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62章

第62章

周舟大眼睛从齐臻身上扫过,难得调皮地笑笑,伸手按了门铃,还连着按了好几遍,直到周行章来开门为止。

周行章打开门,周舟的手还没收回去,他拉着刘欣蕊的手就先进去了,还回头冲着齐臻笑了笑。

周行章和齐臻都明白周舟什么意思,这孩子,精着呢。

门内的光将周行章的影子映在地上,整个人逆光站着,齐臻离得不算远,只看见周行章半隐在阴影里、依旧凌厉的五官。只是短短几天没见,这一刻,齐臻却觉得两人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至少有几年吧。

周行章后退一步想关门,齐臻身体比理智更快地跟了上去,一把拉住周行章的手腕,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又犹豫着放开了手,“怎么,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你就真的讨厌我到这种程度?”

周行章眉目冰冷,明明已经进入初夏,却像是结了层深冬的冰霜,冷寒而锐利,“你想听什么?你想让我说什么?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行章,以前的事情……让它过去不好吗?我们重新开始……”

“让它过去?”周行章眉一挑,打断了齐臻的话,“还重新开始,齐臻你未免想得太好了!你当我是什么人?想要就要想扔就扔?你以为我知道你是纪维谷就能怎么样吗,我就能接受你?别做梦了!齐臻我告诉你!纪维谷……我恨他你明白吗?!

“我、恨他!”

周行章说的话就想一把又一把刀子往齐臻心里扎,血流不止,疼,疼得他整颗心脏都在颤抖,然而他又清醒地意识到周行章不会比他好哪怕一丁点,言语这把利剑,也伤了说它的人。

周行章把自己外溢的信息素收回来,微微抬起下巴,“齐臻,给我们都留点儿退路行吗?我现在挺好的,你别来招惹我,听见没有?”

周行章说完也不等齐臻回答,就一把关上了门。

关门带起的气流扑在齐臻身上,还带着周行章淡淡的信息素味道,他自认心性够坚韧,早些年经历过那么多,他以为自己能够承受周行章必然的冷言冷语,真的一句句听在耳朵里,又难过得要命,但是要他开口去求人?不可能。

齐臻在门口站了半晌,等到周行章的信息素散完了才返回。

周行章说的没错,知道他就是纪维谷就万事大吉,就真的能重新开始了吗?他们需要的不仅仅只是一点时间,他赌周行章还爱他、会原谅他,却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原谅他。

齐臻确实有些累了,在公司盯的这几天不觉得,稍一松懈,疲惫就席卷上来,就是alpha也撑不住,第二天是周末,他也算是给自己放个假。

齐臻难得睡得沉,直到第二天六点多刘欣蕊来按门铃才醒。

刘欣蕊抱着周舟,歉意道:“很抱歉这么早打扰齐总。”

齐臻有些不明所以,“你这是?”

刘欣蕊把还睡着的周舟交给齐臻,有些怅然,也有些疑惑,“行章说,让舟舟跟您一起住一段时间,他晚上就走了,我也订好了机票,一个小时后飞机起飞,以后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舟舟麻烦您多费心,有事情可以找周总。”

齐臻抱着周舟,不是很明白刘欣蕊的话,“行章走了?去哪儿?你什么意思?”

刘欣蕊苦笑着摇摇头,“我女儿在国外上学,她能出去就是行章资助的,昨晚上行章让我连夜收拾东西,说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一切,直接过去就行了,其他的我问他也没说。齐总,您和行章到底……”

齐臻也不是很明白周行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没事。”

刘欣蕊叹了口气,“行章脾气虽然不是太好,但是他为人很不错,嘴上不说,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对您不是没感情,他有时候挺孩子气的,您多担待些。”

齐臻略点了下头,周行章这小孩儿,嘴硬心软,从以前就是。

刘欣蕊又看了眼周舟,对着齐臻欠了欠身,转身上了叫来的车,不叫醒周舟,大概是不想跟孩子道别吧。

齐臻看着车子驶远,抱着周舟回到卧室,将孩子放在**,确认还好好睡着后走到了门外,给周行章打电话。

第一次打通了没有人接,齐臻耐心地又打了几次,打到第五次的时候那边终于接通了,齐臻问道:“你这么做到底要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你不是挺喜欢舟舟吗,正好舟舟也喜欢你,让你们一起住不正好培养感情?”

齐臻表情冷凝,“你在哪儿?”

“你管我在哪儿?管好你自己管好舟舟就行了。”

“作为舟舟的父亲,你一言不发把孩子交给我,自己一个人走了?周总没教你什么是责任吗?”

“我把孩子交给他另一个父亲叫不负责任?”

齐臻无言以对,他想过周行章会生气很愤怒,想获得原谅没那么容易,但是他没想到周行章这次居然一个人跑了,“知道你的行为叫什么吗?你不是一向最看不起逃跑的人?”

齐臻握紧手机,那边沉默半晌,只有并不明显的风声传过来,半晌,周行章挂断了电话。

齐臻一瞬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寒意弥漫开,仿佛高山雪水倾顶而下,将一切浇了个冰凉彻底,尽管还没有分化的人闻不到信息素,但是却能感觉到沁冷的空气和alpha极具压迫感的威压。

而让齐臻回神的是突然贴到他腿上来的小东西。

周舟被动荡的信息素扰醒,迷迷糊糊中反应过来这是在齐臻家里,爬下床打开房门就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齐臻。

周舟不懂那么多,只是觉得对方情绪不太对,就好像站在悬崖边上的人一样。

齐臻低头看着还没完全清醒的周舟,心里轻轻被撞了下,他蹲下身把小孩子搂进怀里,沉默着一言不发。

周舟搂着齐臻,在对方颈窝里蹭了下,又因为莫名的寒意缩了缩,“叔叔你怎么了?”

“没事。”齐臻把光着两只脚丫子的周舟抱起来,回到房间把小孩放在**,“饿不饿?我们先做饭吃饭。”

周舟点点头,“我怎么在这儿啊?”

齐臻顿了下,微微笑道:“爸爸有工作要出去一段时间,你伯伯最近也忙,刘姨又辞职去她女儿身边了,所以舟舟先跟叔叔住好不好?”

周舟皱着眉头,齐臻短短一句话里面含着的东西太多都把他弄迷糊了,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才问,“他们怎么都没跟舟舟说就走了?”

“事出突然,晚上就没叫你,不信你自己给爸爸打电话问问?”齐臻说着把手机递过去。

周舟接过去,拨通了周行章的手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