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4章

第64章

周景行问,“纪维谷没有墓,你不觉得奇怪吗?”

齐臻略微皱起眉,他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他一点也没兴趣去看看自己的墓碑长什么样子,也就没有关注过,更没有问过,周景行这一问他确实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没有?”

“你应该也知道,纪维谷……死于火灾,当年我陪行章把他的骨灰领回来后,曾提议下葬,但是被拒绝了,行章不肯,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了。”周景行在这点上很不赞同,不下葬,周行章肯定是自己收着,收在哪儿?每次想起他就止不住要心疼。周行章和齐臻走到今天,把这些告诉齐臻也好,有些事情早点知道比晚知道要好。

或许什么时候周行章愿意放手,才是真的放下了。

周景行能想到,齐臻自然也想到了,只是除了心疼和愧疚,他也有难言的嫉妒和愤怒。

等到他们去叫周舟走的时候,看见沙盘里摆放的东西,齐臻心里仿佛被绵绵软软的小拳头打了下,并不疼,有些痒,有些苦涩。

周景行让他们先走了,他留下来盯着沙盘看了半天,拍了照发给某个人才离开,空无一人的室内,只有沙盘里两大一小三个塑胶人紧紧挨在一起。

周舟其实不太适应跟别人亲近,齐臻以前给他洗澡他都很不好意思,现在倒是好多了。不过,齐臻也看出来周舟精神头并不怎么样了。

洗完澡上床,齐臻问道:“舟舟要不要听睡前故事?”

周舟摇摇头,小手贴在**,慢慢抓住了齐臻的衣袖,小声问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齐臻握住周舟的手,“想爸爸了?”

“嗯。”周舟刚才趁着齐臻去洗澡的工夫给周行章打了电话,但是没有通,“爸爸……爸爸不会出什么事吧?”

齐臻点了点周舟的小脑门,“不会,舟舟想哪儿去了?”

“那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

“可能只是碰巧手机没电了,缓缓再打。”

周舟犹豫着点点头。

齐臻上床,把周舟抱到怀里,看小孩子情绪不高就想逗两句,“舟舟和叔叔一起住不开心吗?才两天就要找爸爸了。”

“是爹地!”周舟纠正。

齐臻看着周舟,就是再冷硬的人面对着这样的孩子都没办法无动于衷吧,他不自觉柔和了神色,“好,是爹地。”

见齐臻应和,周舟的小脸才后知后觉地红了,着急解释道:“没有不开心!能和爹地住我很高兴,但是……但是我也想要爸爸……一起……”

周舟声音越来越小,齐臻听清楚了,回想起沙盘里的情景,他托起周舟的脸,缓缓道:“爹地答应你,一周,最多两周,爸爸就回来了。”

“真的吗?”

“真的。”

“嗯!”

齐臻顿了下,轻声叫了小孩的名字,“舟舟。”

周舟抓着齐臻的衣襟,有点愣,对方郑重的表情让他很紧张,只微微应了半个音节。

“舟舟想不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有爸爸,有爹地,还有舟舟。”

周舟眼圈瞬间就红了,“嗯……”

每年可以许愿的机会并不少,生日、圣诞、元旦、春节,只要能许愿,他的愿望就只有一个,如果可以,他不想要那么多礼物,他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有爸爸,有周舟,有……“妈妈”。从小他就知道一个小孩子应该有爸爸妈妈,或者是爸爸和爹地,妈妈和妈咪,但是他没有,他只有爸爸。他也有伯伯,伯伯待他很好,但是那不一样。

齐臻把孩子搂进怀里,“不会很久的。”

“嗯。”

等周舟睡熟后,齐臻一个人去了书房,打开电脑进入邮箱后,望着亮荧荧的屏幕,不由有些自嘲,没想到他再联系江文禄居然是为了要那种东西,不过只要周行章愿意回来,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此外,他也是最近才知道江文禄居然回国了,周行章会知道当年的事,八成和江文禄脱不开干系。

十几年前他也不过十几岁,是殷皓在涌进大量烧伤患者而混乱不堪的医院发现了他和纪安,但是后续的事情都是江文禄一手促成的,尽管当了人体实验者,但是他并不恨江文禄,毕竟,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没有退路。

江文禄递给他的是一条带着毒刺的橄榄枝。

优雅,危险,仿佛游戏人间的漫不经心,就是他对江文禄的全部看法。

齐臻对江文禄回国发展的原因和目的不感兴趣,只要他方便就行了,上次给周行章的抑制剂是通过曼瑞在国内的私人代理拿到的,江文禄断然不会允许有人从他那儿夺一点东西,刚回国就把这部分散户给一网兜了,想要各种药剂还是得从曼瑞购买,只是既然要买,不如就玩点大的。

曼瑞私人医院不是成立了么,齐臻倒是想跟江文禄合作一次。

齐臻把邮件发到殷皓的私人邮箱,这样的事情殷皓做不了主,自然会去问江文禄。

刚走到卧室门口,齐臻就听到小孩子细细的呜咽,他快速打开门走到床边,把蜷成一团的周舟抱了起来。

小孩子满头是汗,冷津津的,双眼紧闭,显然是做了噩梦。

“舟舟醒醒。”齐臻好半天才叫醒周舟,他把周舟汗湿的额发往后捋了捋,“舟舟乖,没事了。”

周舟愣愣地看着齐臻,好一会儿,终于哭了出来,整个人还是一个劲儿往齐臻怀里拱。

齐臻搂着不安分的周舟,他还没见小孩儿这么哭过,不会哄索性也不哄了,由着周舟哭累了停下来才问道:“舟舟做什么噩梦了?可以和……爹地说,说出来、梦里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实了。”

周舟坐在齐臻腿上,抱着对方的手臂,在上面蹭了蹭,吞吞吐吐道:“舟舟梦见爸爸……爸爸不要我了……”

齐臻愣住了,周舟的话仿佛给了他当头一棒,联想到周景行说的话,他突然明白周行章为什么要把孩子交托给自己而不是周景行了。

周行章这是有不回来的意思。

或者是短期之内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