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7章

第67章

“操!”周行章忍不住骂了声,“你竟然去那种地方!齐臻你到底要干嘛?!”

“等你来干wo。”

“你他M是不是有病!!”

“无所谓有没有,你说有、那就有。”

“……我讨厌别人威胁我,你最好现在就去找抑制剂听见没有?”

“不。我已经交代了经理,如果两个小时后没有人来找我,就让他找个Omega进来。”

“齐臻你疯了吧!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齐臻坐在床边,身体里的欲W一点点明显起来,药剂的效果比他预想中还要快,他直接挂了电话,沉默半天,突然笑起来,带了点周行章惯有的肆意。

他在赌,赌自己对周行章的了解,也赌对方的心。

周行章不会走远,他对周舟的牵挂不可能让他选择丢下孩子远走其他省市,甚至是国外,周行章应该还在本市,还极有可能就在市区,而不管在哪个位置,到夜色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夜色渐深,一片黑暗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热度堆积,齐臻仿佛能听到钟表指针一格一格转动的机械声,alpha的本能叫嚣着去宣泄,明明炽热到极点,却又极度渴望另一具身体同样烧灼的温度。

齐臻微微颤抖着,欲W得不到发泄让他脑子烧得有些糊涂,他努力维持着清醒,计算着时间和距离,信息素控制不住地散开,身体一片火热,他的一颗心却逐渐凉了下来。

周行章真的恨他恨到这种程度吗?宁可他在夜色会所里和不干不净的Omega度过易感期也不愿意来见他,以周行章的占有欲怎么可能容忍喜欢的人去做这种事?应该早就到了才对。

齐臻自嘲地笑笑,是他太自信也太心急了。

可是他根本等不下去。

说到底都是自食恶果,怪不得别人。

然而,齐臻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混合着淡淡花果香的辛辣气味,他微微愣了下,继而笑起来,看来还是他赢了。

齐臻打开房门,不出意料,周行章就靠在旁边。

周行章脸色黑沉,两只夜晚草原上的孤狼瞳孔一样的眼,锃亮,闪着危险的光,在看到齐臻的瞬间就扣着对方的肩膀进了房间,一个甩手关上门将没有任何反抗动作的齐臻按在了门板上。

周行章逼近齐臻,沉声质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周行章扣在他肩上的手像两只毫不留情的锋利铁钳,疼,但是此时此刻疼才能让齐臻保持清醒,“我知道。”

周行章一腔怒火压在心底,齐臻挂了电话后他不是不纠结、不犹豫,最后还是动用关系清了场,一想到齐臻要跟别人发生关系他就没办法继续坐视不管,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包间门口。

但是,周行章怎么也没办法推开门,尽管浓郁的alpha的信息素已经从房间内飘散出来,这种被人拿捏在手心里的感受一点儿都不好。

周行章拧眉,声音低而冷,“齐臻,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有意思吗?”

齐臻反问,“那你为什么来?”

【作者有话说】:明天有小破车哦~~~

另外,月底了有木有小可爱还有月票票啊,艰难溪溪在线求票票~~!

第54章 你可够贪心的

为什么来?

周行章唇角下敛,他知道“纪维谷”有多狠,说得出就做得到,他要是真不来,天知道会不会发生让他追悔莫及的事。

周行章呼吸间都是齐臻清冷的信息素,仿佛置身雪山之上,被暴风雪所笼罩,冷,但是信息素一接触到皮肤上就马上烧了起来,他偏了下头离齐臻后颈处的腺体远一点儿,“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不好吗?干嘛要这样?”

齐臻轻嘲一声,“你以为把舟舟交给我就没事了?还想跟我划清关系,连带着舟舟也不要了?周行章你可以的,有本事!”

“谁说我不要舟舟了?”

“你敢说你没有这个打算吗?”

周行章不敢说,他松开对齐臻的禁锢,后退一步,神色严肃而认真,“舟舟跟着你比跟着我好,你比我更适合……做个好父亲。”

周行章后退,齐臻就跟上去,“你是舟舟的亲生父亲,不管在孩子眼里还是别人看来,你都是他唯一合法的监护人,‘纪维谷’死了,齐臻跟舟舟没有任何关系,你让孩子怎么想?”

周行章无话可说,心里憋闷,带着破罐子破摔的自暴自弃,“是,你有理,你说的都有理,他M的全天下就你最有道理!六年前是,现在也是!我就是不讲理行不行?嫌我不讲理你还缠着我干嘛找个讲理的去啊!”

周行章承认这件事上是他对不起周舟,但是从头到尾谁他M来对得起他?!

齐臻被体内的火烧得焦躁而难受,周行章又是这样子,一股火气上来他直接把人推倒在旁边的沙发上,压了上去,声音却轻下来,“行章,感情没道理可讲,我也不想跟你讲。”

周行章想推开齐臻,心里又不舍,他渴望了六年的人就在身边,虽然换了个壳子,但是内里的那个人他绝不会认错,这种矛盾心理让他自己都唾弃。

周行章闭了下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睁开时是一片平和,从口袋里摸出抑制剂,“你起来,把抑制剂注射了,等会儿再说。”他也不喜欢这样逃避的自己,像他最讨厌的那种人。

齐臻拿过周行章手里的针剂,看都没看直接扬手扔到了远处,他俯下身,一手轻轻卡着周行章的脖子,一手往下探去,“在我面前还装什么?你Y ing了。”

周行章打开齐臻的手,他没想到自己会起反应,以前跟纪维谷在一起,对方没有信息素他没觉得有什么,他喜欢的是这个人,又不是性别,但是现在这样的场合,被齐臻浓郁的信息素一刺激他居然也会有反应?!

见鬼了。

周行章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齐臻,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我有病行不行?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就是把全会所的Omega招来一夜七八十来次我都不管!”

看周行章要走,齐臻一把拉住人,“怎么,怕了?”

周行章回头,露出一个肆意而偏执的笑容,没说话,直接一拳招呼过去。

齐臻也没客气,Y u火没地方发泄,打一架缓缓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