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3章

第63章

那边很快就接起来,周舟跟周行章说了几句就挂了,他把手机还给齐臻,“爸爸也真是的,都不叫醒我,不过看在他工作那么辛苦的份上,舟舟就原谅他啦。”

齐臻从周舟的话里能推测出来周行章大概都说了些什么,他揉揉周舟的头发,“乖。”

齐臻家里准备的有给周舟的衣服,换好衣服洗漱完下楼,齐臻简单做了早餐,算算时间刘欣蕊还没上飞机,周舟也趁这个时间打了电话,又被叮嘱了好几句要听话之类的。

吃过饭,齐臻问乖乖坐在椅子上有点愣神的周舟,“今天我休息,舟舟想不想出去玩?”

周舟摇摇头,“叔叔前几天那么忙,就好好在家休息啦,我也不想出去。”

“真不想出去?”齐臻晃了下手机,“我订了游乐园的票,不去就要作废了。”

周舟眼睛顿时一亮,但还是摇摇头,问,“我们还是……以后再去吧。”

齐臻把周舟从椅子上抱下来,让小孩站好,“休息一晚上已经好了,要回去拿东西吗?”

周舟盯着齐臻看了会儿,开心地点点头,他还没去过游乐园呢!

齐臻带着周舟玩了一天,小孩子看什么都新奇,但是一天时间也不可能什么都玩一遍,齐臻承诺下次再带周舟去玩,小孩子这才抱着赢来的一米多高的玩具熊窝在后座上睡着了。

周舟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一下跟父亲分开也没闹,但是齐臻看着后视镜里睡得香沉的周舟,神色渐沉。

第二天,齐臻照常送周舟上学,小孩子下车的时候笑了笑,说了句“爹地再见”,然后迅速下了车,小跑着进了学校。

齐臻不是不喜欢这个称呼,但是听到周舟那么叫他,心里的忧虑远比欣喜要多。

公司的工作并不轻松,张天利一通搅和,虽然没造成太大的金钱损失,但是口碑一旦出问题,带来的隐患是无穷无尽的,想重新树立起形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齐臻没有太多犹豫,在下午和高管们开过会后就拿出了基本方案,质量要抓,舆论也要做,慈善,是一条捷径。

当然,钱花出去都是实打实的,齐臻没打算弄虚作假。

敲定了大体方向交给企划去出方案,齐臻就去接周舟了,小孩子跟两个同学一起出来,齐臻虽然站在马路对面,但是在一大堆接孩子放学的人中间就跟鹤立鸡群似的,而且,普通人只觉得齐臻长相好气质出众,但是并不认识,但是对于同一圈层里的人来说,那可没人不认识了。

齐臻知道,却不想理会,只要不来招惹他,他也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周舟一眼就看到了齐臻,兴奋地挥了挥手,旁边一块儿出来的同学问他那是谁,他们都见过周行章,周舟抓著书包的肩带,露出个羞涩而略带自豪的表情,“我爹地!”

【作者有话说】:最近降温了,小可爱们注意添衣保暖哦,围巾帽子小手套都备上~

第51章 一个完整的家

齐臻接住扑到他腿边的小孩,看周舟跟同学相处得还不错就证明他之前说的没错。

刚上车,齐臻就接到了周景行的电话,说在附近一家餐厅等他,让他直接带周舟过去。齐臻答应了,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拒绝的道理。

周景行态度如常,在周舟面前也没提起周行章,等吃完了饭,他指了下包间一侧的沙盘让周舟自己去玩一会儿,小孩子眼睛在两个大人身上转了一圈,乖乖去玩沙盘去了。

周景行笑道:“我向学校的老师了解过舟舟最近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虽然还是不太合群,但是也能交几个朋友了,不像以前干什么都是一个人。

“舟舟很懂事,只要他自己愿意,会有很多人也愿意跟他交朋友。”

“倒也是。”周景行笑笑,他是看着周舟长大的,小孩子确实乖巧懂事,这样的孩子不管在老师还是同学眼里,都应该是很好相处的,只是之前过于内向孤僻了,而且他们的家庭确实影响了孩子,现在周舟肯迈出第一步,能学着自己去分辨,总是好的。这点上他要感谢齐臻。

齐臻又看了眼周舟,收回视线,问道:“行章走之前应该和周总说过什么吧。”

周景行不置可否,没有直接回答,“行章多大人了玩离家出走不说,还把舟舟直接丢给你,我这个弟弟,任性了。”

任性,确实。齐臻也不否认这一点,再次问道:“他走之前说过什么吗?”齐臻不信周行章什么都不跟周景行说,就是只周舟一个都不可能不交代。

“齐总想听什么?”周景行略微叹了口气,“与其问我,不如问问你自己,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齐臻敛了下眉眼,他还以为周景行知道……他的身份,刚才不过是在说客套话,现在看来周行章还真的没说,挺好的,本来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没必要把别人牵扯进来,他也不愿意让第三个人插足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确实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行章只是需要时间。”

周景行皱起眉,齐臻在听到他的话后微妙的气场变化他能感觉出来,这个占有欲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但是,“说得这么肯定,你想到办法了?”

“不算是办法,只是赌、而已。”

“赌什么?”

“赌他对我到底有多少感情。”

其实不用赌,周景行知道齐臻对周行章来说意义一定不一样,不然按照自家弟弟的性子,肯定是把别人教训一顿再赶跑,而不可能是自己跑了,他看着齐臻,沉默半晌,道:“行章走之前确实给我打过电话,说他想离开一段时间,舟舟交给你照顾,我问他放心把舟舟交给你吗,他说……他说你是个好父亲,最起码比他合格。”

齐臻愣了下,他算什么好父亲?周行章明明知道他就是丢下一切的纪维谷,为什么还要这么说?

周景行继续道:“舟舟……是他的命。纪维谷走后两年多,他和舟舟几乎寸步不离,小孩子身体弱,几进几出ICU,他二十四小时不合眼地盯着孩子,我也找人盯着他。齐臻,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纪维谷死了,留下的孩子万一再有好歹,我怕行章会做傻事。

“纪安和周舟都是纪维谷留给他的念想。

“他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在感情上很固执,认定了的人就不会放手,纪维谷不在了,他真能守着孩子过一辈子。

“所以你说你喜欢他,我信了。”

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去陪周行章,那他没有理由阻拦,齐臻在赌,他当初也是,现在看来他赌对了,或许齐臻确实可以。

周景行看向专心致志摆沙盘的周舟,神色柔和,“你能把行章逼得一个人离开,让他肯把舟舟托付给你,就说明他心里是有你的,给他点时间吧。”周行章从不和无谓的人计较,会走可能确实是需要时间来理一理感情,所以这反倒是件好事。

齐臻心头涩然,周行章心里有他,却不一定都是爱,或许恨会更多,“无论如何,谢谢你和我说这些。”

“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了你。”

齐臻很清楚。

两人沉默着望着周舟,齐臻看看时间,快九点了,正准备走,又突然被周景行的话定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