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8章

第58章

周行章一直提着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你不是齐臻,那你是……谁?”

“……纪维谷。”齐臻缓缓说出那个名字,像是最后的一锤定音。

周行章一愣,脚步都顿住了,听到面前的人亲口承认,心脏仿佛被骤然捏紧又一下放开,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一直绷着的那根弦……突然就松了。

周行章微微抬起下巴,笑起来,带着难掩的戾气和玩味,“很好,纪维谷你真是太他M优秀了,运气真好啊,死了都能再活过来!”

小豆蔻的辛辣直冲过来,齐臻眨了眨眼来缓解这阵刺激,他深知这时候不适合去刺激周行章,alpha天生不甘于屈服,他只能尽可能压抑着自己的信息素,走到停住的周行章面前,直视着对方沉沉的双眼。

沉默。

小豆蔻的辛辣霸道地占据了整个空间,只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雪水寒气,初夏的季节,满室的信息素仿佛要炸开一般。

半晌,齐臻微微垂下眉眼,弯腰,面朝里侧贴在周行章肩颈处,靠近腺体,他终于闻到了一点点被压下辛辣之下甘润的花果香气,察觉到周行章紧绷的肌肉,轻声问,“我活着不好吗?”

不管是纪维谷还是齐臻,在周行章面前都是一副从容又高冷的模样,他还没见过对方这么温驯的姿态,明明是个各方面力量不输于他的alpha,却又隐隐流露出些微的服软和依赖。

雪水的清寒沿着两人接触的脖颈处蔓延开,周行章猛地推开齐臻,眉头紧紧拧起,“你的目的不都达到了吗还接近舟舟接近我干嘛?!”

齐臻稳住身体,看着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排斥气息的周行章,心里苦涩得像是塞了一大把黄连进去,“我跟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我……喜欢你。”

“喜欢我?你不觉得好笑吗?!”周行章后退一步,显得很不可思议,“以前不是那么讨厌我碰你只想利用我报仇吗?现在跟我说你喜欢我?!可笑!我怎么知道不是又一次利用?!!”

“行章……”

“别叫我!”周行章一把抓住齐臻的衣襟,扬起了拳头,“你他M的没资格叫我!!”

齐臻也不反抗,任由周行章抓着,这是他欠下的,早晚要还,“想打就打,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应该打。”

周行章凝视着齐臻的双眼,拳头一紧再紧,微微颤抖着,最后还是放了下去,他松开手狠狠一推,后退两步摔门离开。

齐臻踉跄了下,追到门口时周行章已经开车走了,望着远去的车子,他有些自嘲地笑笑,周行章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没人会相信一个死去的人借别人的身体活着这件事,而周行章相信了。

但是、周行章对纪维谷,是有恨的。

早就想到的,事到临头又抑制不住地难过,齐臻知道自己输了,但是输了一次不代表会一输到底,他难过,却坦然。

从现在开始他在周行章面前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不管发生什么,面对就行了,他不会放手,那其他的就不难抉择,就像当他尝试把继续隐瞒和坦白可能带来的后果放在天平上衡量的时候一样。

他想以新的身份重新开始,想把过往晦暗、不堪回首的一页翻过去,但是周行章却固执地留在那儿,他能怎么办?

如果是周行章,他愿意把所有的伤疤**在对方面前。

不管周行章会怎么做,他都坦然面对。周景行说的没错,解铃还须系铃人,那道他用死亡划下的坎,要两人一起迈过去,“纪维谷”留下的伤痛,只能由“纪维谷”去抚平。

而现在,他们都需要一些时间。

周景行走进大厅的时候,看着躺倒一地的人微微皱起眉头,俱乐部负责人魏青苦着一张脸指了指八角笼的方向,恨不能跟大老板倒一倒苦水,这祖宗一晚上可把他们折腾疯了,不过他没胆,只能是催着躺尸的人都赶紧挪窝。

周景行走到八角笼边,看着靠在笼壁的人,周行章低垂着头,衣服头发都湿透了,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狼狈却也透着放肆的快意。

周景行伸手去开门,但是周行章腿一伸直接给堵住了,他也不坚持,就站在旁边,“一晚上了,回家吧。”

好半天,周行章才笑了下,声音低哑,“他还活着……”

“谁还活着?”周景行心里隐隐有猜测,周行章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精神错乱了吧?

周行章偏过头看着周景行,没说话,一双眼睛却晶亮,像极了深夜里的狼瞳,有欣喜,也有……愤恨。

他对齐臻的疑心很早就有了,但是真正想到齐臻就是纪维谷不过也是在赌,这么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但是随着调查一步步深入,面前的证据越来越多,都指向了一个答案,尽管不可置信,但是排除掉所有的待选项,剩下的那个就算看上去再荒唐都是正确答案。

这一次,他心甘情愿荒唐。

而听到齐臻亲口承认的那瞬间,他的第一感觉是开心,仿佛死去的心又重新活了过来,但是紧接着就是愤怒和痛苦,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被放在践踏过,还要他怎么样?他怎么能不去怀疑齐臻是是不是另有目的?

他不敢相信。

但是,还活着呢,还活着,挺好的。

其他的再说吧,周行章现在不想再考虑这些了,他就想好好放松一下。

看周行章的样子,周景行有些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还没见过对方这样的眼神,当初纪维谷没办葬礼,但是骨灰是他陪着周行章从警局领回来的,怎么可能还活着?“行章你……”

“我没事,没精神错乱也没疯,”周行章说着,手脚并用爬起来打开了门,“外面茶室等我吧,我去洗个澡。”

说完,周行章也不看周景行的反应,自己径直往浴室去了。

周景行盯着周行章的背影看了会儿,微微皱起眉头,周行章说没事,他还真的不信一点事儿都没有。

二十分钟后,周行章走进茶室,魏青问了好就麻溜出去了,他直接坐在周景行对面,“好好儿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看着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的周行章,周景行略一斟酌,还是说了实话,“齐臻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你们昨晚上闹了点不愉快,你一个人出去了。”

周行章哼笑一声,“他倒是知道找谁。”

这家搏击俱乐部是周景行名下的产业,他哥的性格哪儿会喜欢这些东西,光这满房间的alpha信息素和汗液混合的味道,他挑剔的大哥就受不了。周景行是知道他在别的拳馆跟人起冲突后才投资的,几年下来,他也就慢慢养成了心情不爽就来打几场的习惯,这也是除了网络攻防对战外他唯二的发泄方式。

周行章的态度很微妙,看上去有点开心,有点显而易见的愤怒和苦闷,周景行问道:“你们怎么回事?”

周行章站起来去拉周景行,“没事儿,我能自己解决,还有,这段时间别跟我提他。有时间管我和……齐臻,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儿。走吧,我饿了,我们去吃饭。”

周景行也没坚持要问出个所以然,两人一起往外走,“感情上的事情可以多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