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5章

第65章

齐臻搂紧周舟,安慰着孩子也安慰着自己,“他不会不要舟舟的,他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不要舟舟?”

周舟眼眶还湿着,“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

周舟被吓得一愣,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齐臻忙去给小孩擦眼泪,“舟舟乖,不哭了。”

周舟攥着齐臻的袖口,绵软、又字音模糊地问,“爸爸没有不要舟舟?”

“对,舟舟只是做噩梦,醒了就好了,梦里那些都不是真的。”

周舟盯着齐臻看了半天,终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头手脚并用爬起来,搂着齐臻的脖子在人脸上响亮地亲了口,然后也不再说话,又埋头当起了小鸵鸟。

齐臻抚着周舟的背,闭上眼,将波澜压在眼底,“舟舟这么可爱,爸爸……他不会不要你的。”

周舟在齐臻怀里蹭了几下点点头,做了噩梦又哭了一场,很快就睡着了。

齐臻给周舟换了汗湿的衣服小孩也没醒,只是抱着周舟躺回**后,他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觉得初夏的夜晚越发漫长。

齐臻最近几天连着接送周舟上下学,这些事情早就被有心人传到齐家父母耳朵里去了,文静雅在家憋了两天,终于坐不住了,晚上拉着齐东来去了景水华苑。

齐臻刚收拾完厨房,切了水果打算上楼给周舟讲新的曲谱,门铃响起的时候他有一瞬间还以为是周行章,不过下一秒就否定了。

周舟跳下小脚凳,“我去开门!”

齐臻放下水果刀,转身,周舟小身板根本挡不住,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可以说是不速之客了。

齐臻快步走到门口,把呆愣住的周舟拦在身后,看向齐东来和文静雅,“你们怎么过来了?”

齐东来今天虽然并不想来,但是也由不得齐臻这么冷淡地对待母亲,“你现在天天不回家,还不行我们来看看你?”

文静雅本来就是冲着周舟来的,注意力自然放在小孩身上,她看着躲在齐臻身后的小孩,问,“这就是周行章的儿子?”

文静雅一句话,齐臻就知道他们的来意了,他抚着周舟的头发,语气神情都有些淡漠,“是,他是周行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

“小臻!”文静雅脸色难看,越看周舟越觉得不顺眼,“什么你的儿子,你和周行章不明不白的,这小孩怎么就是你的儿子了?你看他弱成这样,畏畏缩缩哪有一点大家风范,一看就知道将来成不了大事!”

“够了!”齐臻不知道看上去温婉、知书达理的文静雅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当着孩子的面,他没去管站在门口的两人,蹲下身看着有点无措和难过的周舟,拉住孩子的小手,“舟舟先去琴房,我已经把谱子放在钢琴那儿了,你先看看谱子,能弹多少是多少,我一会儿就上去找你。”

周舟极快地看了眼来的两人,想逃走,但是又担心得很,攥着齐臻的手指不松,小脸紧绷着,不知道怎么办好。

齐臻看出孩子的犹豫,微微笑道:“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相信……爹地,嗯?”

周舟点点头,三步一回头地上了楼。

齐臻看着周舟走过转角才重新看向门外的两人,将他们让进门,但是也不再往里走,他反问文静雅,“周舟还是孩子,有必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这就是你说的大家风范、礼仪气度?”

文静雅有些卡壳,“我说的是事实。什么样的家庭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周家这些年没落了,教出来的孩子也是一股小家子气。”

齐臻冷哼一声,“周家没落了?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么说?”

“齐臻!你在跟谁说话?!”齐东来插话进来,“不管她说什么,你都要记着她是你母亲!”

“如果你也说周家没落了,那么我道歉。”

齐东来说什么?周家没落了,谁敢说周家没落了?新洲在周景行手里发展得可比前些年好得多,只是有些人只看见新洲卖掉了哪些产业,却没看见人家又发展了哪些更有前景、更有利润的行业,但是自己的Omega他自然不能驳了面子,而且他也乐意宠着,“周家怎么样我们暂且先不说,我们今天来是想问你那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对,”文静雅接道,“你刚才还自称他爹地!小臻,你怎么能这么不……不检点呢!”她辛苦养大的儿子不是为了要让人去当别人后爸的!

齐臻看着文静雅,不知道这女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从小被哥哥宠坏了吗?要不是齐东来一直给他使眼色他早不耐烦了,反正他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只要别说周行章,别说周舟,怎么说他无所谓,“我拿舟舟当我亲儿子,接不接受是你们的事。”

齐东来也不想场面闹得这么僵,他扶住文静雅,“你母亲说得没错,你是齐家几代单传、唯一的alpha,如果你选择和周行章在一起,怎么可能有孩子?是你能生还是他能生?别再说什么试管婴儿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代孕,又不娶,说出去你爸妈这两张脸往哪儿搁?”

齐东来不是不知道有很多专门的代孕机构,但是这怎么行呢?这点上他是和文静雅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代孕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说出去也不好听,他们齐家丢不起这个人。

说到底还是面子问题,齐臻越来越不想跟齐东来和文静雅纠缠,“如果你们执意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别的可以商量,但是周行章和周舟就是他的底线,谁都不能动。

文静雅被齐臻的态度和说的话气得直颤抖,“你……你这是不孝!”

“没有按照你们的意愿选择自己的人生就是不孝?”

齐臻脸色冷得很,虽然她没感觉到对方的信息素,但是骤然的冷寒让文静雅忍不住抖了下,觉得前所未有的陌生,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儿子有一天竟然会冷漠到这种地步,“小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齐臻反问回去,“我以前是怎样的?”他回来的时候把原主的一些东西也拿了回来,在整理的时候就发现了。

文静雅看上去温和大方,脾气好,温声软语的,实际上固执守旧,完全是一副世家夫人的派头,从小被哥哥宠,嫁了人又被自己的alpha一直宠着,唯一能让她感到力不从心的大概就是儿子的沉默和疏远了。

有些事情就算齐东来肯听几句,但是最后也一定会听文静雅的,原主如果不是心灰意冷到了一定程度不可能选择离家出走,而在知道自己可能很快要回到齐家之后——

他选择了自杀。

从山崖上滑落根本不是意外。

但是,原主会因为忍受不了而出走,会因为害怕回来而轻生,但是他不会。

如果原主和父母感情好,他还可能会有点心理负担,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还用顾虑什么?齐臻对齐东来和文静雅最多也就是养老送终,再多的他也做不到,更别说按照他们的想法去生活了,根本不可能。

齐东来搂住文静雅的肩膀,将Omega护在自己的信息素里,紧盯着齐臻,“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是吗?就算你取得了一点儿成绩,也是依托东江这个庞大的企业!再对你母亲无理,总裁的位子你就不用坐了!”

“哦,拿这个来威胁我?”齐臻冷笑一声,“如果你认为这个能威胁到我,总裁的位子你什么时候拿回去都可以。”

文静雅去拉齐臻的手,眉头轻轻蹙起,“小臻听话,快别闹了,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也是在为你的将来打算……”

齐臻后退一步避开文静雅的手,“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请便,记得关门。”

齐臻说完就上楼了,也不管还在门厅处的两人怎么样,没有直接撕破脸已经是给原主这个身份面子了,而且,想拿东江来威胁他?省省吧,可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