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字体:16+-

第56章

第56章

文静雅虽然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说的,但还是听了自己alpha的话。

文静雅离开后,齐东来才道:“你妈妈不是要逼你怎么样,我们也是为你好,你也不看看那周行章是个什么人,他是有本事,但是名声怎么样我们一清二楚。而且他跟你一样是个alpha,你妈说的话没错,两个alpha怎么生孩子?我们齐家几代积累的家业难道就要交给外人了?

“即便不说这些,小臻,当年的事情你肯定也听说过,周行章能待孩子那么好就说明人家还惦记着……前妻,你何必要上赶着难为自己?”

齐东来的话一句都没错,齐家九代单传,确实不应该在他这里断了血脉,但是这件事上齐臻又不可能让步,最多不过……“如果你们坚持,我可以提供**做代孕。”这是他对“齐臻”的交待。

“这不行……”

“荒唐!”文静雅忍不住从二楼的转角走出来,白净秀丽的面容满是惊诧,“就算找一个清白的Omega做代孕,这样生出来的孩子也是在给我们齐家抹黑!”

文静雅从楼梯上走下来,齐东来忙拉住人,“别生气,当心气坏了。”

文静雅从小到大就没听说过这种事,她怎么能不生气?“你也不小了,就算是为自己考虑,周行章也绝不是好的结婚对象!”

齐臻面色冷硬,“我回来不是为了听你们指责他的,我话就说到这里,如果你们还不接受,我们无话可说。”

齐臻说完就走,将文静雅的挽留声留在身后。

回到景水别墅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齐臻还有工作没忙完,就直接进了书房,这一忙就到了凌晨两点,他刚准备洗漱睡觉,手机就震动起来。

看到刘欣蕊的号码时,齐臻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手机一通,对方急切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从听到第一句开始齐臻就往外走了,嘱咐刘欣蕊给周舟穿好衣服小心着凉,他现在过去。

齐臻把车开出来停好,去抱周舟,小孩子夜里发烧,周行章不在家,打电话也不通,根本联系不上,刘欣蕊叫的车一时半会儿又到不了,只能给他打了电话看他在不在家。

到医院后,齐臻从坐在后座的刘欣蕊怀里接过周舟先去了急诊,等到检查完安排到病房打上点滴,齐臻才松了口气,他让刘欣蕊先回去,自己守着就行了。

刘欣蕊待到周舟烧基本上降下来才打了车走,烧不退她不放心。

病房里只剩下齐臻和周舟,齐臻握着孩子的小手,周舟睡得并不安稳,小嘴微张,脸蛋红扑扑的。他担心再烧起来,一守就是几个小时。

周舟睡到凌晨五点醒了过来,没搞明白自己在哪儿呢,张嘴就叫“爸爸”,看到齐臻后模模糊糊地笑了起来,“爹地……”

齐臻把周舟的头发往后捋了捋,放轻声音,“还难不难受?”

周舟没回答,只握住齐臻的手指,沙哑又黏糊地喊人,“爹地。”

小孩子显然还没睡醒,也可能是以为自己在做梦,齐臻也没去纠正这个称呼,反正这儿也没第三个人,他应了声,把周舟的小手包进手掌,“爹地在呢,睡吧。”

周舟翻过身,抱住齐臻的手臂,闭着眼在上面蹭了蹭,“要爹地抱~”

齐臻能拒绝吗?

他拒绝不了。

齐臻脱了外衣,上床,把周舟的小身体搂进怀里,“可以睡了?”

周舟揪着齐臻身前的衣服,嘟囔了一句,然后就又沉沉地睡着了,留下齐臻一个人反复回想着那一句“如果爸爸也在就好了”。

直到天色渐明,齐臻才近乎妥协地轻叹一声,他早该意识到这一切的。

——决定并不难做,只需要衡量天平两端的重量,尝试着必须舍掉一方就行了,结果一目了然。

早上七点多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只听脚步声、背对着门的齐臻就知道是谁,他在来人站到床边的时候扫了一眼过去,“小点声。”

周行章弯腰,探身去看被齐臻揽在怀里的小孩,“舟舟怎么样?”

“烧已经退了,没事。”

周行章伸手摸了摸周舟的额头,确认没事后才站直,犹豫了下,“你一晚上没睡?”

齐臻没回答,反而问道:“昨天晚上怎么没回家?刘欣蕊还联系不上你。”

周行章揉了揉头发,坐在床另一边,盯着周舟的半个后脑勺看,“我最近……有点事儿,回家都比较晚,昨晚上是……特殊情况。”

周行章没说明白,齐臻也没再追问。

等到刘欣蕊带了早饭过来,叫醒周舟一起吃了早饭,齐臻在周行章表示会在医院看着周舟后才跟小孩子打了招呼离开,周舟早上醒过来看到周行章和齐臻都在身边,整个人精神头就很不错,虽然有点不想让齐臻走,不过还是乖乖挥了挥小爪子。

齐臻看向周行章,“不送我下去?”

周行章直接反问回去,“你多大人了还摸不清路?是打算在医院迷路还是怎么着?”

“也不是不可以。”

齐臻回答得认真,周行章反倒没了脾气,瞪了眼明目张胆偷笑的周·傻兮兮·舟,跟齐臻一起离开了病房。

【作者有话说】:下一章掉马!

不过看大家对掉马这么期待,溪溪反而担心自己写得不够好了233333【捂脸】

第46章 耍我有意思吗?

齐臻问道:“最近在忙什么?”在他印象里周行章并不是特别忙,弹性工作,也没人管得了,就是忙也不会晚上不回家。

“没什么。”周行章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工作室那边儿我最近没去,在新洲,这几天……有点儿忙,马上就忙完了。”

“嗯,在新洲也不错,周总近段时间以来在试图转型,你去确实能帮上忙。”齐臻知道新洲最近的动作,虽然作为建工行业的龙头企业,新洲不缺各种项目,但是互联网科技奔流而下,想在保持原有业务的基础上开拓新的增长点并不轻松,这是新洲、东江这一类老牌企业发展所必然要面对的困境。

周行章略挑了下眉,“你和我哥应该还挺聊得来。”

齐臻也不谦虚,坦言道:“我也这么觉得。”

周行章笑了声,又突然收敛起来,“昨晚上谢谢你啊。”