六年前跟我上个床还得自己吃药,就怕自己不行是吧?六年没见,长进了。”

这个动作不好着力,齐臻腿脚又没什么力气,让他只能靠在周行章身上,看不见对方表情,但是他知道周行章未必真的在笑,齐臻微微叹了口气,索性卸了力道倚在人怀里,“我确实担心自己不行。”

周行章愣了下,据他所知纪维谷是Omega,只是摘除了腺体,也注射过各种激素,没有**期,表面上看上去跟个beta差不多,但是也不影响身体的正常机能啊,“你逗我呢是吧?”

“没有,”齐臻眸色暗了下,“行章。”

“嗯?”

“你说的当年的事情,是江文禄告诉你的?”

“嗯,他找我帮忙,条件就是当年的资料。”

齐臻沉默了下,道:“江文禄知道的也只是少部分,我跟你说过我向卓艺林复仇是因为他对我父亲的背叛……”

“嗯。”周行章听齐臻的意思,这是有隐情?

“卓艺林是坚定的A权主义者,在他眼里即便是结了婚的Omega,也只不过是玩物,是附庸,他从来没有真心……爱过我父亲,我出生前就是各种折磨,我出生后只不过是多了个可供玩乐的对象。当着我的面,卓艺林会……放各种片子,会给父亲下药然后自己一走了之……”

这些他全都看在眼里,纪安的精神一天天逐渐崩溃,惶惶不可终日,让他如何不恨?

“够了……”周行章松开齐臻的手腕,把人按在自己肩上,A权主义者他知道,那就是些目中无人的渣滓,根本没把Omega当人看,虽然Omega地位不高,但也不是养来取乐的玩物。

齐臻应该是那时候有的心理阴影吧。

然而齐臻没有理会周行章的阻止,“知道自己分化成Omega的时候,我接受不了,成为曼瑞私下里研究项目的人体实验者是我自己要求的,江文禄没有威胁过我。我不想成为一个依附于alpha生存的宠物,**期一到就跟只母狗一样只能张开腿让人操……而且,我要报仇,Omega的身份不方便行事……”

周行章没有再听下去,托着齐臻的后颈吻住了那张有些红肿的嘴,仿佛要把这个用无谓口吻说着过去的人拆吃入腹。

周行章只以为纪安的精神失常是接受不了卓艺林的情感背叛,Omega娇柔脆弱,身体和心理都是,这样的先例有很多,谁知道事情竟然是这样?

被放开后,齐臻轻轻笑起来,面上的冷厉收了收,表情温和了许多,“那时候我根本没办法起反应,不过现在不一样。”

周行章让他觉得这世界上还有明明朗朗的东西,还有炽烈的不夹杂轻蔑、玩弄的感情,如果他还相信爱、相信人有获得幸福的可能,那只不过是因为周行章还没有放弃他。

周行章沉默着,空气里的花果冷香幽微浮动,像一条无色的河流,将两人浸入其中,只能交换着彼此的呼吸来维持贫瘠的氧气。

半晌,周行章低下头,轻声问,“你昨天用的什么东西?卫生间的注射器我看到了,上面没写。”

“诱使易感期提前的药。”

“……你傻不傻?”

“我不这么做,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不了。”齐臻贪恋着周行章近在咫尺的气息,再等下去他会发疯,对另一个人的渴望有时候也让他无措,但是想想这个人是周行章又觉得没关系。

周行章叹了口气,贴着齐臻的侧脸,“以后再敢这么做就不用想我原谅你了。”

“好,我答应你以后绝不再用各种药剂,你能保证我易感期的时候随叫随到吗?”

“你这是得寸进尺。”

“对。”

周行章懒得搭腔,在齐臻臀尖上拍了下还揉了一把,然后搂着对方的腰,“走了,能走吗?走不了我抱你。”

“不用。”齐臻压下心里的别扭,他自认还没到那么娇弱的地步,不过走着确实费劲,也不太舒服,出了门他被情Q和各种情绪塞满的脑子才想起来一件事,“房间……”

“我会找人来处理,”周行章支撑着齐臻一半的重量,忍不住轻嘲,“自己这么干的时候怎么没想还有这些事儿?”

齐臻垂了下眼,忍受着身体各处的不适,面上却不怎么显,“那时候不是在想你吗?”

“我就没见过你这种冷着张脸撩拨人的,有没有点儿说服力?”

“今天不是见到了。”

齐臻不舒服周行章能感觉到,两人磨磨蹭蹭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他直接把人打横抱了起来,“没人,监控我也会弄好,你别乱动,又不是没抱过。”

齐臻其实被惊了一小下,他倒不是担心被人看见,死过一次的人了,这点事情他还真不在乎,身为一个alpha居然被另一个人以这么羞耻的姿势抱了?随他们怎么说去,他在意的是周行章的态度,只是心底里多少还是有些……窘迫。

齐臻稍稍侧了下上身,把下颚抵在周行章肩上,没说话,唇边却带着丝玩味的弧度。

两个alpha,必然要有示弱的那一个,周行章有时候小孩子心性,宠着点也没什么,他还就喜欢这个性格。而且,如果把伤疤完完全全揭开能让周行章更快接受他,疼就疼吧,再疼……也抵不上当初被他伤透的那颗心所经历的疼。

回家路上,齐臻给周舟回了个电话,小孩子给他打了好几个,还有一串的消息,估计担心坏了,他尽量维持着声线的平稳,安抚了周舟,扫了眼身边的人后,保证过几天和周行章一起去接周舟回家。

挂断电话后,周行章没开口,齐臻压抑着身体里又一轮燥热,“等易感期过去,去接舟舟吧。”

“嗯。”周行章沉默半天,把车开进车库后才道,“让舟舟跟你住一段时间。”

齐臻略迟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周行章下车后绕到副驾,打开车门扶了下齐臻,“我都带了他这么多年,你照顾几天怎么了?不愿意?”

“没有。”齐臻明白周行章的打算了,应该是想他和孩子培养培养感情吧,他搂着周行章的腰借了力,“下次可以直接说,不用这么委婉。”

周行章甩上车门,横了眼齐臻,“直接说什么?”

齐臻但笑不语。

“你够了啊,说好的高冷面瘫人设呢,绷住,不许笑。”

齐臻没说话,周行章这样子反倒让他本来想收的笑收不回来了,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

周行章抿了下唇,把齐臻压在车上亲了一通,然后抱回卧室,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